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 张扬最高的境界!

突兀的变化,让自信满满的萧布衣,金刚佛,秦勋和薛九宸都骇然色变,几乎是本能的要逃窜。

可是,看到那大道山内出来的居然是一个道有些紊乱的至高元神又都愣住了。

“至高!!!”

秦勋尖叫。

作为诸天联盟的第一大禁忌,秦勋对于联盟内的三大至高再熟悉不过,他做梦都没想到,想要炼杀他们的大道山的幕后黑手,居然是联盟的至高。

这位至高,居然连他都要炼杀的。

“我记得,你好像叫甘风池,对吧。”张扬看着这半个至高说道。

甘风池没有回答,而是双手一抓,直接将被劈为两半的大道山给炼杀,汲取。

他那苍白的脸色也红润了起来。

他的气息也狂涨起来。

他的道威再度凝练。

他犹如化为大道。

只是这表现出来的威势,就让张扬之外的所有人扛不住,纷纷的后退。

“不用装模作样了。”张扬无情的戳破他的虚假,“你现在虚弱的连半个至高都算不上了吧,你的大道都被打碎了,你这点大道残渣,对付其他大禁忌可以,对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甘风池冷冷的道:“自以为是的禁忌蝼蚁!”

张扬哈哈大笑道:“我这一路走来,灭了你们四方大势力的大道,你居然还敢这般藐视我,难不成你甘风池的脑子都被打出问题来了。”

甘风池寒声道:“你以为我会信吗?”

张扬耸耸肩,道:“那就让你明白。”

话刚落,他们头顶上方陡然传来巨响。

一个巨大的道之涡旋成型,足有万米大小。

一只手从其中探杀下来。

轰隆隆!

这宛如灭世之手,直接镇压向甘风池。

“吼!”

甘风池狂呼,周身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大道光,逆冲向上,要将这只手给轰开。

然而,让所有人看的瞠目结舌,惊悚骇然的是,甘风池的力量在这只手面前,居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被一点点的摧毁,那只手就那么压盖下来。

甘风池也被吓到了。

作为曾经的至高,他当然看出这只手的力量有多么恐怖,他怒吼一声,原地消失。

砰!

人消失的瞬间,冰玉颜,暗如来,秦勋,金刚佛等等所有大禁忌都没有找到甘风池的半点踪迹。

却听到了一声闷响。

然后,他们就看到甘风池惨叫着跌落回原地。

被那只手正式镇压。

张扬出现在左前方的空中,他冷笑道:“我说过了,你真不行了,连半个至高都远远不如,还妄想在我面前逃走,可能吗。”

甘风池全身都在迸发力量,疯狂的抵抗,仍旧难以推开那只手。

“可悲的至高,我来看看你遭遇了什么。”

张扬双目之中若有岁月在流转,似有时空在演变,无尽的道意从他的身上绽放开来。

甘风池看的骇然惊叫:“逆流时间,回溯本真!”

好半晌后,张扬吐出口浊气,眼眸恢复常态,低语道:“可悲,可怜,可笑。”

“原来,你狼狈至此,居然是你在诸天联盟的至高同伴所为,呵呵,你真的够很的啊,发现归元盟的至高要同归于尽,竟然暗算了你的同伴一招,想要他们都死了,你再吞掉他们的至高精华,大道碎片,助你大道至高的极限,结果被他们在死前联手一击,这才落得如此狼狈境地。”

“诸天的至高,彼此之间都是这样的关系吗。”

“无情无义!”

甘风池凶狠的嘶吼,拼命的挣扎。

他对于这种讽刺,一点感觉都没有。

张扬道:“诸天的道是有问题的,成为至高,除了个人能力外,还需要大气运,一旦证道拓天境,你们将再难以寸进,为何你却似是知道了,能够更进一步的可能,否则你绝无可能暗算自己的同伴,其他的解释都说不通啊。”

甘风池狞声道:“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张扬道:“那就炼至高元神!”

那只手直接将甘风池抓走了。

接下来,整个幽凤天都响起甘风池凄厉的惨叫。

堂堂至高,无上存在,诸天最尖端人,谁能想到,居然遭遇被无上道火炼杀元神的命运。

这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这种至高惨叫,对于金刚佛,萧布衣,薛九宸,秦勋等大禁忌来说,差点摧毁他们的道心。

别看这四位都是最无敌的大禁忌,可他们在至高面前,仍旧毫无抵抗力,真如蝼蚁。

“阿弥陀佛!”

金刚佛双手合十,浑身冒着佛光走出来。

“施主能否告知,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眼中平静如止水,像是看开了。

张扬也没隐瞒,将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听完后,冰玉颜,暗如来等仙道天的大禁忌们欢呼雀跃,兴奋不已。

他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对面则是一片死寂。

他们知道,张扬没必要欺骗他们。

“原是施主一人改变了诸天的格局。”金刚佛感慨万千的道,“施主能否告知我等,为何你能如此之强吗?”

张扬沉吟片刻后,道:“可以。”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就是己方人都很好奇的。

张扬道:“我的境界与诸位不同。”

这是他的最大秘密之一。

现如今,他决定说出来。

“还是凡人的时候,你们修炼的是大小无量境,而我是龙门九跃,从这一步开始,我开始变得完全不同,我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愈发的强大,这是一切的根基。”

“后来的变化,你们是上凌霄境,我则是补天境,从这里开始,我就知道,这天地的道是不对的,你们修炼的境界是不完整的,而我的才能够弥补所有的缺陷,始终保持完美无瑕。”

“凡人时候的根基就决定了,未来的仙道,你们更加不如我。”

“我的不同,虽然也想告诉我的人,可惜,他们根本无法达到我这样的道路,这是独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修炼之路。”

“当证道为仙的时候,你们是真我仙,九死劫,大道宫,不朽路,混元天,开天者,大仙命,燃道境,禁忌境,拓天境,而我又不同。”

“我是真我仙,九死劫,始道仙境,不朽道境,七步混道境,盖世开天者,盖世大仙命,归真境,玄黄境,至于最后的境界,呵呵。”

他最后笑了,没马上说。

金刚佛问道:“不能说?”

张扬笑道:“能说。”

金刚佛道:“请讲。”

张扬吐出口浊气,道:“没有!”

这两个字直接惊呆了敌我双方所有人。

甚至于那甘风池的惨叫也戛然而止。

一个声音从幽凤天外传下来。

“失误,弄死了。”

这声音让很多人都好奇,这是谁。

张扬笑道:“没事,你去至高战场吧,那才是你征战的地方。”

“好!”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随即幽凤天表面所有的大道之力都悄然消失。

但是,秦勋,萧布衣,金刚佛,薛九宸等大禁忌都没有趁机逃走,他们知道,这是没意义的。

金刚佛道:“你缺少一个境界?你成不了至高!”

张扬摇头道:“不,是你们的道错了,禁忌境就该是境界的终点,拓天境至高只不过是道出问题之下,强行走出来的错误的路罢了,否则,如何会有至高诅咒。”

“至高诅咒?”金刚佛道,“这是诸天王座的问题吧。”

张扬道:“刚才,诸天王座已经去了至高战场。”

“什么!”

所有人再度震惊。

金刚佛难以置信的道:“你是说,方才震杀甘风池,发声的人,是诸天王座?”

萧布衣道:“传闻诸天王座曾经诞生过一个人,据说那是诸天王座最初的主人,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吸取了足够的大道,还有足够的至高陨落才成型的,也正是如此,诸天王座真正的主人一出世,就遭到曾经最辉煌时刻所有至高的联手扼杀,在其被打杀之前,发出了至高诅咒。”

秦勋道:“我看到过一段记载,说是,他是不死的,终将归来,你居然让他去至高战场,哪里有那么多的大道,那么多陨落的至高,还有活着的至高必然都负伤的情况下,你就不怕诸天王座最初的主人再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