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亲生父亲

晚上十点。

夏式公司,总裁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正在这个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了,夏梓煜正在那边坐着,听到动静,扭过头去看,然而在看到门外的人时,愣了下。

“大哥!”

夏子夕出现在门口。

诧异了那么一会,夏梓煜这才收回视线,开口,“你怎么来了?”

夏子夕走了进去,看着他,“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坐吧!”

夏子夕看着他,直接走过去,掀起他的手臂,夏梓煜下意识的想躲,可是还是被夏子夕给抓了一个正着。

在看到夏梓煜手臂一片烧伤时,夏子夕愣了一下。

“为什么不在医院看下?”

夏梓煜收回手臂,“没什么,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小伤?”夏子夕不知道该说什么,今天出来的时候,木棍砸在他的身上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她朝里面走去,娴熟的去找东西,然后从书架下面拿出急救箱。

她虽然不经常来,但是东西的摆放,她还是知道的,这一年来,都没有换地方。

走回去,直接放在桌子上,夏梓煜看着她,眉头蹙了下,却什么都没有说。

夏子夕抓住他的手臂,放在那边,然后拿出药棉,帮他擦着伤口,上药。

夏梓煜眉头皱着,疼也没有出一声,任由夏子夕帮他上药。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一个人住,什么都要学!”夏子夕说。

夏梓煜并未继续问下去,上好药之后,夏子夕说,“我只是简单的帮你处理下,还是要去医院好好的看下!”

夏梓煜点了下头。

夏子夕把东西收好,再次放回药箱,看着夏梓煜,“不管怎么样,今天还是要谢谢你大哥!”

“谢谢你救了我,救了少天,今天的事情,我会记住的!”

“如果只是来道谢的话,就不用说了!”

夏子夕看着他,“大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恨少天,我也不想知道,一年过去了,我只希望我们都放下过去!”

夏梓煜抿着唇,没有说话,目光看着落地窗外。

“我们是一家人,我只希望我们可以和睦的相处!”夏子夕说。

夏梓煜拿起面前的酒,刚要喝,夏子夕见状,直接从他的手里拿过。

夏梓煜眉头皱起,看着夏子夕。

“你受伤了,不宜饮酒!”

夏梓煜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抿着唇没有继续不说话。

“其实,我今天看的出来,你肯救少天,证明已经放下过去了,是吗?”夏子夕看着他问,目光里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回来后,她一直不肯面对夏梓煜,就是怕觉得对穆少天不公平。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夏子夕怕是现在跟夏梓煜都不会见面。

但是既然有了这次机会,她又无法当作没看到。

夏梓煜一直不说话,始终保持沉默。

最终,看他一直不说话,夏子夕也不再多说什么,“既然大哥不想说,那就算了,我先回去了!”说完,夏子夕起身就要走。

看着她的背影,夏梓煜的心头说不出的感觉,最终开口,“等一下!”

夏子夕站在那里,回头看着他。

夏梓煜站了起来,看着她,“你告诉穆少天,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从此,谁也不欠谁的!”

夏子夕看着他,笑了起来,笑的真诚,“好,我知道了!”

“还有……”夏梓煜看起来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但是又不是很好意思。

夏子夕望着他,清澈灵动的眸子像是夜里的星星一样明亮,期盼着他接下来的话。

“小曦,对不起……”夏梓煜说。

这一次,换夏子夕不说话,只是看着夏梓煜,等着他说。

“我对不起你太多,一年前的事情,我没想到,你会为了这个事情离开,还有……很多,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只会把你当妹妹看待,不管谁欺负你,我都会以大哥的名义教训他!”夏梓煜说。

“另外,替我告诉穆少天,如果他敢欺负你的话,我还是一样不会放过他!”

“大哥……”夏子夕的眼眶有些微红。

“所以,小曦,请你原谅我,原谅我的以前!”

夏子夕摇头,“我没有怪过你,我永远都记得,在我小的时候,被人欺负的时候,是谁替我出头,在我闯祸的时候,是谁替我被下黑锅,是谁在我发烧的时候,寸步不离的守着我……大哥,这一切,我都没有忘记……”夏子夕看着他说,眼眶含泪,忽然见,小时候的感觉又回来了。

夏梓煜还是那个凡是都为她出头的大哥。

听到夏子夕的话,夏梓煜的嘴角也勾起一抹笑,“没想到,你都还记得!”

“我当年记得,并且,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夏梓煜释怀一笑,看着桌子上的酒,“要不要陪我喝一杯?”

“可是你有伤,不能喝酒!”

“只是一点点!”

“嗯,那可以!”

两个人看着彼此一眼,笑了。

有时候,并不是不放下,而是没有到放下的时候,夏梓煜知道,现在是时候了。

……

夏梓煜走刚走进门,客厅里的灯光还亮着。

“妈?你怎么还没休息?”夏梓煜看着她问,许微茵很少这个时候还没有休息的。

难道他回来,许微茵站了起来,“我在等你。”

“等我!?”

许微茵点点头,“你过来!”

夏梓煜走了过去。

“你让妈看看,你有没有受伤!”说着,许微茵看着他问。

这一年来,夏梓煜总是不肯跟他们正面接触,每次很晚回来,很早就出去,偶尔吃个饭也是沉默不说话,许微茵知道,他心里有事儿。

可是今天这个事情,她实在放心不下。

“妈,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夏梓煜看着他说。

“真的没事儿?”许微茵还是不放心,抓着他问。

“真的!”夏梓煜抓住许微茵的手,冲她安心一笑,“妈,你就放心把,我会照顾自己,有事情的话,我肯定会去医院看的!”

听着夏梓煜的话,许微茵这才放下心来,但让她感觉不同的是,夏梓煜刚才冲她笑了?

许微茵有些恍惚,感觉自己看错了,“梓煜,你……”

“妈,已经很晚了,您该休息了!”

“可是你……”

她是看出夏梓煜哪里不同了,但是却又说不上来。

“妈,这一年,让您担心了,不过您放心,以后我都不会再做出让您担心的事情!”

“你……”许微茵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一年来,夏梓煜都没有好好的跟她说过话,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温声细语的说话,“你说真的?”

夏梓煜点头,“好了,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想吃妈做的早餐!”

这句话,更是乐坏了,许微茵,她连连点头,“好,好!”

夏梓煜笑着,“好了,很晚了,早点休息,晚安!”夏梓煜抱了一下她。

“安!”

许微茵这才回房间去了。

一直到房间,她整个人都是晕的。

看着她走进来,夏天从书上抬眸看了她一眼,“梓煜回来了?”

“嗯……”许微茵点点头。

看着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夏天看着她,“你怎么了?”

许微茵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夏天,连忙上床凑到他身边,把事情告诉了他。

“夏天,你说,梓煜是不是不一样了?”许微茵问。

夏天听完后,忍不住叹口气,“是不一样了,想开了!”

“怎么说?”

“他一直恨穆少天,可谁知,他跟若曼的事情,是我们一手造成的,他其实早就知道,只是已经陷在自己的恨里无法自拔,或者说,不想承认,可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想开了!”

“你说,真的?”许微茵不敢相信的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夏天点点头,“希望通过这件事情,他是真的想通了,而不是暂时的!”

“不会的,不会的,他跟我说,明天想吃我做的早餐,他已经很久没有跟我们一起吃过早餐了!”许微茵兴奋的说,然后眼眶含泪起来。

夏天看着她,“好了,儿子好了,你也哭了!”

“我开心嘛!”许微茵说,“真好,小曦回来了,梓煜也想开了,我们家终于可以恢复到以前那样了!”

夏天笑笑,“好了,早点休息,明天我也想吃你做的早餐,你都多久没做了!”

听着他的话,许微茵拍了他一下,随后笑了起了,“好了,早点睡吧!”

“嗯!”

刚躺下,许微茵又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夏天,我还有个事情!”

“什么!”

“你说,那个荣锦会不会真的是小曦的亲生父亲?”许微茵问。

说起荣锦,夏天扭过头,“你是说,荣乐集团那个荣锦?”

许微茵点点头,“我听说这次,他也有份出面帮小曦,还有上次的献血,他对小曦很不同……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是?”

说起这些重重,夏天也回忆着,越想,越觉得可能。

“我也觉得,很像!”

“你说这件事情,我们要不要跟小曦说?”许微茵问。

之前,他们是害怕夏子夕会被抢走,而现在,她们已经不会这么觉得了,这一年来的变化太多了,他们也知道,夏子夕不是这样的人,而且,这样瞒着,也绝非好事儿。

夏天想了想,“再看看,如果真是荣锦,他一直不说话也是有原因的,少天也知道这件事情,等我跟他谈一谈之后,再说!”

许微茵也点点头。

“睡吧!”

“嗯!”

……

一周后,穆少天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老太太看着他们,“你们俩啊,还真是多灾多难,好事多磨!”

夏子夕看着他们,“让你们担心了!”

“担心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你们没事儿,我听说李董事已经被抓起来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疯狂!”老太太说,想起他之前在公司的种种就让人后怕。

“嗯,我听说了!”

“我听说,是荣锦那边的人举报的!”老太太开口。

说起荣锦,穆少天似乎觉得,还欠点什么,不过也没否认,“是的!”

“唉,没想到荣锦这人看起来严厉,人却不错!”老太太说,“我没记错的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帮你了,我还记得上次小曦出事儿的时候,还是他给小曦输的血是不!?”老太太问。

说起这个,夏子夕一愣,“输血?什么输血?”目光疑惑的看向穆少天。

穆少天却冲小曦笑了笑并未多做解释,而是看着老太太点头,“是!”

“你们抽时间,去看看人家,表示下感谢!”

“会的!”穆少天点头。

好像这之间,唯一不知情的就是夏子夕了。

穆夫人抱着小时光,开口,“你们不知道,你们出事儿的那天,小时光哭闹的怎么哄都哄不了,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个样子,现在想来,是父母连心!”

听着穆夫人的话,夏子夕抱住小时光,轻轻的吻着他,当时,她的确顾不了那么多,就算穆少天说起小时光,她不舍,却也无法丢下穆少天,现在想来,心里竟然油然而生一种愧疚感。

似乎看出夏子夕的想法,穆少天开口,“好了,妈,奶奶,孩子就先给你们看一下,我带小曦出去有点事情!”

“出去?去哪儿?你的伤还没好全呢!”穆夫人问。

“我的伤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我带小曦出去有点事情,很快就回来!”

穆夫人点点头,“那好吧,早去早回!”

“嗯!”

穆少天点头,拉着夏子夕就朝外面走去。

“喂,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夏子夕问。

“自然是有事情!”

一直到车上,夏子夕看着穆少天,“是不是有事情该跟我交代!”

听到夏子夕的问题,穆少天想了想,“小曦,其实,我不止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而是两件事情!”

“希望你听到后,可以镇定点!”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夏子夕点了点头,“嗯!”

“其实,你上次出事儿,需要输血,你的血型特殊,根本就找不到,是荣锦输血给你的!”穆少天说。

“他……捐给我的!?”夏子夕问。

穆少天点了点头。

夏子夕抿着唇,看着穆少天,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那双眸子已经将她出卖。

她在考虑事情。

这之间,有太多的巧合了。

“还有呢?还有一件事情!”夏子夕看着他问。

“还有一件事情……”穆少天看着夏子夕,想着前几天夏天来找他,说起这个事情,也许现在,是应该告诉她了。

“说吧,我能承受的了!”夏子夕说。

穆少天看着她,深吸一口气后缓缓开口,“荣锦……是你的亲生父亲!”

听到这个之后,夏子夕并未有任何的反映,而是直直的看着穆少天。

“肖乐是你的母亲,我父亲曾经照顾过她,他也是唯一一个知情人,知道你被放在夏家,这也是他让我娶你的原因!”

“这件事情,我之前并不知晓,可是也是有太多的巧合让我不得不怀疑,直到一年前,我去找他,他才亲口承认的……”

夏子夕坐在哪里,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其实,如果说不知道,可能有点骗人,聪明如她,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在看到肖乐的照片,在看到他身上的纹身,还有跟他在一起相处的感觉……

巧合,微妙。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也许那就是人所说的,血缘关系吧。

夏子夕一直都觉得奇怪,但是却从来没有去求证过,因为她不敢。

但是现在,这个事实,这个真相,却还是告诉她了。

“小曦,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怕你难以接受,但是我觉得,现在,应该告诉你了!”穆少天说。

夏子夕坐在哪里,始终都没有说什么。

看着她一直不说话,穆少天看着她问,“怎么了?”

“没什么!”夏子夕摇头。

穆少天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开口,“也许他之前是有过错的,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也早就还够了,他没有再娶,至始至终都还在寻找你的母亲……千错万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夏子夕看着穆少天,目光有些空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