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早已淡化

那两个人紧张,你看我,我看你,“你要我们帮你做的,我们都做了,省下的事情,你自己去做吧!”说着,他冲过去,拿起那一袋子的钱,赶紧分钱。

“你们想干什么?”

“当然是分钱,一千万是我们的,还有一千万是你的!”说着,那个人快速的掏了一些钱。

而另一个人负责看着李董事。

“好了,就这样了,我们走!”另一个人开口。

那个人点点头,两个人就要走。

“你们站住,你们帮我杀了他们,这一千万也是你们的!”

那两个人却看了看他,“神经病!”留下这么一句,那两个人转身就跑了。

这时,只省下李董事一个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穆少天,他决定亲自动手。

“穆少天,你也有今天……”他冷笑着朝他走过去。

而此时,那两个人刚跑出去,夏梓煜直接出手将他们击倒。

“里面有几个人!?”夏梓煜看着他们问。

看着夏梓煜,那两个人不想惹事,只是为了钱而已,“一个女的被铐着……

“我问里面的绑匪有几个!”

“只有……一个!”

一个……

正在夏梓煜思考的时候,另一个忽然从身后袭击了夏梓煜,“快跑!”

说着,那两个人就跑了。

夏梓煜在那边,也并没有去追。

既然是一个的话……

那就好说了。

他看着里面,冲了进去。

此时,李董事已经把穆少天也拷在一边。

夏子夕看着穆少天,担心不已,“你怎么怎样?”

穆少天强制性的忍着痛,“我没事儿!”

可是他的表情哪里看起来像是没事儿的样子,胸膛的血一直往外流,根本就止不住。

夏子夕心疼的眼泪直掉,“你不该来的,不该来的……”

“你在这里,我怎么会不来!?”

“穆少天,你傻一点不可以吗?回到之前的穆少天,那个不可一世,只考虑自己的穆少天……”夏子夕哭着说。

可是穆少天却看着他笑,“可是没办法,从遇到夏子夕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不过,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

夏子夕看着,眼泪直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伸出手抱住了他。

看着他们抱在一起,李董事嘴角勾起一抹笑,“死到临头了还说这些,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们……”

他的手里拿着打火机。

而四周,都是易燃品,还有煤气罐,汽油什么的……

夏子夕看着他,刚要说什么,却看到他身后的人,愣了一下。

而身后的夏梓煜却对着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一步步的朝他走进。

夏子夕似乎意识到什么,看着他,立即开口,“李董事,你别以为你这样做,就可以逃得了,我告诉你,你一定会被制裁的!”

“就算我被制裁,也有你们陪着我!”

夏梓煜原本想找个东西袭击他的,可是却不小心发出声音。

李董事似乎意识到什么,回头去看,而此时,夏梓煜知道,根本来不及了,直接对着李董事就袭击上去。

可是也就在此时,他手里的打火机丢了出去。

嘭的一声。

火被点着了。

夏梓煜骑在李董事的身上,对他一阵打。

李董事先是被挨了一顿揍,随后抓起地上的土就朝夏梓煜挥去。

一瞬间,夏梓煜伸出手臂去挡,而李董事却趁着这个机会,起身就跑了出去。

火,已经开始蔓延了。

四周都是易燃物,也不知道这里当初是用来做什么的,总之很快,这里便开始冒起黑烟,火势大涨起来。

夏子夕忍不住咳嗽起来,而穆少天更是奄奄一息。

看着李董事跑出去,夏梓煜并未去追,而是看着夏子夕,立即冲了过去。

“小曦……”

“大哥,你快救少天,他受伤了,流了很多血!”夏子夕看着夏梓煜说。

这时,夏梓煜的眸子看了一边的穆少天,有那么一刻的微愣。

他们之前的仇恨,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可是现在……看着穆少天这个样子,夏梓煜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先救她出去,这里很快就会爆炸,快点带她走!”穆少天忍着身上的痛意说。

夏梓煜也不废话,扭过头看着夏子夕,“你也受伤了,我先带你离开!”

说着,看着她的手被手铐铐着,便四处找起东西来。

“不,大哥,你先救少天,先救他……”夏子夕大喊。

这时,夏梓煜找来一块石头,对着她的手铐就是一阵乱砸。

“大哥,你不要管我,先救少天,我求求你……”夏子夕哭着说。

夏梓煜不说话,只是一下一下的砸着夏子夕的手铐,在他看来,他只是救自己最为重要的人而已。

夏子夕急了,却伸出手捂住自己的手铐,夏梓煜的石头差点砸在她的手上,幸好及时收住了,“你……”

夏子夕头发凌乱,嘴角还带着血,看着夏梓煜,目光祈求,“大哥,我没求过你,但是这一次,我求求你先带少天离开……”

看着夏子夕,夏梓煜眉头紧促。

“求求你……”夏子夕目光祈求的看着夏梓煜。

最终,敌不过夏子夕的祈求,如果真的要想救出他们,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救出去一个。

他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穆少天,直接对着他的手铐砸了起来。

穆少天坐在地上,早就因为失血的原因,没有多少力气。

只是看着夏梓煜,虚弱的开口,“先救她……”

夏子夕在一边看着,他的话,她也能听得到,纵然今天她走不出去,也不后悔。

这一刻,纵然四周火势急窜,但是她的心却很安静。

伸出手,握住穆少天的手,两个人紧紧握在一起,“穆少天,离开你,是我迫不得已的选择,我后悔了一年,我发誓,不会再离开……”

穆少天强硬的撑着,看着她,最后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喊,“夏梓煜,先救她!”

夏梓煜不管他们,继续砸着。

这时,穆少天也挡住夏梓煜的举动。

看着他们,夏梓煜愤怒的大喊,“你们两个都是疯了吗?知不知道这样,你们都会死的!”

“穆少天,这辈子我欠你太多,求求你,先离开……”

“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穆少天说。

看着她们两个人,真是够了!

“好,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说着,他拿着石头继续砸。

也不管是谁的,一直砸。

也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只听啪嗒一声,这才打开了一个。

是夏子夕的。

“小曦,你先离开!”夏梓煜喊。

“不,我不会走的!”说着,她看着四周,寻找着坚硬的东西。

然而,也在寻到一块石头后,他跟夏梓煜一块砸着穆少天的手铐。

四周的火势,已经燃烧到他们的周围了。

穆少天看着她,“夏子夕,你听我说,你先走,快走……”

“不,我不会离开的,你不走,我也不会走的!”

“就快要爆炸了,你不走,我们都会死的,夏梓煜,带她离开!”

夏子夕摇头,一下一下子的砸着,“我不走,我不会走的,穆少天,如果你真的要死的话,就让我们死在一起!”

“那时光呢,你不想想他吗?”

“你不要劝我,不要想着赶我离开,我只知道,这一刻,我没有办法丢下你……”她一边哭喊,一边跟夏梓煜一起砸着石头,脸上是灰,嘴角是血,脸上是泪。

穆少天在一边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嘴角却扬起一抹笑……

夏子夕跟夏梓煜两个人疯狂的砸着石头。

过了好久,啪的一声,手铐坏掉,也打开了。

夏子夕露出欣喜的笑容。

“走,快走!”夏梓煜开口,直接扶起穆少天就朝外面走去。

而夏子夕也帮忙扶着。

三个人朝外面跑去。

可是刚走出几步,这时,竖在一边的东西被忽然砸了下来。

而且砸的方向却还是夏梓煜……

“大哥!”夏子夕惊呼一声,却下意识的扶住了穆少天。

“快走!”夏梓煜大喊。

“要走一起走!”

夏梓煜猛然推开那根柱子,却不小心倒在了一边的煤气罐上。

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会有气,但是三个人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

“快,快走!”夏梓煜喊着,扶着穆少天三个人就朝外面走去。

然而刚到外面三个人就跌在地面上……

在里面已经被呛的不行,出来之后,三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而里面,火还在熊熊燃烧……

……

再次醒来。

夏子夕看着天花板,四周是陌生又熟悉的。

手腕处的疼痛,生生提醒她那个不是梦。

她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少天,大哥……”

看到夏子夕坐了起来,许微茵跟穆夫人都在那边,“小曦,你醒了?”

“妈?少天呢?大哥呢?”夏子夕看着他们紧张的问。

“你放心,你大哥没事儿,至于少天……他还受了一些皮肉伤,不过都没有生命危险,现在在隔壁病房!”许微茵看着她说。

听到这个,夏子夕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没事儿就好。

想起穆少天的伤,她掀起被子就要下床。

“小曦,你去哪儿?”

“我要去看看少天!”说着,她就朝外面走去。

“可你的身体……”

“我没事儿!”

说完,她直接朝隔壁房间走去了。

推开房门,穆少天正在喝药,在看到他安然无恙的躺在哪里,夏子夕眼眶一热,直接扑过去抱住了他。

穆少天没想到夏子夕这个时候会过来,更没想到她刚进来就扑到自己的怀里,嘴角勾起一抹笑,“怎么了?”

夏子夕想要忍着,可是眼泪根本就忍不住,头埋在他的手臂间,“没什么!”

这时,穆少天伸出手,抬起夏子夕的下额,“没事儿你哭什么?”

“我不是哭,是开心,幸好你没事儿!”夏子夕握住他的手,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但是嘴角却带着笑意。

“傻瓜,开心就应该笑,而不是哭!”

“你不知道,当你的刀插在自己的身上时,就像是插在我心里一样……”

“我又怎么会离开你跟时光,当时刀插的并不深,我只是故意骗他的!”

听到这个,夏子夕的心才彻底放了下去,握住他的手,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穆少天笑着,“傻瓜,你看我现在像是有事儿的样子吗?就算打一头牛都能打死!”说着,穆少天举起胳膊,显示自己多结实。

夏子夕却破涕为笑起来……

病房内,穆少天伸出手,抱住了夏子夕,两个人静享劫后重生的幸福感……

……

而另一边。

办公室内。

夏梓煜站在落地窗前,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红酒。

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他不是很恨穆少天吗?

可是为什么在救他的时候,他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对他的恨意?

难以否认的是,随着夏子夕的离开,他对穆少天的恨意,早就慢慢淡化了……

不让那也不会豁出性命的救他。

想到这里,他又猛然灌了一杯。

夏梓煜啊夏梓煜。

连这一点恨都没有了,你还在坚持什么?

忽然觉得,日子空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