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迁都之议

很显然大家都知道杨琦说的是屁话,天子威严?天子还有威严吗?几次被人拿在手中,充当吉祥物,哪里还有威严可言。

众人虽然心中都清楚,但是很显然,众人都不敢将这个事情宣之于口。

刘哲笑了笑,开口回答道:“”迁往何处?那自然是冀州,普天之下,还有比冀州更加安全的地方吗?”

“”至于说天子威严,我倒想问问杨诗中,不知道是天子威严重要,还是天子安康重要?”

“”如果万一吕布来袭,到时候这个罪名你担得起吗?”

“”我……。”

杨琦一时之间也是说不出话来。

毕竟现在眼睁睁的事实摆在众人的面前,吕布就在西凉,并且手握重兵。

并且,最重要的是,长安城原本的主人就是吕布,刘哲这次趁吕布不在,才成功夺回了长安城,保下了天子,所以说,吕布还是很有可能再打回来的。

正因为众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说他们才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杨彪终于反应过来,轻轻的拿起酒樽:“”今天乃是为侯爷接风的宴会,咱们不谈国事,明日朝堂上再说。”

不知道为什么,刘协居然没有纠缠下去,不是紧跟着,也是拿起了酒樽:“”太尉说的对,是我鲁莽了。”

一时之间,后堂当中又充满了欢声笑语,像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所有人都明白,明日朝堂,这件事情必定会有一个定义,是走是留,到时候,就要看众人的角逐了。

很显然。所有的公卿大臣全部站在杨彪一方,他们现在可谓是一个利益集合体,如果真的前往了刘哲的冀州,到时候,不就如同案板上的肉一般,任人宰割。

没过多长时间,刘哲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这里。

在刘哲离开之后,杨彪脸上的笑意一瞬间就消失了,凝重的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杨琦,张琪自然知道杨彪的意思,站在门外,跟其他的客人纷纷送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后堂之中,只剩下了杨彪,杨琦,朱儁,伏完等人。

看着后堂之中,只剩下了寥寥几人之后,杨彪终于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怒气,一脚将自己面前的桌子踢翻。

众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杨彪,他们也知道杨彪此时心中为何愤怒,刘哲这一招不可谓不狠,不可谓不毒。

直接一招,就打在了他们的七寸上,根本就不可以迁就,只要迁都,他们的根基尽失,然后只能听从刘哲摆布,可是如果不迁都,他们又没有什么合理的说法,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阻止刘哲。

杨彪回头看一下自己身后的几人:“”不知道诸位是怎样看待,幽候今日的天都之策。”

所有人都是摇了摇头。

“”万万不可迁都,如果迁都,到时候,刘哲不就同之前的吕布,董卓一般,可以肆虐朝堂,到时候,还有谁可以管控住他。”

杨彪叹了口气说道,可是他又同他们两人根本不同,刘哲提出的乃是正经理由,咱们根本就没有反驳的借口,如果刘哲强力监督的话,那还好,他们还可以集体反抗,你叫他的身份在这里,不可能同董卓一样。

可是,关键就在于他提出了这个问题,那是最终决策的权利,还是还在了天子的手中,可是咱们根本就没有正当的理由去反驳他,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扶完看着周围公卿大臣的样子,试探着说道:“”如果幽侯是真的为了朝堂社稷呢?”

杨彪等人都回头看了他一眼,都没有说话。

很显然,在众人的心中,或者说是在多数人的心中,根本就不在乎刘哲是否真的是为了朝堂设计的安全着想,他们所在乎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自己坚决不能离开这片土地。

只有在这片土地的杨彪,才是太尉,是杨氏之主,一旦离开这里,到时候杨彪,朱儁等人,又该如何自处。

伏完看着众人看着他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是低下了自己的头。

今天也是杨彪将伏完留了下来,伏完毕竟是天子的大舅子,是伏皇后的哥哥,所以说,杨彪才将伏完留了下来。

“最重要的事情是,咱们现在应该如何去做,去阻止刘哲,明天就是朝会,到时候,刘哲肯定会再度提起迁都的这个想法,到时候在天子面前,在众多大臣面前,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去阻止他。”

听到杨彪的话之后,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很显然对于现在的局面,大家都没有很好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朱儁忽然开口说道:“昔日里,我同卢植是老友,而从今日刘哲的做法中,就可以看出,刘哲还是将卢植视为自己的恩师一般,所以说,我可以去找卢植,告诉他,一旦真正的迁都冀州,到时候,刘哲一定会成为下一个董卓。”

朱儁和杨彪等人心中的想法,还不太一样。

杨彪等人之所以如此的反对刘哲,是因为想要确保自己的地位不失。

可是朱儁不仅仅是为了这些,在当日里董卓决定废掉少帝,在朱儁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就立马站出来阻止。

尽管朱儁自己都知道自己站出来之后,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站出来。

其实,在刘哲来到长安城之后,朱儁的心中本来是反对着,杨彪等人的想法,想要在刘哲的手中夺权。

可是,在刘哲提出了迁都的想法之后,朱儁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其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因为在朱儁的想法中,此时的刘哲和之前的董卓是何种的相似。

一方面是因为两方都是在为了拯救汉室而来,并且还是带着足以改变汉室局势的兵马。

不光如此,双方都是对汉室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只不过一个是废帝,一个是迁都罢了。

可是,对于朱儁来说两方的行为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足以颠覆汉室现在的局势。

最令朱儁担心的,还是刘哲的身份。

因为刘哲本身就是汉室中人,刘哲能够做到远远要比董卓多得多,比如自己登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