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刘哲进京

此时的马腾才真正有了一丝枭雄的姿色,眼中没有了丝毫的犹豫,带着自己剩下的士兵,朝着迎面而来的大军,发起了进攻。

没过多长时间,马腾就死在了乱军围攻之下。

在马腾死去之后,贾诩在盘点的过程中,却发现马超已经逃走,不过这对于众人来说都是无关紧要,毕竟马超现在仅仅只剩下了一个人了,充其量也不过是身边再有些护卫罢了,仅仅这些人他又能够怎样兴风作浪呢。

同一时间,韩糜也是来到了吕布的身前,一下跪倒在地,末将韩糜见过吕布将军。

吕布抬了抬手,令韩糜站起身来,吕布走上前来轻轻的拍了拍韩糜的肩膀:“”你做的很好。”

说完之后,吕布便带兵离开了,毕竟吕布,根本就不擅长此道。

在吕布离开之后,贾诩笑眯眯的来到了韩糜的身前。

尽管此人看起来羸弱不堪,但是韩糜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瞧不起此人的想法。

如今的韩糜,终于知道,吕布仅仅一个莽夫,是怎样想出一个又一个的计策的,毫无疑问,正是来自面前的此人。

看着他笑眯眯的样子,韩糜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毕竟西凉如今的状况,可全是拜面前此人所赐。

贾诩来到韩糜的身旁,轻轻地对着韩糜说了几句话,韩糜点了点头就走了下去。

这个时候的方华,根本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疑惑,他不知道,自己的主公究竟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不知道同吕布合作根本就是与虎谋食吗,或者说已经投降了吕布。

方华的心中好像有着一万个为什么,尽管之前他参与了战争,也不过是根据大局所定。

如今战争结束,方法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疑惑,跟随大军回到营帐之后,便来到了韩隋的营帐。

可是在刚刚进营帐的时候,方华的心中就感到一丝奇怪,实在是太过于安静了。

不过方华也没有多想些什么,而是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在方华刚刚走进去的时候,营帐当中忽然传来一声哀嚎,没过多长时间,韩糜带着自己身后的五名将士走了出来。

他擦了他手上的血,口中喃喃自语:“”如今大局已定,又怎么会容得你兴风作浪。”

如今,西凉终于平定,贾诩在带人整理完这里的情况之后,站在大营的门口,望向长安的方向,不知道主公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

同一时间,刘哲带着自己身后的兵马,慢慢的来,到了长安城门之前。

这一段时间里面,不光是吕布,刘哲也是没有闲着,带着自己麾下的兵马,终于来到了长安城前。

刘哲还没有来到长城前的时候,又看到城门之外,一列长队,好像在迎接着自己。

刘哲笑了笑,驾马来到了城门之前,看到杨彪带领文武百官,迎接自己的时候。

刘哲的脸上好像浮现出一抹惊讶的表情,连忙下马,将躬身的杨彪扶了起来。

“”司空年纪已大,小子又怎么值得司空亲自在门口等待呢。”

杨彪紧紧的抓住刘哲的手:“”侯爷可是拯救了大汉天下,匡扶大汉社稷,怎么又受不得老臣一拜。”

一时之间,主客尽欢。

只不过好像两个人,都认为自己才是长安城中的主人。

在众人的迎接之下,刘哲带着自己挥下的将士还有谋士,慢慢的走进了长安城。

可是忽然之间,刘哲好像听见身后一阵喧闹的声音。

原来是自己亲卫营,被挡在了外面。

“”长城乃是天子脚下,不允许外兵入内。”

为首的典韦,自然是一个暴脾气,当即就要拔出戟来,他面前说话的人斩掉。

这人自然是杨标的人安排的,他们可不会放心刘哲将自己的兵马带进来,可是刘哲又怎么放心,自己等人,独自在这长安城中。

刘哲佯装愤怒,回头看向典韦:“”长安城乃是天子脚下,莫非我在这长安城还能受到什么威胁不成?”

听到刘哲的训斥之后,典韦却丝毫没有惊慌,反而是梗着脖子:“”末将在跟随主公之时,便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主公半步,如果主公想要让我离开的话,不如就直接将我斩杀在此了。”

刘哲一脸无奈的看下杨彪,杨彪的眼神当中,浮现出一抹光芒,对着守门的人点了点头。

杨彪对着刘哲说道:“”侯爷麾下,如此多的能臣猛士,怪不得侯爷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

刘哲苦笑着说道:“”这是我麾下一名将军,一直以来负责我的安全,不过有些时候脑袋就是转不过弯来,长安城,不仅有着天子,还有的诸位大臣,我又怎么能够受到伤害呢?你说是吗太尉。”

杨彪听到这话之后,哈哈大笑,点头称是。

经历了这一番风波之后,很显然,两方都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只不过究竟谁是来者,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看法。

典韦如愿以偿的,带领着自己麾下的亲卫营,走进了长安城中。

“”老臣在府中,早已经为侯爷准备好了接风宴,还希望侯爷赏光一去。”

不过出乎杨彪意料的是,刘哲却果断的摇了摇头。

“”如今来到长安,就怎么能够不先去面见陛下呢,太尉的是接风宴,本侯稍后再去也不迟。”

听到刘哲的话之后,杨彪笑了笑:“”对对对,是侯爷说得对,老臣一时糊涂,居然忽略了这件事情,实在是该死。”

刘哲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带领着郭嘉等人,前往了皇宫。

杨彪看着刘哲的背影,眼神当中不断闪过光芒,杨琦来到杨彪的身旁,对杨彪说道:“”幽候怕是来者不善啊。”

杨标轻轻的笑了两声:“”那又如何,来到了长安,就不得不遵守长安的规矩,幽侯的身份,就同董卓等人不同,这个身份,就规定了他根本不能做出一些同他们一样的事情来。”

“”更何况,不要忘了,咱们还有这底牌。”

杨琦听完之后,也是轻轻地笑了两声:“”没错,幽侯如果能够早早的跟咱们合作,那就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