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大郎出手

五秒钟后,当大郎闯进洗手间,看见浴缸内的一幕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入眼,是近乎通红的一浴缸的血水!和躺在浴缸内,仅仅留一个头搭在浴缸边缘上,闭着双眼,不知死活的二郎!

“二郎!!!!”

大郎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一个箭步冲过去,眼神通红,连忙伸手在二郎的鼻子下探了探鼻息。

还有微弱的鼻息!

大郎稍稍松了口气,随即一把抱起二郎,随后打急救电话。

半个小时后,大郎在市中心医院的ICU病房外,眼睛通红的隔着玻璃望着病房内躺在病床上,正昏昏沉沉睡着的二郎。

“这个张帆!是越来越不像话,变本加厉了!”

大郎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随后来到医院的家属休息室,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老吴,你来市中心医院一趟。”

电话里,老吴一愣,但没多问:“好!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后,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一名四十岁上下,身材中等,穿着西装,梳着背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中年人来到家属休息室。

他就是老吴,本名叫吴顺友,是分厂的财务主管,在级别上,老吴跟张帆是同级,但因为财务部门是要害部门,所以,实际上老吴的地位很高,除了两个经理和极个别人物,整个分厂内,他完全不用看谁的脸色。

老吴迈步来到大郎身边坐下,问道:“经理,找我是为了?”

大郎伸手给老吴发了支烟,问道:“老吴,你对张帆这个人怎么看?”

老吴闻言一愣,犹豫一会儿,说道:“张主任吗?刚来的,也算半个总部空降过来的,来公司没多久,我对他还不是很了解。”

“你不了解吗?那我给你点提示。”大郎瞥了他一眼,抽了口烟,沉声说道:“我听人说,张帆整天在公司不干正事儿,天天在车间内搞视察,但实际上啥名堂也没研究出来,在办公室内,也喜欢搞办公室政Z,跟几个组长的关系也没协调好,此外,我听说他还喜欢公报私仇,以前车间里有一个叫黄友琼的线长,跟张帆不对眼,这会儿他升主任了,就天天给人家黄线长穿小鞋,这种人,德不配位,我觉得不能胜任主管这个职位。”

老吴闻言,微微低着头,眼神微微一凝。

他之前说话小心翼翼的,之所以没在背后点评张帆,最主要的就是不懂大郎的态度,可现在一看,大郎的态度很明显!

一边是经理,一边是主任,谁是真理谁是邪恶,这还用说吗?

老吴想了想,立马说道:“这话我也听到了不少的风声,我原来还以为张帆是初来乍到,还不太适应工作,可现在看来,这人的本质就是过期的。”

“嗯。”大郎满意地点点头,随即低声说道:“那行,老吴,你帮我一个忙。”

“您说。”

大郎随后就在老吴耳畔,低声说了一句。

老吴听完后,目光有些犹豫,好一会,也没表态。

大郎知道他的想法,沉声说道:“放心,总公司要是过问了,这事儿跟你没一毛钱关系,一切责任我来担。”

老吴眉毛微微挑了挑,微微点了下头,但依旧没说话。

大郎脸色一冷,眯眼看了老吴一眼,沉默片刻后,突然说道:“前阵子,我查看公司报表,发现去年进货的时候,有一批从西门子的货的账不是很清晰啊,老吴,我看你工作也挺忙的,正好,我有一个审计局的朋友,要不然叫他过来帮帮你?”

老吴闻声脸色微变,随即立马笑了起来,连忙点头,哈着腰说道:“经理,看你说的啥话啊,我刚刚走神了,就这么一点事儿,您吩咐就行了,我肯定是义不容辞啊!”

“那行,就这么的吧,这个事儿,你抓紧去落实。”

“好。”

说着,老吴又在休息室内,陪着大郎唠了一会儿,大约半个小时后,老吴离开。

两天后,正好是周六,这天下午大约三点多,张帆刚搬了家,换了个稍微体面点的公寓楼,这会儿他正在房间内打扫卫生内,手机就响了。

“唰”

张帆拿出手机,接通电话:“喂,吴主任,你好啊!”

“小张,有空吗?晚上一块喝一杯?”

张帆一笑:“对别人可以没空,对吴主任您还能没空吗?哈哈,你说个时间地点吧?”

“呵呵,小张,你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电话里,吴主任一笑,说道:“那行,晚上七点,锦江饭店见面?”

“没问题,一定到!”

“嗯!”

挂断电话后,张帆匆匆打扫了下房间,然后洗漱,准备出门了。

对老吴这个人,张帆谈不上太了解,但好歹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尤其是张帆升职后,跟老吴的接触还挺多的。

而老吴又是在财务这样的一个关键位置上,所以,平时很多事儿,都是张帆需要讲究老吴。

晚上七点多点,张帆如约赶到锦江饭店,然后在一个包房内,见到了老吴。

私底下,老吴今晚穿的很休闲,他见了张帆之后,与张帆一边吃饭喝酒,东拉西扯,也没聊正事儿。

张帆本以为他有事儿想要让自己帮忙呢,可喝了大半个小时后,也没看出老吴有这方面的意图,于是张帆也就彻底放松下来,放开了肚子,陪着老吴喝酒。

两人一顿胡吃海喝,东拉西扯,天南地北的瞎扯着,转眼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而这个时候,张帆估摸着已经喝了差不多一斤白,整个人醉醺醺的,脸颊酡红,酒劲有点上头了。

酒足饭饱,老吴打了个酒嗝,用直愣愣地眼神看着张帆:“小张,你刚来那会,我就看出来你是个人才,今晚一阵痛饮,你我一一见如故,明天也不上班,今晚我俩好好玩玩,消遣消遣,怎么样?”

张帆直勾勾地看着老吴,笑道:“吴哥,你是大哥,一切听大哥安排就是!”

老吴点点头,说道:“老弟,我听说你是离婚了是吧?离婚这么久了,也有点孤单啊,我听说饭店对面的森豪洗浴城那边的服务挺不错的,新来的几个十七八岁女技师,活儿一流,怎么样,去玩玩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