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一个电话的事情

好!!!

不得不说美女的号召力是无穷的,这段视频本来就是张紫妍拿出来的,当她交给梁辰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赵立齐的落败。

下面立马掀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不管是出于正义,还是出于金钱诱惑。在场的所有记者们全都将镜头对准了赵立齐,一个个深恶痛绝地讨伐做这一位嚣张无比的副会长。

“请问赵副会长,你这样搞,难道不怕毁了你们电影协会的名声吗?”

“请问赵副会长,你这样做谋取私利,会不会严重阻碍以后电影市场的健康发展?”

“赵会长,你的索贿行为难道就不怕受到全社会的谴责吗?”

面对铺天盖地的追问,赵立齐傻了眼,刚才明明自己还是稳操胜券,琢磨一下子风向全都变了。

“你们不要听他的,这都是他的一面之词,都是假的假的,你们千万不要相信啊。”

面对诸多的长枪短炮,赵立齐就算是有1000张嘴巴也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何况梁辰所说的都是实情,这家伙确实有个索贿的行为,谁还能够相信他呢?

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赵立齐的慌慌张张和梁辰都光明磊落,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人人都能够看清楚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恩怨,完全就是这个副会长故意挑事。

赵立齐面色阴沉无比,一想嚣张跋扈的他居然在这个地方折戟,周围的谴责声越来越大,不断地涌入他的耳朵。

“够了!”

赵立齐猛然大喝。

“我看你们谁敢报道出去,谁要是将今天的新闻报道出去,那就是跟我作对,我要弄死谁。”

赵立齐的吼声在整个大厅回荡,此时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旦这样的新闻报道出去,自己就彻底毁了。

现场顿时沉默了下来,有些人知道赵立齐的背景,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当然不敢跟这位副会长明着干,一时间都安静了。

安静不代表没有人敢说话,正当赵立齐准备得意一把的时候,一道洪亮的声音响彻会场。

“没想到没想到区区一个电影协会的副会长居然如此腹黑,难怪我国的电影市场最近增长势头不明显,就是因为你这样的蛀虫多了。”

赵立齐眉头一皱,听到有人骂自己,当即来了火气。

“谁?谁他妈背后他骂我?”

左看右看,他目光落在了一个戴着墨镜儿的中年女人身上,这女人穿着十分庄重,黑色西装简洁而干练,走起路来气质彰显。

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陈果一下子躲闪在梁辰的背后。

“这人是谁呀?怎么看上去这么严肃?”

梁辰仔细想了一下,自己邀请的宾客里面好像没有这样一一位女士,她究竟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是我妈!”

陈果小声的在里梁辰的耳边说道。

什么?居然是陈果的母亲!

梁辰满脸吃惊,他之前也听过,陈果的母亲是全国电影行业协会的会长兼理事长,没有想到居然跑到自己这里来了,难道她也是来阻挠陈果的吗?

不管怎么说,刚从他刚才的话语中能看出来,他对于赵立齐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

“先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在场可没有多少人认识陈果的母亲,要不是门口的陈宫陈礼两个老头子出现,梁辰都有点怀疑陈果是不是在开玩笑,这哪里像是母女俩,更像是姐妹花嘛!

“你这女人究竟是谁?居然该坏老子好事。”

陈果的母亲冷笑一声,随即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片刻之后她直接将手机开成了外放状态。

“赵立齐副会长,刚才我们接到了电影协会的最新声明,因为你的索贿行为极大的抹黑了京都市电影协会的正面形象,所以协会决定开除你的副会长职务,禁止你从事有关电影行业工作!”

什么?

赵立齐没有想到,居然就这样被开除掉了!?

“臭女人,别以为随便找个电话就能骗得了我,老子才不会上当呢!你究竟是谁?凭借三言两语就要开除掉我,信不信我告你诽谤?”

陈果的母亲一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哼,告我诽谤你尽快去告,刚才我已经给你们电影协会的会长通过电话,这是是他亲口说的。如果你不信可以自己打电话去核实!”

这赵立齐真的还不行,赶紧打电话去确认。不过结果有点难以接受,自己还真的被开除掉了!

“你究竟是谁?”

“这是我的名片,不服的话欢迎告我!”说完陈果的母亲从自己的手提包里面拿出一张烫金的名片扔给了赵立齐。

看着上面的文字,饶是赵立齐都忍不住惊呼,“全国电影协会总会会长,兼理事长韩梅梅!”

完了,完蛋了,这是赵丽淇心中唯一的想法。

本来是以为对方是那个不长眼儿的路人,没想到来头居然这么大,自己刚才还把她骂了一顿,这回是真的栽跟头了。

自己的位置本来就是靠着关系爬上来的,到底气自己几斤几两,赵立齐他自己比谁都清楚,现在梁辰有了更厉害的关系,想要搞定自己简直是易如反掌。

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本还惦记着梁辰的影视城,现在好了,不但没有阻止梁辰,现在自己连职位都没有了,以后怕是要名誉扫地。

眼看着周围的长枪短炮不停的对着自己拍摄,赵立齐赶紧捂住自己的脸,“别拍了,别拍了,有什么好拍的。”

他一边说着着力去捂住自己的脸,灰溜溜的离开了现场。原本兴冲冲的来,现在又搞得偷偷摸摸的灰溜溜的离开,前后反差之大让人唏嘘不已。

等到新闻发布会结束,梁辰这才带着不情不愿的陈果去见她的母亲,毕竟刚才给自己解了围,她的这个人情,梁辰也只能接下了。

“你怎么来了,该不会是又要找我回去的吧?”

看得出来,陈果现在心中还在生自己母亲的气,就算说话的时候也不忘往梁辰的背后钻一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