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陈家完了

“惹了不该惹的人?”

陈柏业的身体僵在原地,刚才所发生的这一切,难道真的都是因为楚铭?

陈柏业不敢相信,那个毫无背景的楚铭,居然真的是个大人物!

徐萌萌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走进别墅,将文件放到楚铭面前,微微欠身说道:“请您过目。”

楚铭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办事,我放心。”

张启明亲自安排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有纰漏?

现在,陈柏业已经没有退路可言,要么将陈家的基业拱手让人,再要么,就是张启明的一句话,那可就不仅仅只是破产而已了。

“这……徐,徐助理,您是不是搞错了?这件事,是我们陈家和李乾龙之间的恩怨,天鼎集团就没有必要插手了吧?”

徐萌萌冷声道:“陈家和李乾龙的死活,我不会管,但是,敢动楚少爷的心思,张总吩咐过,决不能留在上河市。”

楚少爷,又是楚少爷!

这个楚铭,到底是什么来路?

不管是资料,还是周子豪亲口所说的,楚铭都只是个毫无背景的孤儿,少爷这个称呼又是从何而来?

就算李乾龙能被楚铭骗得团团转,可张启明呢?

想到这里,陈柏业的的心就仿佛坠入了冰窖一般,不管楚铭的身份是真是假,现在,徐萌萌已经找上门了,陈家,已经完了!

“徐助理,这不可能的!这个楚铭和我是初中同学,他就是个孤儿,怎么可能会是豪门少爷呢?一定是弄错了,你们再仔细查查!”

周子豪满脸的惊恐,他怎么都不会料到,这个昔日里被自己逼得走投无路的楚铭,竟然会摇身一变,成了大人物。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在楚铭报复的这些人之中,最惨的,肯定就是周子豪了。

啪!

徐萌萌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打在了周子豪的脸上,这一巴掌,彻底把周子豪打懵了。

“再敢对楚少爷出言不逊,可就不是一巴掌的事情了!”

徐萌萌双眼毫无感情的盯着周子豪,顿时让周子豪一个激灵,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周子豪再多说一句,恐怕招呼他的,就不再只是一个巴掌了。

楚铭……楚铭!

这时候,除了楚铭之外,谁说都不管用了。

只要楚铭一句话,陈家、周子豪都能得救。

想到这里,周子豪竟是直接在楚铭的面前跪了下来,涕泗横流的哀求道:“楚铭,不,楚少爷!我狗眼不识泰山,您就饶了我这一回!您就饶了我,看在同学一场,这么多年的情分,没必要做的这么绝,你说是不是啊!不就是欠你的那七百万吗,我还就是了!”

“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你让我一无所有,你觉得,我还会给你翻身的机会?这么一条时不时就想要死自己的狗守在身边,我可是连睡都睡不着啊!”

楚铭冷笑着,弹掉了烟灰,缓缓起身。

他要做的,可还远远不止如此呢。

“我记得,你还想要我妹妹?”

楚铭的声音不大,语气也很平静,但是,在周子豪听来,就像是从地狱传来的一样。

他认识楚铭这么多年,对楚铭十分了解,周子豪清楚,对楚铭打骂,都不算什么,但如果事关苏琳,那么,这件事,就值得楚铭拼上性命!

“这……我,楚铭,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楚铭,不要!”

周子豪敢对楚铭的妹妹动心思,光是这一点,楚铭就不可能饶了他。

而且,一个一心只想着致自己于死地的人,楚铭绝无可能让他好好的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李乾龙,这个周子豪,该怎么处置,不用我多说了吧?”

“好嘞!”

李乾龙狞笑一声,抓着周子豪的胳膊,狠狠一拧。

咔嚓!

伴随着喀嚓声之后的,是一阵如同杀猪一般的嚎叫声,周子豪满头冷汗的捂着胳膊,在地上打滚。

李乾龙的这一个举动,就把陈家上下的所有人都镇住了,李乾龙是拳手出身,在场的所有人,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时候,谁敢出头,下场都不会好!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别在这儿动手。”

楚铭冷声道。

李乾龙点了点头,拖着周子豪的一条腿,直接将其扔到了自己的车上,驱车驶离。

周子豪的下场,可绝对不仅仅只是被卸掉一条胳膊而已,要么,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的痛苦,再要么,就是连明天的太阳都不可能见得到。

陈柏业的双眼呆滞无比,无神的望着前方,许久,才凄凉无比的挤出一丝苦笑。

陈家百年基业,就这么毁在了他的手上,而且,还是因为一个上门女婿!

这话传出去,都是个笑话!

只不过,现在的陈柏业,根本顾忌不上这些了,陈家,除了这几个人之外,再没有其他。

“今天就从这地方搬出去,这地方我还挺喜欢的,适合给我妹妹疗养。”

说完,楚铭便走出了别墅门,直接上了张启明的车。

而徐萌萌则是紧随其后,抱着文件夹,直接上了驾驶座。

“麻烦送我去医院吧。”

“好的。”

楚铭只是看着窗外。

徐萌萌的眼神在楚铭的的身上停留了很久,她见过不少富家少爷,纨绔有不少,精英也有不少,但是像楚铭这样的,却是很少。

徐萌萌只觉得,这个楚铭,和别人似乎不太一样。

“开车啊,你在等什么。”

“哦,不好意思。”

一丝失神之后,徐萌萌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这才发动车子。

这么大的一间别墅里,只剩下陈柏业和陈康兄妹二人。

陈柏业和陈康两人无力的瘫在沙发上,眼中竟是绝望。

“爸,哥!现在我们怎么办?就真的把我们的家产这么拱手让给他?”

“那还能怎么办?那是张启明,是天鼎集团!他的一句话,能要了我们的性命!这点家财,和你我的性命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放下这些财产,保住一条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这辈子,陈柏业恐怕都不可能再翻身了,楚铭的背景,根本不是陈柏业能够想象的!

“陈家,彻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