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算账不一定要等到秋后

至于那帮打手全都是吴浩宇自己请的,跟我有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调查也根本查不到我这里来!”说到这里,周文倒了一杯酒给自己,“只要那梁辰一死,谁又知道这里面究竟是谁搞的鬼呢?”

哈哈哈!

没有想到一向被自己看不起的周文居然也做了一件大事,韩侧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嗯,不错不错!周总真有你的,你这一出倒是令我刮目相看啊!”

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激动的心情,现在最大的障碍已经解决掉,剩下梁辰的公司已经不足为虑,没有了梁辰的资金,那些人根本没有任何威胁,整个项目都有可能落入他们的口袋里面!

“既然是庆功会,那自然受不了美酒,我这次特地带来了一瓶76年的蓝菲,咱们来一个一醉方休。”

哈哈!

感觉心情好到了极点,周文打了一个响指。

此时房门推开,一个带着鸭舌帽的服务生走了进来。

周文随即拿出一沓钱扔在桌子上,“来,给我开酒,老子今天要开庆功会!”

服务生忽然笑了笑,随即说道,“先生,喝这么好的酒怕是天大的功劳哇”

“哈哈哈,不错不错,有好事什么时候喝酒都行。”

此话刚说出口,周文本是整个人惊觉起来的,背后的冷汗直冒,这段声音他非常熟悉,前一段时间才去过自己家,是梁辰的声音!

“你......你究竟是谁?”

听到周文的话,韩侧也皱着眉头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个穿着酒店衣服的服务员身上。

“嘿嘿!你猜我是谁啊?”

这人当然是梁辰,他轻轻的揭开手中的帽子露出笑眯眯的神情。

虽然额头上还露出一块不大不小的疤痕,显然猜猜刚才不久才受过伤。

“周总,这才几个小时不见你,居然都快认不出我来了,你太健忘了哦!”

确认过眼神,确实是那个人!

他没死!还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反应过来之后,韩侧最先动起来,他起身想要逃跑,不过大兵先一步出现了身后,直接将他的脑袋摁在了桌子上面。

另外两个女人见这个情况同样想要逃跑,不过都被大兵无情的收拾掉了。

周文傻眼了,本来认为梁辰已经死了,出门根本都没有带保镖,自己这下危险了!

“不可能!你的明明已经压在了废墟下面,怎么可能?”周文使劲地拍打自己的脑袋,生生地怀疑这就是一场梦境。

周文怎么也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怎么可能有人走在那样的爆炸中活下来。

梁辰淡然一笑,伸手打开了遥控器,此时电视上面正在播放着新闻。

“根据本台收到的最新消息,此次爆炸中找到一名男性尸体,吴浩宇,男,43岁,无业游民。作为本次爆炸的唯一遇难者,警方并没有找到其他的线索,初步断定为一场意外,具体的情况等也有待进一步调查。”

什么居然只炸死了吴浩宇一个人!

周文使劲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明明测试过这样的炸弹,那种分量足以将在场所有人都炸死了,为什么只是炸死了一个人?就完全不应该啊!

梁辰轻蔑一笑,他永远也不会告诉对方大兵的神奇作用。就在爆炸的发生那一刻,大兵将梁辰和他的母亲保护在了身下,自己承担了爆炸所带来的冲击波。

大兵用自己的身体给梁辰和他的母亲撑起了一番小天地,这才给了他们活命的机会,至于大兵嘛,因为是个高级傀儡,所以毫发无伤。

这是梁辰最大的秘密,他永远也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没想到终究还是没有斗过梁辰,周文整个人面如死灰,自己已经想尽了办法,连续截杀三次都不成功,这家伙实在太诡异了。

“怎么样两位老板,我梁辰福大命大的,老天爷都不收我,阎王爷还特意让我给两位带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做坏事儿迟早都会遭到报应的!”

没想到梁辰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韩侧脸色大变,随即呵呵笑了起来。

“梁总啊,这都是误会,这件事情跟我完全没有关系!我甚至都不知道周文安排了这么一手,我完全不知情的,所以我实在是冤枉啊,要不你有事情和周总两个人单独聊,我就先撤了好吧......”

这个韩侧说着就像找机会溜,不过大兵去根本没有收回自己的手,依旧是将他的脑袋摁在桌子上动弹不得。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梁辰,韩侧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你这个家伙倒是没有那么大的胆量,不过那吴浩宇的资金是你提供的吧?”

这......听到两次的话,韩侧脸色大变,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一般。

该来的终究会来,的确那笔钱确实是他提供给吴浩宇的,原本只是想收买吴浩宇,不曾想却被周文一阵挑唆,这笔钱也作为绑架梁辰母亲的资本。要说跟自己没有关系,韩侧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都是误会,误会啊!我不知道他会干这么一些坏事,要是知道的话,我坚决不会同意的,一分钱都不会给他。”

韩侧极力想要解释,不过任他怎么说,就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解释是多么的苍白。

看着现在的梁辰就像是面对魔鬼一样小心谨慎,韩侧和周文完全没有了刚才进来的嚣张气势,就像是等着宣判的罪人一样。

见到两个人战战兢兢的样子,梁辰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你们真的想要活命!?”

“是的!”周文和韩侧不约而同地点头。

啪!

梁辰打了一个响指,“我这里有一个提议,只要你们按照我说来,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们性命!”

第二天,京都市商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周文的公司和韩侧的集团同时收到自己老板的消息,他们两个人将公司董事长的位置直接转给自己的副总,由他们来全权经营自己的公司,而他们则是要出去做环球旅行。

这个消息不大不小,本来公司换掌舵人这是常有的事情,只不过两家大公司同时宣布这个消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且不说这个消息来得有点突然,事先没有一点的征兆,光是看韩侧和周文两个人都不像是能够放权的人,做出这样的决定确实令人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