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可怕的女儿

“嗯,你想的很对,我的确是个不孝女!不过养不教父之过,我不孝,也是你教出来的。”

“既然你看不清自己的处境,那我便告诉你,你的中风之症,我可以完全的帮你治好,但是我不想帮你完全治好。你若是想跟个正常人一样,麻烦你管好你的夫人,还有女儿,以及整个丞相府,不要让任何一个人找我麻烦。让我好好过个轻松日子,找到自己的孩子,兴许,我一开心,手指一动,还能完全治好你,否则……”

“你该知道你的下场!”

司九荇冷哼一声,蹲下了身来,俯视蝼蚁似的看着司元良。“想好了,就眨眨眼。”

司元良惊了,眼睛满是不敢相信。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什么时候,他这个不值得一提的小庶女,居然变得这么强大,眼神这么犀利,高高在上,宛若神邸?

他眼瞳闪动,怎么也想不明白。

司九荇眉头轻挑。“怎么?不愿意,那好,我就直接了结了你,反正以我自己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过得很好。”

说着,她就要将那枚银针完全按进司元良的心房。

司元良惊恐的拼命眨着眼。“救、救、救我。”

司九荇嗤笑一声,拔掉银针,站起身来。

“好了,你暂时基本的活动都不会有问题,去看看你的好夫人和好女儿吧。”

“对了,别让人靠近我的院子。”

话毕,司九荇潇洒转身,一袭白衣胜雪,刺了司元良的双眸。

司元良的呼吸重新恢复了正常,他从地上爬了起来,靠在圈椅上,抚着自己的心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可怕,可怕,他的女儿,怎么变得这么可怕。

不过?

司九荇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让他去看看周氏和司嫣然?

司元良中风在床,还没有哪个人过来告诉他,周氏和司嫣然的事情。

他疑惑极了,来不及收拾一下自己,拉开门,阔步走了出去。

到了周氏所在的院子。

院中的奴仆看着先前动弹都不行的司元良健步如飞,吓得不轻,心中对那个重新活过来回来的九荇小姐更加敬畏。

司元良瞧着从前戒备森严的院子,如今却只剩下女仆和丫鬟,奇怪的很,加快了速度,推开了门。

这一看,他险些呕出来。

屋内,摆着两个床。

一张床上,周氏的腹部一条长长的伤口,用丝线缝合起来,只是上了药,伤口发着黑,就好像一条巨型蜈蚣趴在上面。

另一张床上,司嫣然绝望的躺在上面,容貌全毁,嘴巴连在一起,眼睛只剩下了一条缝隙,鼻子更是不成了样子,苟延残喘。

“啊!”

司元良吓得趔趄一下,转身就跑了出去,大喊着。

“来人啊!来人!这是怎么回事!来人!”

一个洒扫的老妇,一直在这相府,因为身份低微,不是周氏的人,也不是司九荇的人。

但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全部过程,也对周氏和司嫣然从前的所作所为很是不耻,便上前回话。

“丞相大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司元良指着屋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