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关键的短信

此时此刻,张帆已经喝得差不多晕头转向了。

如果是在平时,张帆对这种休闲服务其实是不太感冒的,但现在吧,公司的同事这么盛情的邀请,他也不太好意思驳了对方的面子,不太好拒绝。

再加之此刻张帆属于单身状态,所以,偶尔出去放松一下,排解下寂寞,那也没什么道德层面的压力。

“那就去呗。”

“这就对了嘛,男人嘛,就几个不沾这个的?没必要给自己画那么多条条框框的。”老吴酒气熏天地一把揽着张帆的脖子:“那就这么说好了,一会我来安排!哈哈!”

随后张帆就跟着老吴一块去了附近的森豪休闲会所。

老吴果然不是第一回来了,和会所内的前台啊大堂经理啥的都挺熟悉的,在他的安排下,果然给张帆找了个年轻的,看上去才刚刚高中毕业的女技师。

不过,醉得走路都打晃的张帆此刻的思考判断力已经大大降低,他并没有发现,老吴在跟大堂经理和女技师谈话的时候,所表露出来的神色,明显就有些古怪。

十点左右,在各自女技师的带领下,两人各自上了会所的三楼,开好了房间。

与之同时,中原分厂附近的某个棋牌室内。

棋牌室的包房内,李亚朋和高邦以及一个四十多岁的,看着身材有点发福的中年人,三个人在包房内,玩着斗地主。

包房内,烟雾缭绕,高邦一手夹着烟,低头看了眼对面的李亚朋,笑道:“亚朋,我得提前恭喜你啊,兴许过不了几天,你就升级成综合组组长了,一对8!”

李亚朋撇撇嘴:“别扯淡了,唐淑芬干的好好的,综合组哪有我的位置?除非她升主任了还差不多。”

高邦高深莫测地一笑:“你就等着看吧,这几天肯定会有人事变动。”

“还是你们好啊!不像我在清水衙门。”身材发福的中年人笑道:“内勤部就是扯淡的部门,啥油水都没有,升值空间也没有,不像你们,小日子过得多幸福。”

“老唐你别扯淡。”高邦闻言,无语地说道:“再怎么说,你也是一把手,不像我和亚朋,上面还有头头脑脑,别扯什么油水了,稍微有点小动作都不行。”

“你就装吧,哪有你说的那么惨,你要羡慕我,我俩换换啊,我宁愿去车间当个小组长,每天优哉游哉的,还能勾搭下年轻小厂妹,哈哈哈。”

“真能扯。”李亚朋无语地笑了笑,随即冲高邦问道:“你刚刚说人事变动,啥情况啊?大王!”

高邦一笑,沉吟说道:“这么想知道?那就告诉你吧,你知道张帆现在在哪吗?”

李亚朋闻言一愣,他注意道……高邦是直呼张帆的名字,这事一个不太礼貌的细节。

“不知道。”

“跟你说吧,这会儿张帆正在森豪,跟着年轻嫩模畅聊人生寂寞呢!”高邦哈哈笑着,然后拿出手机看了下,笑道:“而还没开始,我估计再过一会儿,咱们就能看到张帆的现场直播了,并且,明天这直播的内容就会全部发到网上。”

老唐闻言愣了下:“啥玩意?高邦,你的意思是张主任正在……”

“对!”高邦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是白天的时候听老吴说的,呵呵!这样也好,张帆这个人一来,挤了多少人的位置呢?”

李亚朋眉头紧皱:“高邦,张主任跟老吴有仇?这是老吴想给他上套呢?”

高邦笑道:“这种话别乱说哈,我也只是听说,老吴也只是跟张帆过去一块玩,具体发生了啥事儿,那都是张帆自找的,亚朋、老唐,你们要是有兴趣,咱们一会儿倒是可以欣赏下张大主任的直播!哈!三带一,我报警了,一张牌!”

老唐摇摇头:“你赢了,过!”

李亚朋则是眉头紧锁着,反复思考着高邦说的话。

李亚朋首先考虑的是,高邦这话说的真实性,看他说话的样子,不像是假的,而且,他也没必要在这种破事儿上撒谎。

所以,如果这事儿是真的话,那张帆肯定就倒霉了。

随后李亚朋就想到,老吴跟张帆平时没什么瓜葛,也没闹出什么矛盾,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这个问题,李亚朋想不明白,他只能猜测,可能后面是大郎在出主意,但他也不敢确定。

不管怎么说,李亚朋很清楚,这事儿如果真像高邦说的那样发展的话,那张帆无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种事儿吧,犯法肯定不太至于,但只要一直播,那全网都知道了,如果老吴他们再请点水军或者自媒体带带节奏,那真的就没脸见人了!

而这事儿一发酵,公司迫于压力和为了维护形象,那张帆工作百分百也黄了。

李亚朋最后想到的是……如果张帆完蛋了,那么公司内空缺出来的主任的位置会由谁继承?

三个组长里边,论资历,李亚朋是最老的,但唐淑芬是职位最高的,传闻中,唐淑芬是靠着自身的姿色,一路睡上去的,她算是副主任级别,而高邦则是舔狗,舔得好,在公司内左右逢源,一直舔上面的经理啥的。

这么一分析,李亚朋发现,张帆黄了这事儿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他的位置不会变,最有可能上位的是唐淑芬,高邦才是最有可能成为综合组组长的人。

“行了行了,先不玩了。”李亚朋洗完牌,拉开椅子起身:“高邦,你不是说一会会有现场直播吗?那就看直播,我先去一趟厕所。”

说着,李亚朋起身就去了厕所。

去了厕所后,李亚朋立马掏出手机,给张帆发了一条短信。

与之同时,森豪休闲会所,3楼,318包房内。

女技师正在洗手间的浴缸内,给浴缸放水,调试水温啥的。

按流程,肯定得先来个帝王浴,然后才开始互诉衷肠,办正事的。

张帆浑身脱得仅剩个裤衩,躺在外边房间的床上,刷着自媒体啥的,打发时间。

就在这时——

“叮~”

伴随着一条短信的声音,张帆点开手机短信一看,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