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烈马

紧接着,刘瑶琴也坐不住了,高跟鞋在地上发出一连串咔嗒的声音,脚步还很急促。

刘瑶琴一路小跑着,跑到徐萌萌面前,用充满谄媚的语气说道:“徐助理,这个人来公司闹事,还说是张总的朋友,我们正要把他赶出去呢!”

徐萌萌是张启明的助理,在天鼎集团的地位不低,像是刘瑶琴这样的小人物,一个个都巴不得能好好巴结她。

旁人都能看得出来,刘瑶琴这副殷勤的模样,无非就是在邀功。

说完,刘瑶琴还不忘催促着两个保安,不耐烦地说道:“还不快点儿,把他弄出去!”

“慢着!”

徐萌萌的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楚铭,虽然楚铭的脑袋按得很低,看不到脸,但是看这身影,徐萌萌敢确定,自己绝对认识。

楚铭终于抬起头,冲着徐萌萌莫名一笑:“徐助理,这就是你们公司的待客之道吗?”

“楚……楚先生?”

徐萌萌的反应很快,没有将少爷两个字说出来。

谁能想到,楚家的继承人,张启明未来的老板,居然会在自己的地盘,被几个人按在了这里!

徐萌萌顿时大怒,冷声道:“把人放开,这是张总的客人!”

说完,徐萌萌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深深给楚铭鞠了一躬,说道:“楚先生,这件事是我们不对,请您原谅。”

徐萌萌突然这副态度,所有人都是愣住了,谁能想到,以徐萌萌的身份,都要对楚铭这么低声下气的道歉?

“这……”

刘瑶琴慌了,楚先生?能被徐萌萌都称作先生的人,那得是什么样的大人物!最重要的是,这个年轻人,居然真的是张启明的客人!

不可能,肯定搞错了!

就他这身打扮,就是个穷屌丝,肯定是徐助理搞错了!

刘瑶琴尴尬地笑了两声,指着楚铭说道:“这个,徐助理,你看是不是搞错了?就他这身打扮,也不像是张总的客人呀!”

啪!

徐萌萌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甩在刘瑶琴的脸上。

这一巴掌,可把刘瑶琴打懵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徐萌萌的话就再次传入了她的耳中。

“收拾东西去财务把工资结了吧,你被开除了。”

这句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落在了刘瑶琴的心里。

刘瑶琴竟然是直接跪在了地上,抱着徐萌萌的腿,涕泗横流:“徐助理,徐助理!我错了,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徐助理,您再给我个机会!”

徐萌萌的语气依旧冰冷:“天鼎集团,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而且你得罪的人又不是我,是楚先生。”

一句话,就将生杀大权交到了楚铭的手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楚铭的身上,等着楚铭说话。

“楚先生?”

刘瑶琴同样看向楚铭,现在,决定她能不能留在天鼎集团的不是别人,正是楚铭。

刘瑶琴又是用膝盖在地上蹭了一路,到了楚铭的脚下,苦苦哀求道:“楚先生,您饶了我这回!我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真的,真的需要这份工作啊!”

楚铭却是冷笑一声,说道:“这样的人,留在贵公司,也只会丢脸吧?”

刘瑶琴彻底懵了,无力的跪在地上,双眼无神。

楚铭的一句话,就给她判了死刑,天鼎集团,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

“还愣着干什么,不上班了?”

围观的所有人立马四散开来,好像无事发生一样。

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楚铭这才跟着徐萌萌上了电梯,直通顶楼。

电梯上,楚铭开口问道:“徐助理,你这一趟,不会是专门下来接我的吧?”

徐萌萌没有否认,而是直接说道:“张总说你今天一早会来,算算时间,大概也是这个时候。”

好吧。

楚铭耸了耸肩,没有再多话,静静的等着电梯上楼。

天鼎集团足足有三十六层高,而张启明作为天鼎集团的最高决策者,办公室也在最顶楼。

徐萌萌敲门之后,得到张启明的允许,两人才进入其中。

张启明的办公室很大,看起来十分空旷,巨大的落地窗,能够看到大半个上河市的风景。

楚铭进入办公室后,张启明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副恭敬无比的态度。

而楚铭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百无聊赖的开始四处张望起来。

张启明走到楚铭身边,试探性的问道:“楚少爷,听说您要新开一家公司?”

“是啊,怎么了?”

张启明只是点了点头,楚铭的想法,他大概能猜到不少。

既然楚霄汉能找到楚铭,那么就代表楚家的其他人也能找到楚铭,即便他们的动作没有那么快。

都到这时候了,如果楚铭什么都不做,反而会显得很蹊跷,总要在台面上摆出一些东西才是。

显然,楚铭要新办的这家公司,就是他摆到台面上,给楚家那些人看的。

“听李乾龙说,你要给我安排人手?”

面对楚铭的目光,张启明心里不知为何,居然稍微慌了一下,但紧接着,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张启明解释道:“楚少爷放心,这些人都是我自己培养的,不管是能力还是忠心,都绝对可靠。”

每个人都会有小心思,更何况,是张启明这样的人物。

张启明,这是在表自己的忠心,他不一定忠心于楚家,但是,绝对忠心于楚霄汉和楚铭。

他虽然听命于楚家,但是,并不代表不会在暗地里经营自己的势力。对此,楚铭也不会多问,至少张启明愿意将这张底牌在楚铭面前翻开,足见其忠心。

“说了这么多,人呢?”

张启明有些尴尬地答道:“楚少爷稍等,人马上就到。”

说话间,办公室的门就被再次敲开,进来的是个年纪和楚铭差不多的年轻人,西装革履,看来是精心打扮过一番。

张启明在一旁介绍道:“楚少爷,这就是我给您准备好的人,孔岳。”

孔岳,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整个上河市,除开那些直接继承家业的世家子弟不谈,单论资产和公司规模,年轻人里面,没有哪一个能超得过眼前这位。

二十多岁坐拥上亿资产,虽然,这和张启明背后的扶持有着不小的关系,但是,也可见其能力的不凡。

孔岳走到楚铭的面前,并没有表现得过分拘谨,只是冲着楚铭点了点头,喊道:“楚少爷。”

这是匹良驹,但同样,也是一匹烈马。

哪怕是张启明已经将孔岳交到了楚铭的手上,但能不能驯服,还是要看楚铭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