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假卡

“楚铭,你疯了!你知道这酒度数多高吗?”

李晴晴彻底慌了,本来她只是打算让楚铭过来给自己当挡箭牌而已,可谁能想得到,楚铭说话的时候连脑子都不过,别人给他下什么套,他就钻什么套。

楚铭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拍了拍李晴晴的肩膀,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几杯酒而已,我心里有数。”

说完,楚铭还冲着李晴晴笑了笑。

“你……算了,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李晴晴索性直接坐到角落里,气愤无比的看着楚铭。

而此时,楚铭已经将酒喝了小半圈,依然没见一点反应,就连一旁的万陆,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本来,他还打算看看楚铭的丑态,可楚铭现在这样子,哪里像是喝了一瓶烈酒的样子。

“酒倒是不错,就是量少了点。”

在场十几个人,每人一杯,算下来,仅仅楚铭一个人喝的,就有两瓶。要是换做万陆,早就已经神志不清了,而楚铭呢,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放下酒杯和酒瓶,楚铭坐回沙发上,对万陆问道:“还有什么规矩吗?”

“当然还有,这头一顿酒,得是新来的请。”

万陆冷笑着,看着楚铭。

在他看来,即便楚铭是跟着李乾龙混的,但也不见得会有多少钱。

楚铭的年纪太年轻了,在李乾龙手下没有混多久,能攒下多少?光是看着这一身装束就能知道,卡里的钱不一定能超得过五位数。

而这一桌子酒,光是楚铭刚才喝掉的那两瓶酒,都得三千多一瓶,更何况这包厢里开了不下十几瓶酒。

此时,白云间,经理办公室内。

白云间经理冯建宇刚刚接到李乾龙的电话,说有一个比张启明还要重要的大人物和李晴晴一起到了白云间,没有其余的信息,只说了,他姓楚。

其中意味自然不用多说,要让冯建宇好好招待楚铭,稍有怠慢,那可就不是说说而已了。

“快,给一号包厢送酒!八万八的那瓶红酒,去给那位楚先生送去!”

比张启明还要重要的大人物,冯建宇想不到,那得是什么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他能想到的,就是把店里最好的东西送给楚铭。

一号包厢内。

“不就是一顿酒吗,这是我家的店,用不着楚铭付钱!”

李晴晴再一次坐不住了,拦住楚铭。

万陆却是咧嘴笑了笑,表情里有些嘲弄的意味,向着楚铭问道:“楚哥,你不会打算哪晴晴当挡箭牌吧?虽说你是跟着李总做事的,但是,你毕竟不是他家里人。”

“是啊,靠晴晴的面子付账,肯定不行。”

楚铭也是点了点头,打了个响指,站在门口的服务员立马迎了上来。

楚铭拿出紫金卡,递到服务员手上,说道:“买单。”

“好的。”

服务员接过卡,刚打算离开,却被万陆突然叫住。

“等等!”

万陆走到服务员面前,从她手中拿过银行卡,仔细观察了一番。

刚才,他看到楚铭手中的那张卡时,就觉得眼熟。

“这是……紫金卡?”

在场的其他人不知道,但万陆毕竟也是个富家少爷,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紫金卡,整个上河市只有三张,能拿到的,只有张启明那个等级的大人物,而且,这三张的主人,整个上河市的上流圈子,人尽皆知。

显然,眼前这个楚铭,根本不在其中。

“没多大本事,虚荣心倒是不小。”

万陆将卡交还给服务员,对楚铭,也是越发看不起了。

如果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卡,万陆或许不会多说什么,但是,楚铭用一张紫金卡,未免太过招摇了些。

更何况,整个上河市,哪来的第四张紫金卡?

李晴晴一瞪眼,怒道:“万陆,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

万陆笑了笑,走到楚铭的身边,满脸嘲讽的说道:“他手里拿的那张紫金卡,整个上河市只有三张,晴晴,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那是紫金卡?”

李晴晴也有些蒙圈了。

这张卡,她同样听说过,只不过却从未亲眼见过。

整个上河市只有三张,能拿到的都是大人物,那么,楚铭手上的这一张,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这是一张假卡。

“你就看着吧,说不定,他连这顿酒都付不起!不过好在是这是你家里的店,要不然还要我们给他擦屁股!”

万陆这话一说完,旁边的人立马大笑起来。

一个个都等着看楚铭的笑话。

李晴晴看着楚铭,眼神之中有着些许不悦,还有愤怒,冰冷的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楚铭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真的假的,很重要吗?能付得起酒钱不就得了。”

“付得起酒钱,你知道这顿酒多少钱吗?五万!比你一年的吃穿用度都多!就算你能付得起,也要把老底都掏空了吧!”

楚铭没有再反驳万陆,只是静静的等着。

看楚铭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李晴晴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愤然起身,跺了跺脚后,咬着牙说道:“我去找冯叔说!”

她要去找冯建宇,楚铭是她叫出来的,要是出了事,她也不好和李乾龙交代。

哪怕是今天在这些人面前丢了面子,也都无所谓了。

但是,还不等李晴晴走到门口,包厢门却突然被人打开了,冯建宇亲自带着人,手里拿着楚铭的那一张紫金卡,身后还跟着一个拿着红酒的服务员。

只是简单看一眼,楚铭就认出了这酒,波尔多。

看样子还是限量款,楚铭对这些酒没有研究,所以,只能看出个大概。

“楚先生在吗?”

楚先生?

在场的这么多人之中,只有一个姓楚的,就是楚铭。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楚铭,眼中满是疑惑。

冯建宇可是李乾龙的心腹,怎么可能对李乾龙手下的一个年轻人这么客气,还叫楚先生?

楚铭笑了笑,起身说道:“我是楚铭。”

“楚先生,您好,鄙人冯建宇。”

冯建宇满脸堆笑的双手将紫金卡递出,心中暗自记下这个名字,楚铭。

冯建宇不认识楚铭,那就说明,楚铭在李乾龙的手下,绝对没有做多久。

那么,就是因为那张假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