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自我消化

夏子夕看着穆少天,目光有些空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穆少天深呼吸一口气,“好,不管你是不是能够接受,我都尊重你,只要你开心,怎么样也可以,我相信,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都不说的原因,我们都不希望你不快乐!”

“少天……”

“不过,我还是有个东西要给你看!”穆少天说。

“什么?”

这时,穆少天从后面拿出一个文件,看了一眼,最终递给了她,意味深长的开口,“这个是你母亲的资料,我让人去查了很久才查到,但……”后面的话,穆少天没有说下去,但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看着穆少天,夏子夕愣了下,但还是接过文件,拆开了看,然而在抽出文件时,看到那上面的字,手还是不由的用力了一下。

就算极力忍了,但是穆少天还是看的出她的不对劲,还有她眼角的晶莹……

因为里面的是肖乐的死亡证明。

时间已经是十几年前了。

就在离开夏子夕不久之后。

虽然说,夏子夕并没有见过肖乐,也没有跟她在一起生活,但是成了母亲的她,却可以切身体会,还有体内的血缘效应,看到这份死亡证明,又怎么不激动呢。

无抚养之爱,却有生育之恩。

有时候,不怕一个人有反映,就怕她什么反映都没有,看着夏子夕这样不言不语,穆少天有些担心,他伸过手臂,握住她的手,“我爸说,他当初是怕荣锦会知道你的存在,所以才会把你放到夏家,我相信,她这么做绝对是为了你好,她是爱你的!”

夏子夕从来没有想过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因为夏家给她的关爱并不少,而且,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被抛弃的所以从来不去这样想,但没想到原来事情竟然会是这样……

如果说一点也不介意,那不可能,但是现在仅有一点埋在心底的怨也被颠覆了。

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握着那份死亡证明,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已经找到了她的地方,如果你想去看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听到这个,夏子夕扭过头看着穆少天,纵然没说,但是眼眸中的渴望,穆少天懂。

“我带你去!”穆少天说。

夏子夕点点头,穆少天直接驱车而去了。

……

两个小时的路程,终于到了一个墓地。

穆少天带着夏子夕走来走去,终于到了一块墓碑前。

黑色的墓碑上贴着肖乐的照片,微笑着,很漂亮,很年轻,一双清澈的眸子似乎有灵力一样,漂亮不已。

照片上的她,看起来很清纯,跟夏子夕有八分相似,安详的不得了。

夏子夕跟穆少天站在哪里,“就是这里了!”说着,他把一束花放在了墓碑前,鞠了下躬。

夏子夕的目光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这不是第一次看到肖乐的照片,但是却也能感觉到分外的熟悉……

她就是她的母亲……

手慢慢的伸了过去,摸着上面的照片,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穆少天侧眸,看着夏子夕,“我先去车里等你,你在这里……安静一下吧!”

夏子夕没有说话,穆少天转身朝回走去了。

坐在车里,他的位置刚好就能看到夏子夕的背影……

而夏子夕站在墓碑前,看着照片,眼泪还是不由的掉下来,“妈……”最终,她最终还是笑着叫出声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少天刚接完一个电话,这时,车门被打开,夏子夕上了车。

看到她之后,穆少天愣了一下。

夏子夕却冲他一笑,“我们回去吧!”

“你……”

夏子夕深呼吸一口气,“你说的没错,他们并没有对不起我,我也没有道理责怪他们,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去责怪,埋怨,因为,我们都应该珍惜当下!”夏子夕笑着说。

穆少天点点头,他就知道,夏子夕一定会想开的。

看着他,夏子夕开口,“你说的没错,但是现在,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看着他如此严峻的样子,夏子夕便知道有事情,心底隐隐不安起来,“什么事情?”她问。

“刚才阿桦打电话来,说荣锦……心脏病发进医院了!”

听到这个,夏子夕一愣,眼眸难以置信的放大。

看着她诧异的样子,穆少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回去,马上回去!”夏子夕说,那是脑子嗡嗡的响,有些空白。

穆少天点了点头,立即驱动车子往回赶。

一路上,夏子夕两只手交叠在一起,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穆少天看的出她的担心。

伸出手臂,握住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放心,他不会有事儿的!”

夏子夕扭过头看了穆少天一眼,这才安心的点了点头,穆少天一直是她的支撑点,有她在,夏子夕就会安心很多。

一路上,夏子夕都没有说话,一直到医院门口的时候,看着荣锦躺在里面,夏子夕才真切的感觉到血缘的厉害,那种担心和害怕是由心底散发出来的……

阿桦刚从里面走出去,却在门口看到了夏子夕。

“夏小姐……”

夏子夕眼眶红着,看着荣锦,极力的忍着眼泪,“他……怎么样了?”

“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但是目前还是要留院观察!”阿桦说。

听到这个,夏子夕才松了口气,眼睛闭了闭,眼泪从眼角掉下来。

这时,阿桦的眼神看了一边的穆少天,穆少天却冲他点点头,阿桦便知道,夏子夕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那一刻,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该高兴。

但庆幸的是,夏子夕在为荣锦担心着。

“医生说,等麻药过了后就会醒来!”阿桦看着夏子夕说。

夏子夕看这躺在里面的荣锦,目光却看着他带着氧气的脸。

此时此刻的荣锦,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我出去办住院手续!”说完,阿桦直接走了出去。

穆少天跟夏子夕站在门口,两个人慢慢走了进去。

荣锦就那样躺着,房间里只有机器传来嗒嗒的声音。

穆少天让夏子夕坐在荣锦的床边,看着她,“我出去找找医生!”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他是故意把时间和空间留给她,让她面对荣锦,让她熟悉这种感情。

穆少天出去后,房间里只剩下夏子夕和荣锦,房间里安静的只有她的呼吸声,她眼眶含泪,眸中说不出的担心……但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她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她会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也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会是他。

还记得他们之前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荣锦说起以前,总是带着悔意。

其实说到底,她根本不责怪荣锦,因为之前不认识他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纵然有错,却也不全是他一个人的错……

“你一定要好起来……要好起来!”半天,夏子夕终于哽咽着开口。

阿桦刚好出现在门口,看到这一幕,沉吟了一下,走了进去。

“夏小姐……”

听到阿桦的声音,夏子夕擦掉了眼泪。

阿桦站在那边,想着,“想必你已经都知道了,荣哥一直都不敢告诉你,怕你怪他……”

“在知道你是他女儿的时候,原本他打算去新西兰的,可是因为你,他取消了,他决定留在你身边!”

“其实如果早点去的话,未必会是现在这样!”

阿桦说着,夏子夕听着,原来,荣锦早就知道了。

他早就知道了。

所以每一次都会让阿桦来送给她送东西。

她依旧不说话,目光看着床上的人。

“前几天,你们回来的时候,他做好了遗嘱,把一切都留给你还有小少爷,他还让我,保护你们……”阿桦说。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夏子夕的心里加了一块石头。

最终,越压越多,她还是没忍住,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根本止不住。

阿桦也于心不忍,可是这些话,他不说出来,他憋屈。

扭过头看了一眼荣锦,“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心脏,他就真的挺不下去了……”

“他会没事儿的!”在阿桦刚说完那句话后,夏子夕就接憧而来。

“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她坚定的说,看着荣锦,“如果你真的出事儿的话,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而荣锦则是安静的躺在床上,悄无声息。

在梦中,他也在挣扎,他何尝不想多活着,陪在夏子夕的身边享受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