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闹事的

半个月后。

这段时间里,楚铭将公司的大小事务全权交由孔岳处理。

半个月的时间,公司也总算是办了起来,开始一点点步入正轨。

而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那个以前每天都会去找苏琳的小子似乎也老实了,自从上次要了钱之后,就再也没有找过苏琳。

不管是徐晓丽,还是李乾龙,两边都没有一点消息。

估计是察觉到了什么,这才稍微老实了一点,所以这件事,楚铭也没有太过留意,一直到苏琳出院。

在苏琳的强烈要求下,楚铭没有带着苏琳去原来陈家的那一栋别墅,而是回到了原来的房子里。

这房子是楚铭几年前买下来的,只有几十平米,房子有些陈旧,不过仔细收拾之后,也还算整洁。

之前因为抵债,楚铭将这套房子给卖了,手头宽裕后,才又重新买了回来。

回到家里后,苏琳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如果不是腿脚不方便动,这时候恐怕都该兴奋的满地跑了。

看着苏琳这副模样,楚铭也总算是松了口气,围着这丫头转了这么久,现在总算是能稍微缓一缓了。

“再过两天我就去给你办复学手续,看你在家里也坐不住,还不如把你送到学校去!”

苏琳性子活泼,总是闷在一个地方,用不了多久就会厌了。

所以,与其让她在家里呆着,还不如把她送回学校。

苏琳想了想,开口说道:“那你要每天来接我!”

楚铭轻轻捏了一下苏琳的鼻子,宠溺的说道:“那是必须的!”

在这时候,楚铭的手机突然响了。

这是孔岳打来的,按他的习惯,每天都会汇报进度,楚铭也早就已经习惯了。

接通电话后,孔岳就开始汇报他的日程:“楚总,到今天为止,公司的大小事务已经基本完成。还有,以前和我有过合作的其他公司,该整理的我也已经整理好了。”

“我知道了,明天我过去看就是。”

孔岳原来的公司,苦心经营了许久,在这基础上建立起的人脉以及和其他公司的合作,都是不可多得的资源。

光是这些,就有不小的价值。

整理这些关系,孔岳足足花了三天时间,该继续合作的就继续合作,该终止的就终止。

紧接着,孔岳又说道:“还有一件事。”

“还有什么事?”

“今天公司来了人,是秦家的人来闹事,还点名说要找你。”

秦恒的消息倒是灵通,这才几天时间,就查到了楚铭这里。

只不过,这家伙看来是连楚铭的底细都没有摸清楚,就敢来这里找事。

楚铭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胆子大,还是蠢!

如果放在几个月以前,秦家,的确是个庞然大物,但是对于现在的楚铭来说,想要对付他们,轻而易举!

甚至,不需要动用李乾龙和张启明的力量,靠楚铭自己,就能让整个秦家消失在上河市。

“明天我一整天都待在公司,看看他们能怎么闹!”

一个秦恒而已,能翻出什么浪?

秦恒这家伙的婚期已经近了,看来,这家伙是打算让他的婚礼都办的不安生啊!

一看见楚铭摆出这副严肃的表情,苏琳好不容易有了点笑意的脸上,又悄悄瘪起了嘴。

苏琳那点小心思,楚铭又怎么会猜不到,明天在公司待一天,把苏琳自己一个人丢在家里,还不如在医院呢。

挂断电话后,楚铭立马又恢复了笑脸,陪着笑脸哄苏琳。

次日一早,楚铭就开车到了公司。

“楚总好。”

此时已经到了上班时间,楚铭到公司时,就能时不时的遇到员工,向自己打招呼,楚铭也一个个点头回应。

虽然以前楚铭也开过公司,但是被这么称呼还是头一回,多少有些不适应。

只不过,这些人看楚铭的眼神,却有些不对劲。

甚至,还有人在背地里悄悄议论楚铭。

“昨天来闹事的那些人,就是来找楚总的。”

“楚总怎么会得罪那些人?”

“听说是因为楚总的前女友,和这件事有点关系,谁知道呢。”

这些话,自然是都传到了楚铭的耳朵里,越说越不对劲,偏偏这些流言还都是真的。

“咳咳!”

楚铭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议论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老老实实工作。

没有过多停留,楚铭直接到了孔岳的办公室,推门而入。

此时,孔岳的办公室里,可不止孔岳一个人,还有几个纹着花臂,染发烫头的混混。

不用说楚铭也知道,这几个就是秦恒找来的人。

一看见楚铭,孔岳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叫道:“楚总。”

正主一来,几个混混立马一个个转过头,将目光聚集在楚铭的身上。

领头的大花臂站起身,走到楚铭的面前,冷哼一声,问道:“你是这公司的老板?”

“是我。”

楚铭面色平静,只是平淡的答道。

紧接着,楚铭又问道:“听说,你们最近天天在我这儿闹事,秦恒你们来的?”

这么无聊的把戏,对付孔岳或许有点用处,但是,要说对付楚铭,还是差了点。

毕竟,这几个混混现在做的事情,楚铭早些年可没少见过。

花臂没有回答楚铭的话,而是一咧嘴,怒道:“这你管不着,老子就是看你这破公司不顺眼!”

孔岳走到楚铭身边,小声说道:“这几个家伙昨天砸了不少东西,还吓走了几个客户,虽然损失不大,但是天天这么闹的话,迟早要出事。”

楚铭只是淡淡的答道:“我知道了。”

关上门,楚铭坐到刚才孔岳坐的位子上,翘起二郎腿,看着眼前的几个混混,问道:“秦恒给你们多少钱?你们替他这么卖命。”

几个混混面面相觑,显然是没想到楚铭会来这么一手,既然话都挑明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带头的花臂冲着楚铭嚷嚷道:“我们几个本来就是个秦少爷卖命的,多少钱也用不着和你说!”

“给秦恒卖命的?”

听到这话,楚铭就笑了,但是,这笑容,却让人看得一哆嗦。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自己送上门来,你们觉得,我会让你们完完整整的走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