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柳川樱雪

幽冥火突破到三S,代表寿命增加一百年。

相较于扣除一键满级消耗的六十年寿命。

程素这一回白嫖四十年。

很舒服!

酒店。

总统套房。

李月端坐在红色矮桌前,手里捧着一卷功法书册。

书册翻到一半的页数,上边满是繁体古文所记录的特殊信息,关于超能力锤炼的信息。

这是她从功法图书馆翻阅到的一本珍贵典籍。

末世将临。

她得到了倪元帅授予的功法查阅权限。

前阵子念力得到巨幅提升之后,李月便投入各种资料的过程中,希望能突破到更高境界。

好在功法图书馆也有超能力相关的记载,资料十分齐备。

她手中的这份册子,就是从功法图书馆下载复制而来。

咔。

忽然一声轻响,李月手上书册微微一颤。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合拢书册,站起身,走到卧室窗前。

自从灵气复苏后,她的念力便每日都在发生一种无法理解的细微变化。

“如果再多给我点时间,就好了……”李月叹了口气,望着窗外朦胧的淡淡白雾。

如果再多点时间,念力再多点,她完全可以直接找到程素所在的位置,而非同慕青妥协。

忽然一道白色光柱冲天而起。

李月念力延伸,能感受到白色光柱的炽热气息。

“是火系超能力,而且,声势有些浩荡,是突破到S级吗?”

李月面色微变,但很快恢复平静,不以为意。

随着灵气复苏,突破S级的人数会增多,她也很快要经历这种突破了。

但没多久。

白色光柱气势陡然暴涨。

“一连突破两个等级吗!也是够罕见,难道获得什么大机遇?”李月嘴唇微动,在自言自语,听不见她实际在说什么东西。

不多时。

“不对,她的突破还没有结束!”

这次,李月瞪大了眼睛,虽然两地相隔数十千米,她还是被那种气势震撼到了。

直到一个小时后。

光柱骤然散去。

李月静静站在窗前,似乎思索着什么,如今她已经到了双S境界,但同为双S,其中也有很大的强弱区分。

她在双S中属于顶尖层次。

只是仍然有人能压她一筹。

比如水系超能家族——秦家的天命之女,秦凤凰。

在天海财经大学就读大四。

但早早就成为双S级,水系超能力变异为“寒冰系”,不仅威力提升数倍,且带有冰冻的效果。

三年前,秦凤凰曾找上她切磋,两人不分胜负。

还有一个南宫杏。

武道与超能系双修。

其天赋世所罕见。

帝国顶端的超能者及武者,都可以说是她的老师。

连李月也向南宫杏传授过超能力运转方面的经验,谋取家族发展的资源。

还不止如此。

国库中的天材地宝,南宫杏予取予夺,可以随意享用最顶级的资源,以至于她的进境可以用“恐怖”二字形容。

李月虽然没有同南宫杏交手。

但想来拼死一搏的话,她胜算不会高。

“我如今境界已足够,还缺少的就是一个机会,便能够突破到三S。”

“未来形势险峻,想要保护小素和冰岚两个崽子,还需要多努力才行!”

李月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准备猎杀巨角鲸鱼,吸收它的雷电之力,以此淬炼精神念力。

既然大夏军方已经开始加速动作,那么她也该开始安排。

走到酒店顶楼的停机坪,李月登上直升机,自己一个人操纵,朝着海边方向飞去。

飞出酒店范围,穿过一片荒凉的戈壁滩。

十几分钟后。

直升机很快落在一处港口。

这里便是发生巨角鲸鱼袭击事件的地点。

有军队在巡逻。

但李月念力铺开,直接将她们全部催眠,不急不缓的越过防线。

行进很远的距离之后。

天已经蒙蒙亮。

一座只有十来平方的孤岛上。

一位穿着灰色长袍,低着头看不清面容的老人站在前。

看到李月落下,老人微微点头做打招呼。

老人身后背着一柄武士长剑,看着有些年头,剑柄是用白布包裹。

虽然年迈老矣,却依旧散发锐利的气息。

老人的身侧站着一名女子,和老人是同样的装束,年龄约莫三十左右。

这名女子容颜绝美,犹如天山雪莲,但气质冰冷刺骨,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你是……”

李月眉头微皱,和一老一小遥遥相望。

“你不认识我奶奶吗?”

年轻女子皱了皱眉,语气冰冰冷冷,气势也格外凌厉。

老人摇摇头,拉了拉年轻女子的衣领,示意她稍微和善一些。

“我叫柳川剑影,这位是我的孙女:柳川樱雪。她脾气暴躁了些,还请这位女士不要往心里去。”

老人语气和缓,做出自我介绍。

“柳川剑影?”

李月顿了两秒,忽然有些惊讶的打量老人,道:“你是樱花国的剑圣?柳川剑影?”

老人点点头,随即望向不远处的海面。

“它们要出来了,你也是为了它们的角而来的吧?”

李月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下来。

“你的气息太强,稍微收敛一下吧。”柳川剑影给了李月一个眼神,随即声音轻轻的道,“那些畜生智商很高,不是只会吃人的野兽,你带着双S气息而来,它们会不敢上来的。”

“好。”

李月点点头,很快收敛念力,变得与普通人并无二致。

“樱雪,这是你与凶兽的第一战,只需赢,不许败!”柳川剑影抬起苍老枯槁的手,轻拍孙女的脑后。

“嗯!”

柳川樱雪深呼吸一口气,握住剑柄,能看到她的葱指在轻轻颤抖。

这是她第一次与凶兽交战。

失败,就意味着死!

她面前站着的,看似和蔼的奶奶,是绝对不会救她的!

因为在这之前。

她的妹妹已经葬身鲸口。

“一个存在,就算再强大,当你的剑有所顾虑时,有所惊惧时,那便是你失败的开始!”柳川剑影声音淡淡道。

李月紧紧盯着海面。

不多时。

原本幽暗的海水,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湛蓝之色,能看到无数电弧在海中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