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楚少爷

十几年前,楚铭母亲的死,一直让李天高心怀愧疚,毕竟,她一直是由李天高来医治的。

而这一场手术过后,李天高心里的石头才稍微放下了些。

“李老,我母亲的事,又不是您的责任,您就不要耿耿于怀了。”

本来,楚铭母亲的病情已经见好转了,如果不是楚家突然出了情况,他们母女二人被卷入其中的话,楚铭母亲应该早就已经痊愈了才是。

只不过,李天高一直把这件事当做心结,久久不能忘怀。

李天高深深的叹了口气,如释重负的说道:“这么多年了,我欠你的,也总算是稍微偿还了一些。”

现在,手术做完,接下来就只需要等着苏琳慢慢恢复了。

把苏琳推回病房,楚铭就一直守在病床旁边,昏昏欲睡。

苏琳才刚一清醒,就开始叫楚铭:“哥!”

楚铭顿时一个激灵,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看见苏琳醒了,这才松了口气。

楚铭没好气的说道:“你就这么叫你哥,吓着了怎么办啊!”

苏琳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往病房周围扫了一周之后,才有些疑惑的问道:“我那些同学呢?”

楚铭的脸色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刚才发生的一切,楚铭总不可能告诉苏琳,只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啊,可能是提前走了吧。”

楚铭说起瞎话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而且,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苏琳没有深究。

只不过,过了今天之后,那个叫白宏的,就不再是苏琳的同学了。

“哥,给我请个看护吧。”

苏琳突然说道。

楚铭不解:“嫌弃你哥了?”

“看你一天到晚这么忙,还要守在我身边,别把自己累垮了。”

刚才,楚铭坐在椅子上都能睡着,从早到晚,连轴转,根本没有时间休息。

苏琳当然也知道,楚铭好不容易解决了眼前的危机,事情肯定不少,每次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在医院陪她了。

在苏琳的再三要求之下,楚铭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还是同意请了个看护。

楚铭也终于有时间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次日。

上河市郊外,陈家别墅。

陈百合被抓的消息自然是已经传到了陈柏业的耳朵里,而且,还是李乾龙亲自派人送的消息。

陈柏业自然是大怒,指着陈康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你说说你,想的什么馊主意啊!那可是你的亲妹妹,让她去九龙阁找麻烦?那可是李乾龙,那是什么人物,你心里不清楚吗!”

对这个女儿,陈柏业可是宠爱有加,现在陈百合落到了李乾龙手里,陈柏业自然是怒不可遏。

陈康低着头,一言不发,老老实实挨骂。

本来,陈康以为,李乾龙最多是不给自己面子,就算陈百合去闹了一通,也不会被太过于为难,最多就是被赶出来,毕竟陈百合是陈家的人。

可谁能想到,李乾龙在已经知道了陈百合身份的情况下,还把她给抓了,甚至还专门派人给陈柏业送信。

陈柏业狠狠一排桌面,怒道:“这个李乾龙,是打定了心思要和我们死磕到底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给他面子了!”

既然,李乾龙愿意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弟,和他们死磕到底,那么陈柏业,也就没有必要处处忍让了。

陈柏业不想招惹李乾龙,但绝不代表着他怕李乾龙。

正相反的是,在硬实力上,陈柏业甚至还能隐隐压李乾龙一头。

“父亲,那个楚铭还说……”

“那小子还能说什么?”

“他说,只要周子豪把欠他的还清,这件事就此作罢,否则的话,他就要亲自登门。”

亲自登门?

如果是李乾龙来说这话,还能引起陈柏业的重视,但是,李乾龙的一个属下而已,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话?

现在,算算时间,如果真的要亲自登门的话,恐怕就是今天了。

两人正在谈话的时候,从别墅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爸!你女儿在外面受欺负了!你管不管!”

陈百合一路跑着进入别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在袖子上,一看见陈柏业,顿时哭的更凶了。

看见陈百合毫发无伤,陈柏业也总算是松了口气,至少李乾龙没敢把她怎么样。

“爸!九龙阁那帮人,把我关在屋子里好几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陈柏业一边亲自给陈百合抹着眼泪,一边嘴里还在骂着李乾龙。

“你自己跑出来的?”

陈康看着门外,沉默许久,才问道。

“他们送我回来的。”

李乾龙亲自开车送回来的,这就意味着,他们还真的亲自登门了。

陈康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门口一路人马走了进来,而为首的两个,一个是楚铭,另一个是李乾龙。

看见李乾龙,陈康并不感到奇怪,反而是楚铭,居然能和李乾龙并排走,这是陈康没有料到的。

“陈康,我说过会亲自登门,现在,我说到做到了。”

一进门,楚铭没有丝毫客气,直接坐到了陈柏业的对面。

看见楚铭这副嚣张的态度,陈康顿时怒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但是,陈康的话,却直接被楚铭无视了,他今天,是来找陈柏业的:“还是那句话,欠我的,现在统统还给我,这件事就算了结,否则的话,我不敢保证,陈氏集团等会儿还是不是你们的。”

楚铭充满威胁性的语言,在陈柏业听来,就像是个笑话。

夺走整个陈氏集团?

就算是李乾龙,都不敢说这句话。

陈柏业同样是无视了楚铭,反而是转眼看向李乾龙,冷笑道:“李乾龙,这就是你管教的属下?”

但紧接着,李乾龙所做的动作,却是让得陈柏业都大跌眼镜。

楚铭拿出一根烟,而李乾龙则在一边站着,护着火,亲自为楚铭点上。

“楚少爷。”

楚少爷!

能让李乾龙喊出这个称呼的,到底是什么身份?至少,在上河市,能使唤李乾龙的人,可不多!

但是,楚铭的所有资料,陈柏业都一手掌握了,一个福利院长大的孤儿而已,哪来的什么身份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