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信件内容

“什么玩意!”

慕青挂断电话,同时朝池塘里吐了口痰。

池塘涌起一小圈涟漪,不少鱼儿被惊的四处逃窜。

她从始至终,就不该对这个家族抱有希望。

这个电话就不该接!

现在接完。

便是陷入沉郁之中,连修炼都无法静心。

但回神过来。

慕青却又是皱了皱秀眉。

女帝赦免她的罪状。

很可能是真事!

毕竟慕媛沭那个老女人,可不敢拿当朝女帝开玩笑。

“为什么就突然赦免罪状,难不成,是李家有皇族方面的关系?”

“那我就更不可能回去,李月能够上达天听,让女帝赦免罪状,目的是为了让我麻痹大意,把程素还给她。”

“可失去程素这一筹码,就能重新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慕青内心暗暗想着。

虽然拿一名男人做人质,实在不是一名女子汉应有的品德,但现在情况特殊,必须特事特办。

不过话说回来。

程素现在觉醒超能力,现在的自己完全打不赢对方,无法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倘若程素执意离开,她完全没有办法阻拦。

难呀!

慕青陷入纠结当中,一只手托着光洁的下巴,大脑混乱不堪。

程素刚才也是把全部对话都听在耳朵里。

同时。

他也有些猜不透事情的缘由,总感觉有更深层次的东西隐藏在下面。

“如果李月有皇室方面的关系,也不至于拖了两个多月才拿出来用吧?”

这个世界的女人体质强悍,基因优秀到爆表,只需要怀孕三个月,便能够生下孩子。

李月要是能上达天听,和皇室沾亲带故,那还恨不得早点用上这层关系?

否则时间拖长,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程素揉了揉眉毛,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感觉牛奶有些寒凉,于是用火系超能力给稍微加热了下。

他抿了口牛奶,味道却能品出一些不同寻常。

口感好了一丢丢,入口很绵柔。

但重点不是口感。

而是里面蕴含着一丝神秘物质。

第一口程素没尝出来。

直到第二口,程素才细品片刻,发现了与以往牛奶不同寻常的地方。

这个说不上来叫什么名字的“神秘物质”,竟然让他C级的幽冥火出现了一丝提升。

虽然提升程度微乎其微,几乎不可察觉,但程素内功修炼到圆满境界,对于身体的感知能力已经到达“见微知著”的水准。

哪怕一粒灰尘落在肌肤上,他也能感受的一清二楚。

“其实不止牛奶一种,包括其余肉类、蔬菜,也都开始蕴含这种神秘物质,只不过是蕴含量多与少的区别。”

程素把杯中牛奶一饮而尽。

又从冰箱里取出一个西红柿,擦了擦放到嘴里咬了一口。

汁水四溢,酸甜可口。

不愧为顶级食材,连生吃都别有风味。

同样的。

西红柿和牛奶蕴含的神秘物质,其总量并没有差别多少。

超能力再度涌动,出现肉眼不可察觉的精进。

程素有种预感。

这种能够强化超能力的神秘物质,极有可能是白皮书中记载的“灵气”。

受到灵气复苏的影响。

各种食材都开始附着有灵气,食用后能够增强普通人体质,促进提升超能力的水平。

但由于灵气刚出现不久,增幅效果貌似不太明显。

未来可以期待一下。

入夜。

新屋市。

某间五星酒店内。

“你们有什么资格,能够让我原谅慕青!原谅黑鹰组织?”

李月表情很愤怒,她面前站着两名大夏驻樱花国特使,都是把头低着,不敢和气场强盛的李月对视。

不多时。

门外再度走进来一名驻樱大使。

“李女士!有一封重要密信,是陛下亲笔所写,还请李女士过目。”

这名年龄稍长的驻樱大使,手中捧着一封加急派送的密信。

双手送到李月的面前。

李月收敛愤怒表情,给当朝女帝面子,眉目冷淡的从驻樱大使手中接过信件。

看到信件封口。

李月有些失神片刻。

她拆开信封之后,鼻翼微微抽吸。

能嗅到一股淡雅的香气,是一种描述不清的尊贵之感。

这封信的确是女帝亲启,因为拆开封口的瞬间,会有特殊香氛涌现,于三秒后才慢慢消散。

香氛无法作假,因为是南宫家独有的配方,给人一种尊贵典雅的味觉体验。

其香味稀释百倍之后,乃是大夏上流社会最喜爱的香水品种,深受广大男同胞的拥趸。

喷上御用香水,便是地位都不自觉提升一个层次。

只可惜。

南宫家生产的香水有限额,没有形成规模化,而今年的份额已经被预订一空。

否则的话。

李月真准备花费重金,买一瓶送给程素用用。

男生都比较爱打扮。

想来把皇家香水摆在程素面前,他大概率会喜欢,或许比直接送钱好使百倍。

空气中的香气消散。

李月目光落到信纸内容。

不出三分钟。

她便阅览完毕,把信纸重新装回信封之内。

“灵气复苏,凶兽入侵,一年后战争将起……”

李月面容肃穆起来,一双柳叶眉紧蹙,坐到沙发上微微沉吟。

若不是信纸内容乃是大夏女帝御笔所写,并且附带女帝印章。

李月实在不敢相信,竟然还会有凶兽入侵,全民征战的大事发生!

“一月之内,关闭国门;未回归者,永不接纳!”

这是第一条信息。

下面还有第二条。

却让慕青看完之后,心头郁闷难消,难以接受调停!

“慕青归还程素,代价是,让我不再追究对方责任,原谅对方,握手言和,回归大夏,共抗外敌!”

李月握紧拳头,指甲嵌入掌心之内,渗出斑斑血迹。

“难道程素就白白受辱了吗?他被慕青肆意折磨两个月,一定吃尽苦头!我不是程素,又凭什么能代表他去原谅慕青!”

御笔亲启的信件,直接被揉成一团。

几名驻樱大使抬了抬眸子,面色微变。

那可是女帝的亲笔信。

上边不小心划一道痕迹,那都是“大不敬”的行为。

而李月升起暴躁,却直接把信件给揉成纸团状。

吓人!

“李家主,家事不管闹得再大,那也比不上人族灭亡的灾难!”年长的驻樱大使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