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流落街头

江城高级私立医院外,身着护士服的宁小沁回头看了一眼医院,遂即拦了一辆的士,“去江城别墅区88号。”

“好嘞。”

出租车启动,与医院渐渐拉开距离。

宁小沁看着护士服口袋里的工作证,很是感激。

在卫生间她苦苦哀求,护士小蕊百般无奈的与她换了护士服,才给了她机会离开医院,脱离险境。

“大哥,你手机能不能借我一下?那个……我手机没电了。”

她随口扯了个理由。

“行。”

出租车司机没有多想,直接把手机给了宁小沁,她直接拨打了110。

待警方接听后,她立马说道:“你好,警察同志,我要报警。两个月前傅家大少傅文渊被人杀害,我看见了杀人凶手,就是傅……”

不等她话说完,那边人立即说道:“傅文渊的案子已经结了,是被仇家所杀,凶手已经入狱,不过畏罪自杀了。”

“什……什么?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宁小沁举着手机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怎么会这样?呵,呵呵……”

她苦苦一笑,眼眸氤氲着泪水。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不是吗?

依着傅瑾恒的能力,想要摆平一切太简单不过了。

现在‘凶手’已死,傅文渊的案子算是定了,在翻盘,已无可能。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抵达江城别墅区,宁小沁从兜里掏出护士姐姐给的救命钱递给了出租车司机。

下车后,她小跑到22号别墅外,摁了摁门铃。

不多时,一名佣人走了出来,“呀,大小姐,你……你怎么回来了?”

佣人打开了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她。

“刘姨,我爸呢?”

“你爸在楼上呢。”

得知爸爸在家,宁小沁仿若看见了希冀,当即冲进了大厅,谁知道却跟一个女孩撞在了一起。

“啊!”

那女孩一个不慎,跌坐在地上,怒骂道:“瞎啊,走路不长……你,你是谁?”

宁小沁一愣,看着她,蹙了蹙眉,“你又是谁?”

“什么我是谁?这是我家!”

女孩身材高挑,肌肤赛雪,看着乖巧可爱,但眉眼之间却有些刻薄。

“你家?”

正当宁小沁疑惑时,爸爸宁福海和一个身着旗袍的女人走了出来。

“爸,她们是谁?我妈呢?”

宁小沁心中生疑,却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谁是你爸?你就是你妈跟个野男人生的孽种,让老子白瞎养活了十九年。你那个不要脸的妈已经被我赶出去了,你也给我滚!”

身形微胖的宁福海戴着眼镜,怒意十足的瞪着她,怒骂了一声。

旋即,皱眉,“你刑期不满怎么就出来了?难道是越狱了?”

“你说什么?爸,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把我妈赶走?”

信息量太大,宁小沁脑子跟不上节奏。

难道真的是……一孕傻三年?

“哟,你就是孟娟的女儿小沁是吧?”

身着旗袍的妇人看着四十出头,许是素日里保养极好,又涂脂抹粉的,倒显得肤白貌美。

不过跟她亲妈相比,还是少了些许女人的柔美与知性。

她握着古风的香扇扇了扇,笑着说道:“你坐牢之后啊,你妈天天为你的事情奔波,直到有个人给你妈打电话,结果你爸接了电话,那人以为接电话的人是你妈,所以说漏了嘴,才知道你根本不是你爸的亲生女儿。”

“不可能,你胡说八道什么。她才不是我爸的亲生女!”

宁小沁无法接受残忍的现实,指着一旁站着的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很是愤怒。

啪——猝不及防的一巴掌直接扇在宁小沁的脸上,许是力道太大,宁小沁直接跌坐在地上。

“你给我闭嘴!”

宁福海怒火中烧,一把搂住那女孩,说道:“当初为了你妈,我让美琪跟我亲生女儿雪妍在外面没少受委屈,可谁知道十多年都是给别的男人养孽种。”

“宁小沁,你还是赶紧滚吧,这儿不属于你。再说了,连你妈都亲口承认你不是我爸的女儿了,你就别死皮赖脸的赖在这儿了。”

宁雪研双手环胸,趾高气昂的俯视着狼狈不堪的宁小沁,笑的得意。

“所以,所以你这么多年都背着我妈在外面养女人?”

宁小沁爬了起来,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宁福海,气的浑身发抖。

难怪入狱以来宁福海从来没有看她一眼,而妈咪虽然来看过两次的,都是以泪洗面,说一些让人听着糊涂的话。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的了。

这一刻,她的世界都崩塌了,暗黑无界,看不见一丝光明。

她最爱的傅文渊死了;幸福美满的家被人散了;妈咪音信全无。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回事,都站在门口干什么?”

正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宁小沁身子一颤,对那声音畏惧到了骨子里。

她回头一看,只见着身着银灰色西装的傅瑾恒亦步亦趋的走了进来。

来的,好快!

“呀,瑾恒哥哥?你怎么来了?”

宁雪研见到傅瑾恒当即小跑着过去,一把搂住傅瑾恒的胳膊,喜笑颜开,“瑾恒哥哥,我真的好想你呢。”

“嗯。”

傅瑾恒微微颌首,冷若玄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瑾恒,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快进来,进来。”

刚才还一脸怒意的宁福海和宋美琪两口子顿时喜笑颜开的朝着傅瑾恒走了过去。

几个人有说有笑,带着傅瑾恒走进了别墅大厅。

傅瑾恒与她擦肩而过时,冷眸扫了她一眼,只是淡漠的一眼,却让她感受到一股子肃杀气息。

宁小沁不明白宁雪研刚刚来到海城,怎么就认识了傅瑾恒,更想告诉他们,傅瑾恒就是个杀人犯,很危险。

可一行四人已经进入客厅,说说笑笑,好不融洽。

既如此,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她自嘲一笑,迈着步子下了台阶,失魂落魄的朝外面走去。

世界之大,何处是她容身之地?

宁小沁漫无目的的走着,从白天走到黑夜,晚上实在饿得不行,拿出仅有的22块钱要了一碗最便宜的拉面。

“呕,呕……”

刚吃几口,肉腥味刺激的她胃受不了,很想吐,可她还是忍住了,硬逼着自己把所有的面都吃完了。

离开小饭馆,已是夜幕降临。

她,要住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