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打脸周家长辈

“不可能!”齐蓉斩钉截铁的说。

周天禄看向齐蓉:“儿子是咱们的,你平心而论,觉得真不可能?”

齐蓉一下子就心虚了,她说:“那……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哎呀,我的儿啊……这可怎么办!”

周云芳傻眼了,不过她脑子一转,就说:“奇奇年纪还小!杜嘉这个做姐夫的既然有教育他的责任,就不能任着他!不是我针对他,我就是觉得他这一点做的不太好!而且我觉得,这件事也不一定是奇奇做的!”

周天禄呵呵一笑:“我觉得,女婿是为人至善的!你们都不知道,其实当初沫沫和女婿是两情相悦,要嫁给女婿的!但我就对女婿说出顾虑,女婿才愿意入赘的……”

周天禄帮杜嘉美化了一把。

周云芳心想不就是入赘吗?我侄子也可以啊,也没听你这样说过啊!她于是说:“哥,但我觉得,你这样盲目的相信杜嘉,也是不对的!”

“我当然不可能盲目相信了!”周天禄胸有成竹的说,“一会儿我会先问!我问奇奇,奇奇肯定会说是杜嘉带他去的!我再问杜嘉,以杜嘉纯善的性格,肯定也会说是他带奇奇去的!而且绝不会辩驳,只会认错,因为压根就不是他带着去的,他怎么辩驳,你们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周云芳不懂了:“大哥,这俩人都说是杜嘉带着去的,怎么反而就不是他带着去的了呢?我怎么感觉好像俄罗斯套娃一样,搞不懂了呢!”

“呵呵,这就是识人之道啊,芳云,你还不懂!”周天禄一脸自负。

正说话间,杜嘉三人走了进来。

周一沫见父母和三姑坐在上首,摆出三堂会审的姿态,就心想不妙,于是上前说:“父亲,母亲!三姑,你们都在啊!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容我先说几句!”

周天禄打断周一沫的话:“沫沫,你先一旁坐着,我问问他们俩!”

这件事周一沫没有错,当然不用惩罚。

周一沫听父亲这样说,也不好多说什么,坐在一旁,心想一会儿有机会我再帮忙说话,立即就有佣人给周一沫端上红茶。

周天禄目光扫射杜嘉和周明奇,然后问:“小嘉,你说,是谁提出去赌场的,说实话!”

杜嘉说:“是我!这件事我们错了!”

周天禄向老婆和妹妹投去得意的目光,怎么样?我料事如神吧?

齐蓉急了,连忙问:“奇奇,你姐夫说的对吗?”

在亲姐那备受打击的周明奇连忙说:“妈,姐夫说的句句属实,我原本不想去的,就是他硬拉着我去的!我真不想去啊!”说着眼泪都出来了。

“啪!”

周天禄一拍桌子,怒道:“混账!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正哭着的周明奇被打断了话,目瞪口呆的看着老爹,心想啥情况?我姐不相信我,你也不相信我?

当即他就不服了:“爸!咱们做人不能这样啊!我姐夫说是他带我去的,我也说了!这又没人说第二种可能,你凭啥不相信我的话?”

“就凭你说你不想去!”周天禄指着周明奇说,“我就问你!你扪心自问,有人拉着你去赌场,你会不去吗?你怕是比谁跑的都快吧?”

周明奇挠了挠头,心里琢磨了下,似乎还真是这个道理,于是不好意思的笑了:“还是爸懂我!”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周天禄气的啊,提起桌子上的戒尺就向周明奇走去。

“唉!”齐蓉叹了口气,她也相信是她儿子带着杜嘉去的了。

所以说,人的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

周明奇委屈啊,连忙往杜嘉身后躲:“姐夫,姐夫,你说句话啊!”

杜嘉说:“岳父,确实是我,你不要责怪奇奇!”

周天禄说:“小嘉,你给我闪开,今天我就要教训教训这个不成器的家伙!这个混账!”

眼瞅着戒尺就要打在周明奇身上了。

杜嘉连忙夺下戒尺,说道:“岳父,真是我去的!主要我有点事!所以去赌了把,你要听我解释!”

“呵呵,有事?”这时周云芳跳了出来,“有事就能去赌了吗?那下次有事你还去杀人了呢?奇奇,三姑是相信你的!知道你没做错!来,你告诉三姑,这次输了多少钱!”

“嗷!”

终于有人相信他了,周明奇兴奋的嚎叫了出来:“三姑,说出来你都不信,十六亿!十六亿啊!”

“多少?”周云芳整个人都愣住了。

“十六亿啊!”周明奇说。

周云芳几乎要笑出声了,输了十六亿?

她看向杜嘉的眼神就好像看死人一样,这家伙,已经废了,看来今后周家女婿就要变成自己侄子了。

“哐!”

周天禄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看向杜嘉:“十六亿?这……唉,放心吧,咱们翁婿一场,我豁出老脸,卖点产业,帮你凑齐就是了!只是,只是……”

离婚这两个字,他始终说不出口。

杜嘉哭笑不得,这周明奇说话大喘气啊,搞得别人以为是输了十六亿呢。

不过这老丈人可以的,真输了十六亿离婚是肯定的,但老丈人竟然愿意卖了产业帮他还赌债。

周明奇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爸,你说什么呢?卖什么卖啊?我刚才没说清楚,不是输了十六亿,是赢了十六亿啊!赢了十六亿!”

周天禄彻底体验了一把上天入地的感觉。

周云芳尖叫道:“不可能,谁能从大富豪赢十六亿啊?绝对不可能!”

周明奇立即拿出公司转让书,展示给众人看:“三姑,怎么不可能了?我姐夫就做到了!直接把双木集团旗下的居安物业给赢走了!我和人了解过,这居安物业虽然估值就十亿左右!但胜在盈利稳定,一般人想买,双木集团还不卖呢!就算真卖,也肯定是溢价很多才卖!十六亿很划算的!”

周一沫看了看公司转让书,着重看了上面的公章,也很吃惊:“老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周天禄说,“小嘉,这是什么情况?你快快说来!”

杜嘉笑了笑,说道:“岳父,我刚才就想说的!不过在此之前,我觉得得让三姑先出去!这件事本身就有机密,不能说给外人听的!”

老妖婆,刚才阴阳怪气的怼我?赶紧给我出去吧!

周云芳炸了:“大哥,我一个姓周的,他个赘婿竟然说我是外人?”

“啪!”周天禄一拍桌子,直呼全名,“周云芳,你还是十岁小孩子吗?怎么讲话还用别人教?小嘉是我女婿,什么叫赘婿?你给我滚出去,扣你一年的家用金!”

周家对直系亲属是有家用金制度的,像周云芳一年下来得有小三百万的收入,这被扣一年,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