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睚眦必报

她们都忘了。

剖腹这件事,曾经她们对司九荇也做过,那时她们可想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如野畜啃食、厉鬼撕魂一般可怕?

血淌的很快,周氏的意识渐渐散去,眼看着眼瞳涣散……

司九荇银针穿丝,又活生生将周氏的肚皮缝合起来,撒上了药粉,血止住了,只是仍旧疼得撕心裂肺。

“司九荇,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你觉得我还会怕不得好死?我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这个?”

司九荇嗤笑,眼底鬼魅嗜血更浓。

“周氏,我告诉你,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我劝你还是快说出我孩子的下落,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司九荇晃了晃手中的银针。“你若不说,我便把你身上所有的物件,一样一样的拿下来,再一样一样的缝回去,让你好好尝尝滋味。”

“你说,我是先摘了你的眼珠子好呢?还是先摘了你的耳朵?”

“不、不要……”

周氏摇着头,她的双臂不能动,便靠着后背在地上涌动,往后退着。

“说,我的孩子到底在哪儿?”

司九荇低呵一声,银针就要刺向周氏的眼。

周氏忙的闭上,大声叫喊起来。

“被,被抱走了!孩子出生后本我要把他送到庄子上,半道上就叫一个神秘人给抱走了!”

“被抱走了?”

司九荇一把揪住周氏的衣襟,打量着她的眼瞳。

到了这种痛到极限的程度,是个人都承受不了,怎么还有思维去撒谎?所以周氏没有撒谎。

司九荇低呵。“被什么人抱走了?”

“不、不知道,只知道是个武功极高的,身边带着几十护卫,全部都是玄色绣着火云图腾的,为首的墨发异瞳。”

周氏喘着粗气,此时疼得只想了结自己,但是四肢却早就已经不受她所驱使,即便她想死也没有办法去死。

“墨发、异瞳?”司九荇眯眸着眼,若有所思。

有这样明显的特征,应该很容易找到。

她松开周氏,看着她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原本,司九荇是想要杀了周氏的,现在她不想了,杀了周氏作什么?

一如周氏自己说的,她不过是剖了她司九荇的腹,又没有要了她司九荇的命。

如今她也剖了周氏的腹了,是死是活就全看她自己的造化罢。

解决了周氏,司九荇转过头,看向躲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司嫣然。

还有一个没处理。

她唇瓣勾勒着,指尖捏着一枚斜长银针,朝着司嫣然一步步的踱过去。

司嫣然往后退着。

司九荇背着光,脸色阴沉,噙着嗜血的笑意,火红的衣裳,衣袂飘飘,那个样子,美丽妖娆却让人心颤。

司嫣然彻底崩溃了,忙的趴在地上,对着司九荇不停的磕头。

“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不要杀我,不要剖我肚子,求求你……”

“哐、哐、哐。”

司嫣然一个接着一个的磕着头,很快嫩白的额头上就是一片血糊,血顺着她脸颊滑落,看起来凄楚可怜。

“姐姐,你的脸这么矜贵,你怎么舍得磕成这样?”司九荇捏住司嫣然的下巴,逼迫着她抬起头来。

司嫣然唇瓣哆嗦着。

“只、只要你肯原谅我,磕、磕流血不要紧,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司嫣然周身寒意瑟瑟,就好像身在地狱,只有司九荇一个厉鬼,也能把她千刀万剐。

“呵,司嫣然,你是不是高看了我?我可不是一个大人有大量的人,我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话毕,司九荇猛地举起手,针尖在司嫣然的脸上划下,‘唰唰唰’数条血痕布满司嫣然的脸。

“啊……我的脸……”

司嫣然尖叫着,伸手去触碰,却糊了手掌满是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