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遇见她相亲!

顾南风医院临时有事回去了。

陆相宜则是打了个车回去了,到小区的时候也已经九点左右了。

刚要上楼,则看到一抹让人意想不到的身影。

“季时澈,你怎么在这?”陆相宜惊诧的看着站在她家楼底下的季时澈问。

“路过。”他说。

路过?

陆相宜看了下四周,真不知道他能干什么路过这里。

不过她还是笑了笑,“那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季总的时间了,季总晚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她就要走,季时澈突然说话了。

“那个人是是谁?”他看着陆相宜的背影问。

陆相宜皱了下眉,转身看着他,“你是说……?”

“今天餐厅的那个人!”

“哦,一个朋友。”

“朋友?”季时澈并不相信,男人的直觉告诉他,那个人对陆相宜有意思。

“季总,这是我的私事,应该不用特意报告吧?”陆相宜看着他问道。

“陆相宜,即使离婚了,我也是你前夫,关心一下也没问题吧?”季时澈问。

“关心?”陆相宜看着他,眼神都变得难以相信起来,“你关心我?”

似乎察觉到自己有些失言,季时澈忽然换了一副面孔,“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陆相宜,“……”

陆相宜,你究竟在想什么!

他应该恨透了你才是!

“今天那个人,是我相亲对象。”陆相宜忽然说。

季时澈诧异的看着他。

“好了季总,没事儿的话,我就先上去了!”说完,不等他再开口,陆相宜转身上楼去了。

季时澈站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眯起了眸。

相亲对象???

陆相宜,你还真是不闲着!

而上了楼的陆相宜,到家后直接走到阳台上悄悄的看向楼下,看到季时澈上车走了后,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说完的话,现在就后悔。

陆相宜啊陆相宜,你跟他说那个干什么?

你以为他真的会在乎吗?

想到这里,她烦躁走向浴室,准备洗澡睡觉!

……

翌日一早,陆相宜准点到达公司。

刚进公司大厅,陆相宜就发现昨天那些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少了绝大部分,嘴角微微上扬,头一次感受到相亲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到了拓展部以后,小欢就立马扑上来了。

“相宜姐!”

陆相宜看着小欢,笑的一脸了然,“说吧,你个小机灵鬼,又想问点什么?”

“想问你昨天下午相亲的战况呀!”小欢一脸的古灵精怪,看着格外娇俏可人。

陆相宜听着小欢的提问,目光不着痕迹的在拓展部里扫了一圈。

每个工位上的人就跟长耳朵兔子一样,把耳朵竖的高高的,就等着她的答案呢!

“哪有这么快就有结果的?你想太多。”陆相宜笑着点了下小欢的鼻子。

小欢捂着自己的鼻子,娇声道,“相宜姐!”

“好了,赶紧工作!今天可是要干完一个大案子才能下班的!”

陆相宜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拓展部的人都是人精,常年在外面跑业务谈合作的,小欢怎么可能听不出陆相宜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于是,她也没有继续追问,乖乖地坐在位置上工作起来。

陆相宜见状,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摇了摇头。

随后也立即把所有的注意力投注到面前的工作上。

可陆相宜还没开始工作几分钟呢,拓展部就来了个小哥,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站在电梯口。

“请问哪位是陆相宜小姐?”

“相宜,叫你呢!”小欢推了推陆相宜一脸兴奋的说。

陆相宜从文件里抬起头,有些茫然的看向抱着花的小哥。

“我是……”

小哥几步走到陆相宜面前,把花往她前面一递,“陆小姐,这是顾先生给您定的鲜花,请您签收。”

“顾先生?哪个顾先生?”陆相宜边问边在签收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上面有卡片,您可以自己看。”小哥收好签收单后微笑着走了。

“哇,好漂亮的花儿!”

“是啊,能选这么漂亮的话,很有品位啊!”

“相宜姐,谁送的啊?”小欢凑了过去问。

相宜打开了卡片。

“相宜,希望可以给我一个机会。顾南风。”

“顾南风?是谁啊?”小欢问。

“额,昨天相亲的人……”

“不是说没什么吗?这么快就收到花啦?”

“我也不知道……”

“相宜漂亮,相亲的哪有人不喜欢的啊!”

“就是,不过相宜,看着卡片上的一手好字,这人应该也不错吧!?”

大家七嘴八舌的围着陆相宜在讨论,全是夸赞的。

陆相宜则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想到顾南风,他的确是一个绅士又让人倍感舒服的人。

正在大家讨论激烈的时候,电梯门突然开了。

季时澈从电梯里出来,身后的吴秘书正拿着文件利落的汇报着今日接下来的行程。

大家看到他后,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季时澈走到他们跟前,陆相宜捧着鲜花站在中间,显得格外显眼。

季时澈看了眼她手里捧着的大束玫瑰,眉头微皱,“哪儿来的花?”

这时有同事开口,“这是昨天相宜相亲的对象送的!”

季时澈眉头微微蹙了蹙。

陆相宜站在人群里,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实则内心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以后办公室里不要出现花。”季时澈忽然开口。

他的语气淡漠,甚至从里面听不出来任何情绪起伏。

他这话刚出口,拓展部里就有人忍不住问出了声,“为,为什么啊季总?”

“我对花粉过敏。”说完季时澈转身走了。

他这个回答,让陆相宜不由得错愕住了。

季时澈对花粉过敏?

什么时候的事儿?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看着大家一副惋惜的样子,陆相宜知道,季时澈这是针对!

不过经过这么一茬,是没有人再敢围着陆相宜说花好看或者再揶揄些什么了,大家都回去工作了。

回到座位上,陆相宜把花放到一旁,拿起手机,给顾南风发了条消息过去。

“顾医生,谢谢你送的花,很漂亮,只不过下次不要再这么破费了。”发过去后,那边一直没动静。

陆相宜知道,顾南风是个医生,平日里很忙,也就没在意,放下手机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了。

一投入全身心,时间就过的特别快。

夜幕逐渐深沉以后,拓展部的同事们也陆续完成了手头的任务,走了。

拓展部里越来越空旷,到最后亮着的灯只剩下陆相宜工位上一盏。

看着已经基本完成的case,陆相宜揉了揉发酸的腰部,站起来准备去倒杯水喝几口再继续奋斗。

可当她拿着水杯经过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细微的闷哼声。

她眉头一皱,看向传出声音的那扇门。

这是季时澈在拓展部的办公室,他该不会还没走吧?

想着,陆相宜已经朝那边走了过去,到门口后,细细一听,的确有声音传来。

陆相宜眉头一皱,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发现门竟然没被关紧!她立即推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