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杀了宁小沁的孩子

就知道她不会那么老实,却也没料到她爆发力这么强。

大掌蓄满了力道,捏着她脖颈生疼的,就连呼吸都不顺畅。

“唔……额……”

她疼的脸色涨红,硬着脖颈笑了起来,“哈哈哈,差一点,就……咳咳……就差那么一点……”

眼看着就要杀了傅瑾恒,可终归不是她的对手。

宁小沁缓缓闭上了眼睛,“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一无所有了。”

喉咙被遏制住,她窜不上气儿,一句话都说不顺畅。

男人满身戾气,捏着她脖颈的手渐渐发力,最终,当她看着小女人那痛不欲生的表情时,一把甩开了她。

砰——宁小沁体力不支,趴在地上,撞疼了脑袋。

“哈哈哈……哈哈……”

她绝望的笑了起来,像极了失心疯的病患,“文渊哥,对不起……是小沁无能,呜呜……”

宁小沁哭了起来,撕心裂肺的哭。

傅瑾恒站在哪儿,俯视着地上狼狈而又痛苦的女人,心底五味杂陈。

女人趴在地上,哭了一会儿,待睁开眼睛时,瞥见了不远处的匕首。

当即匍匐了过去,一把握住匕首,直接朝着腹部刺了过去,“文渊哥,小沁来陪你了。”

“宁小沁!”

那一刹,傅瑾恒瞳眸微缩,健步上前,徒手攥住了那一把匕首。

刀刃划伤了他的掌心,殷红血液溢出,顺着刀柄凝聚成滴,溅落在地,晕染出一朵红梅。

“疯子!”

傅瑾恒一把夺走匕首,起身对外喊道:“苏鹤!”

门遂即打开,“boss,有什么吩咐?”

便是一眼,就看见傅瑾恒染血的手,以及他灰色衬衣胸口位置的血迹,稍稍一想,便已了然。

“立马吩咐下去,撤掉别墅里所有可能自杀的东西。玻璃用具一律换成塑料制品。并安排佣人全天监护她。”

“是,boss。”

苏鹤微微颌首,看着面前的一切心有余悸。

不多时,便又保镖进入房间,将卧室里所有东西都清走了,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张床和沙发。

宁小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闭上眼睛。

“想死?那也要看我傅瑾恒答不答应。”

傅瑾恒转身离开卧室,重重的关上了门,独留躺在地上的宁小沁和一名监视着她的佣人。

宁小沁一番闹腾,断了所有后路,以至于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有人监视着,甚至……上厕所也是如此。

她度日如年,惴惴不安,明知道鉴定结果出来之后一切会真相大白,可还是期盼一切晚一点到来。

第二天,烽行集团。

“瑾恒哥哥,你在哪儿啊?”

这天闲来无事的宁雪研给傅瑾恒打了一通电话,对方只道了一句:“我在开会,回头打给你。”便挂了电话。

宁雪研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叹了一声,“要不要每天那么忙嘛。”

她嘟着嘴巴,气的跺脚,但还是开车直奔烽行集团。

而此时,加急拿到医院DNA鉴定结果的苏鹤直接把文件送到了总裁办,并放在了办公桌上。

他前脚刚离开去处理其他事情,宁雪研后脚就进了总裁办。

看着空空如也的办公室,宁雪研叹了一声,“瑾恒哥哥真的在开会啊。”

她咧嘴一笑,走到办公桌前的大班椅上坐下,坐着椅子优哉游哉的转了一圈,忽然看见桌子上的一份文件。

“DNA鉴定报告?”

宁雪研心生好奇,拿起报告打开一看,“鉴定人:傅瑾恒,宁小沁腹中胎儿?”

她眉心一紧,当即扫了一眼最后的鉴定结果,吓得直接从大班椅滑了下来,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什么?宁小沁腹中孩子与傅瑾恒有亲子关系?”

宁雪研脑子有些懵,坐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立马把东西装进了文件中,归位。

确定不会被发现之后,宁雪研方才离开了办公室,去地下车库,坐在车内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妈,不好了,不好了。我刚才在瑾恒哥哥办公室里发现了DNA鉴定报告。原来宁小沁出狱真的是怀孕了。”

“怀孕了就怀孕了呗,反正她都被赶出了宁家,你怕什么!”

宋美琪不以为意,觉得自家女儿大惊小怪。

“可她孩子……孩子是瑾恒哥哥的!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宁雪研急坏了,整个人都安静不下来。

“开什么玩笑?你爸不是说了吗,宁小沁喜欢死了的那个傅文渊,又不喜欢傅瑾恒。”

“哎哟,妈,我亲眼看见瑾恒哥哥办公桌上的鉴定报告,上面就写着他俩的名字,还能有假吗!”

她急的跳脚。

“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妈,你赶紧给我想想办法啊。呜呜……”

她急的哭了起来,“瑾恒哥哥能拿到鉴定报告就说明宁小沁一定跟瑾恒哥哥在一起的,而且孩子最少也三四个月了,呜呜……那个贱人,太可恶了。”

她俩只知道傅瑾恒和傅文渊是双胞胎,并不知道两人是同卵双胞胎,亦不清楚同卵双胞胎做的亲子鉴定结果会一样。

“好了,好了,你别急,别急。妈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宋美琪冷静下来,仔细的想了想,说道:“闺女啊,你千万不能着急,就暗中跟着瑾恒,就能知道宁小沁在哪儿。你呀,见到宁小沁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把她孩子给弄死。不然她可就捷足先登了。”

“我知道了,妈。”

挂了电话,宁雪研情绪难平,又回到了烽行集团的总裁办。

而此时,傅瑾恒双手紧攥着DNA鉴定报告,一双漆黑如墨的瞳眸泛着冷意,让人揣摩不透他的心思。

“瑾恒哥哥?”

宁雪研抿唇一笑,瞟了一眼他正收起来的档案袋,什么也没说。

“你怎么来了?”

傅瑾恒态度冷冷的。

“当然是想瑾恒哥哥啦。”

她走到傅瑾恒的面前,放下包包,搂住他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其实吧,我是有事儿来找你的。”

“说。”

“就是……小沁不是出狱了吗?我爸都半个月见不到人了,她又怀着孩子,我爸很担心她。毕竟是养了快二十年的女儿,虽然知道小沁并非亲生孩子时很生气,但气消了之后还是很想念小沁姐姐的。你能不能帮我们找找小沁姐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