第10章:婚礼被破坏。

“你怎么来接我了亲爱的?你真好……”

“不来接你来接谁,我的小妖精……想死你了。”

一阵黏腻的情话过后,就是互相激吻的声音,陆相宜站在原地,虽然没看到画面,也能联想到里面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只是这声音……

陆相宜突然嗤笑一声,觉得自己真傻,竟然能被赵尚德这样的男人给骗了整整三年!

甚至她跟赵玉茹都领了两年的结婚证都没能发现!

她一向觉得自己还算是比较机智的,可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她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不愿意继续跟赵玉茹以及赵尚德再有什么牵扯,陆相宜拢了拢外套就准备走。

“陆相宜,你怎么在这?”

陆相宜刚要走,这时赵玉茹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来。

陆相宜脚步一顿,既然这么冤家路窄,她也没什么好逃避的,回头赵玉茹,对她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这里是公司,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现在下班时间了……”说着赵玉茹抬眸看她,“你是知道尚德过来,故意出现在这里的吧?”说着,还搂紧了赵尚德的手臂,宣誓主权。

陆相宜看着,觉得可笑。

她从一开始跟赵尚德在一起,就是觉得他普普通通,想要找个人结婚踏实过日子而已,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龌龊的人,现在,也只有赵玉茹把他当成宝了!

陆相宜都还没开口说什么呢,赵玉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突然拍了下脑袋。

“呀,你看我这脑袋,真是容易忘记事儿,幸好下午遇到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把请帖给你。”

说着,赵玉茹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大红色的请帖。

请帖很精致,也很漂亮。

“我们马上要举办婚礼了,邀请你来参加!”说着,更加依偎在赵尚德的手里。

陆相宜看着递到面前的请帖,又看了眼赵玉茹挑衅的目光,嘴角微勾,“我会按照请帖上的时间准时到达的。”

“那样最好,毕竟相宜你可是我的好闺蜜呢!”

说着,赵玉茹伸手抚了抚赵尚德的胸膛一脸的满足。

赵尚德也抱着赵玉茹,脸上一副得意而满足的笑容。

陆相宜漂亮是漂亮,只可惜太高冷了,在一起三年他都没能占到半点便宜,这样的女人再漂亮也是无味。

陆相宜刚要走,这时也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

“对了,玉茹,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啊,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你老公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可是没少说你的不好,你也真是放心他,不怕他假戏真做,这也就是我,换成别人,你老公可就未必是你老公!”说完陆相宜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陆相宜你……”

她前面一走,赵玉茹脸色立即下降了起来,刀子般的眼神看向一旁的人。

还没等陆相宜走过这个转角,赵玉茹尖锐的声音就传入了她的耳朵,听得陆相宜心情一阵大好。

陆相宜自认为是一个心软善良的人。

可是面对他们,她不想再继续善良下去!

……

三天后的下午,陆相宜穿着一身纯白的及地鱼尾礼服,脸上画着格外精致的妆容来到了婚礼现场。

才刚从车上下来,她就感觉到了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甚至还有人开始对她进行了指指点点。

酒店门口有一个很大的写真牌,上头的照片是赵尚德和赵玉茹的婚纱照,以及婚礼宴会厅的地址与时间。

“这是新娘吗?看着不像啊!”

“哪有参加婚礼穿成这样的?是来抢婚的吗?”

“她长得真好看。”

所有在酒店门口等着新郎新娘抵达的宾客们纷纷议论起来。

就在这时,陆相宜的身后想起了一道咬牙切齿的质问声。

“陆相宜,你怎么来了?你来是为了破坏我婚礼的吗?”

陆相宜一转身,就看到了身穿齐胸白婚纱,画着新娘妆的赵玉茹。

她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微笑,晃了晃手里的红色请帖,一脸无辜。

“玉茹,你说什么呢!我可是你的好闺蜜啊!我怎么会破坏你的婚礼呢?”

她咬牙切齿的盯着陆相宜,那眼神几乎要把陆相宜给撕碎了。

她穿成这样,分明就是故意的。

尤其是在听到那些宾客们议论她这个做新娘的气质没有陆相宜好的时候,更是了!

她咬着牙,正准备吞下自己这炫耀不成,反倒被踩了面子的恶果时,目光瞬间注意到了身旁赵尚德的动作。

只见,赵尚德用着一种极其迷恋的眼神看着陆相宜的身材,她愣了下。

立马想起两天前陆相宜说的话,以及回家后的争吵。

瞬间也不想顾什么面子了,提着裙摆就走到了陆相宜面前。

“我这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她咬着牙,压低声音对陆相宜说。

“请是你请的,要赶我走的也是你。”

听了赵玉茹的话,陆相宜莞尔一笑。

却是一点也不生气,她本来也没想着要正儿八经的参加他两的婚礼。

她看着赵玉茹,“不过看在这几年的闺蜜情分上,我也不跟你计较这些了,这是我给你们的新婚贺礼,赵先生可要收好啊!”

陆相宜朝赵尚德那边靠了靠,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

“这份礼物有点特殊,赵先生记得悄咪咪的看哦!”

在赵玉茹瞪大的双眼里,陆相宜直接就把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塞到了他的怀里。

“你……”

赵尚德皱着眉头看着面前面容漂亮却又高冷的陆相宜,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了,贺礼我也送完了,喜酒呢,我也不喝了,祝你们早生贵子!”

陆相宜拍了拍双手说。

“陆相宜,你到底想干什么?”

赵玉茹看着陆相宜往赵尚德怀里塞的信封,只觉得心里发慌。

她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没想干什么!”陆相宜笑了笑,“只是送份贺礼,赵小姐也未免太草木皆兵了吧?不过你的担心,确实很有道理!”

陆相宜说完这句话,就在赵玉茹错愕的目光下优雅的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