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禁忌

顾漫很欣然就同意了。

等婚礼结束,宾客们离开后,顾东辰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了。

小玉去照顾他。

顾漫让人收拾了之后,把顾大刚找来了。

当着江南的面,顾漫对顾大刚说道:“等会儿,到家族那边去说清楚,还有我父母,我们当面对质,关于家族至宝的事情,你愿意吗。”

顾大刚见识过江南的厉害,也不敢反对,何况他实在是特别想回去。

“当然没问题了,我肯定配合的,都是一家人对不对。”

“很好,如果到时候,你再出尔反尔,那怎么办。”顾漫有些不放心。

“哎,怎么会呢,你想多了,我不是那种人,再说了,江先生的面,我哪儿敢乱搞。”

顾大刚说的是实话,虽然他心有不甘,但是,先前那一幕,他实在是怕了江南了。

大家准备了一番,随后去了顾家的家族。

回到了家族,顾大刚马上告诉其他人,江南是个狠角色,不可以怠慢了。

但是,顾老太太可不是那么想,似乎对江南的到来,十分不在意。

甚至,连房间门都没有出来。

顾漫当时就觉得奇怪,就问道,“奶奶没有出来吗,是有什么事吗。”

“她老人家,休息了,所以就算了,这位是江先生吧,请坐吧,喝茶。”

顾家派了人招待江南。

不光是喝茶聊天,甚至还大摆筵席,请他喝酒。

趁着这个机会,顾大刚悄悄的来到顾老太太屋里去了。

“大刚,你回来了。”

顾老太太眯着眼,表情凝重,正在看一张泛黄的照片。

“奶奶,你又在怀念爷爷呢?”顾大刚瞥了一眼,马上又低下头来。

他很清楚,奶奶对爷爷的感情,也不敢多问什么。

尤其是当年,爷爷顾佬,是如何死的,他更加不敢问。

家里人,把这件事,当成了禁忌。谁都不许随便提。

“听说,你失败了?”老太太小心翼翼的收了照片。

顾大刚马上哭着脸,可怜巴巴的说道:“奶奶,是我不好,我没做成你们交代的事,谁也没想到,顾漫那个小丫头,有江南那样的靠山啊,而且,我还差点死在那里了。”

顾老太太有些意外。

按道理,顾大刚带去的人,至少上百,声势浩大。

居然,这样就被摆平了。

看样子,这个江南,比想的还要厉害。

“你给我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顾老太太问。

顾大刚把事情来龙去脉讲了,还加上暗魂区那些人出现的事,然后心有余悸的说道:“奶奶,我得亏是命大啊,否则,你就见不到我了,以后,这家里谁来继承。”

顾老太太叹口气,越发对江南刮目相看了。

“照你这样说的话,江南不是个一般人物了?”

“可不是吗,绝对是特别厉害的,奶奶,要不然,您去见一下他,这样的人,顾漫可以巴结讨好,我们也一样能够拉拢,我是有个想法,如果跟江南搞好了关系,那么以后,对我们家族肯定帮助特别大吧。你想想看,能够调集那样的人马,是什么人物?绝对是大人物啊。”

顾老太太想了想,说道:“那也不一定,万一,他就是冲着我们家族的至宝来的呢?”

“奶奶,您是说金钥匙吗?不对吧,他手里就有金钥匙。”

顾大刚话音刚落,顾老太太脸色大变。

“你说什么,江南手里有一把金钥匙?”

“可不是吗,他给我看过了,不过奶奶,我想不明白的是,顾漫就是不承认,他们家拿走了金钥匙,这是为什么?”顾大刚挠挠头。

顾老太太若有所思,沉默了一会儿。

情绪变得有些激动,手颤抖了起来。

“有些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他们的确没有拿走金钥匙。”

“那你为什么,还要我去拿呢?”顾大刚很懊恼,这件事,可差点害惨了他。

“稍后我再解释,这样吧,我打算去见一下江南,你去通报一下其他人。”

顾老太太站起来身,马上有下人过来,给她整理一下衣着。

顾大刚一头雾水,也不知道老太太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不过他还是屁颠的跑到了客厅去,大声又兴奋的说道:“奶奶过来了,大家都静一静。”

顾家老小,全都停下来,非常的安静,全神贯注的看向门口。

不几分钟,顾老太太慢慢的来到了现场。

她拿着龙头拐杖,戴着老花镜,虽然步伐不稳,甚至有些驼背了,白发苍苍。

可是,她的气场,依然是非常的强大。

可想而知,在家族里,是德高望重的。

不过说到底,也是晚辈们抬爱尊敬。

因为老太太手里握着权力和财富等等,他们需要敬仰的东西。

“奶奶您慢点。”

顾大刚马上过去扶,论马屁和讨好的本事,家里一般人可比不过他。

“听说来了贵客,我一把老骨头了,就来这里看看,是这位吧?”

顾老太太看向了江南,扶了一下老花镜。

江南坐的端正,微微一笑,“您老可好,打扰了。”

“噢,年轻人,听说你来这里,是有很特别的事情?”顾老太太开门见山。

江南神情淡漠,“是的,看样子,您老也已经知道了大概,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顾老太太声音沙哑,“不必了,你想要的东西,我们家族没有,所以,江先生,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如果不嫌弃,我倒是可以陪你小酌一杯。来,倒酒,给江先生满上。”

顾大刚一听,坏了,马上说道:“奶奶,您哪儿还能喝酒,我来代替吧,江先生也不是外人。”

顾老太太一挥手,说道:“这件事,你可代替不了,顾漫,不如你来替我喝,怎么样?”

顾漫立刻过去,非常恭敬的接过了酒杯。

纵然,当年,她随着父母,一块被赶出去了,但是,她这个人心地善良,不会太记仇。

更何况,家族是她的根。

“奶奶,很久没来看过你,我就先干为敬了。”

顾漫刚要喝掉,却被江南拦住了。

顾老太太神色一变,说道:“江先生,是有什么话要说,不知道什么意思呢?”

江南淡然一笑,说道:“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你孙女顾漫曾经跟我去找过一个人,那人叫马狗,他有一个比阳珠,他告诉过我,你们家老爷子,因为一件东西,死于非命。恕我冒昧,还劳烦您老告知我,是不是因为金钥匙的事?”

此话一出,顾家上下很多人的表情都变了,特别的复杂,很多人都站起来,瞪大眼睛盯着江南。

气氛一下变得特别沉重了。

顾老太太浑身一抖,手里的拐杖滑落了,嘴唇哆嗦道,“你,你乱说什么,怎么会呢。”

江南却不依不饶,继续问道,“那么,难不成,是和神秘天仓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