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你这条命都是我的

“大哥,您怎么跪下了?”

看到段正此举,花臂顿时被吓了一跳,他跟着段正这么多年,除了李乾龙,也没听说段正向谁下跪过。

但是,现在就在花臂的面前,段正居然跪在了楚铭的面前!

花臂连忙上前,要把段正扶起来,但是却被段正一把推开。

同时,段正还怒骂道:“给我闭嘴!滚过来,给老子给楚先生跪下!”

花臂彻底懵了,到现在,他仍然想不通。

“大哥,我们可是收了秦少爷的钱,来砸场子的……”

“砸场子!还砸个屁,你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秦恒算是个什么东西,老子告诉你,得罪了楚先生,我们都得玩完!”

说着,段正在楚铭面前,又是磕头又是给自己扇巴掌。

起初段正的想法和花臂一样,只觉得楚铭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是,随着九龙阁之中关于楚铭的流言越来越多,段正就越是明白,眼前的楚铭,绝对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楚铭一句话,能让李乾龙拼上所有家底去和陈家死磕,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段正胆寒!

和这种人作对,他段正,没有这个胆子!

楚铭摁灭手里的烟头,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满是玩味的看着段正,笑道:“看来端了这么久的盘子,你多少还是涨了点记性。”

这件事是段正最不愿意提及的,但是,从楚铭嘴里说出来,他却是连一点气都生不起来。

段正能做的,也只有满脸尴尬和惶恐的给楚铭赔笑。

“那……那是肯定,以前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楚先生,都是我不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属下没长眼睛,您就高抬贵手放了他吧。”

花臂越看越觉得气愤,再次在一旁插嘴道:“大哥,您和他废话什么,咱们砸了这公司,去领赏钱,这事不就了结了吗!”

说话间,还随手锤了一下办公室的玻璃门。

剥离破碎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是一惊,楚铭眉头微皱,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段正更是被吓了一跳,随后面容扭曲,猛地起身回过头,一巴掌甩在花臂脸上。

这一巴掌,可是彻底把花臂给打傻了。

还不等花臂反应过来,段正随手就从身边的小弟手上抄了根棍子,高高举起,怒吼道:“老子今天就废了你这个没眼色的东西!”

“慢着!别再我这儿见血!”

楚铭冷声道。

段正拿着铁棍的手戛然而止,一脚踢在花臂的腿上,再次吼道:“跪下,给楚先生道歉!”

花臂一阵吃痛,一个没站稳,跪在地上,但却迟迟没有开口。

“老子让你道歉!”

紧接着,段正又是一巴掌,怒骂道:“给楚先生道歉!”

花臂就算是有万般不愿,但是段正在一旁逼着,他也不得不道歉。

咬着牙犹豫了许久,花臂终于开口说道:“楚先生,对不起!”

完事之后,段正还不解气,对着花臂又是踢了两脚。

紧接着,段正立马又变成了那副满脸谄媚的笑容,搓着手,向楚铭问道:“楚先生,您说这件事,李总那边……”

只要不告诉李乾龙,什么都好说。

仅仅是上次,段正就因为楚铭的事,从一人之下,变成了个服务员。

要是这次再因为楚铭的事被李乾龙知道了,恐怕段正的半条命都要交代了。

所以,他不敢让李乾龙知道。

“不想让李乾龙知道?”

楚铭冷笑:“好啊!不过,你这条命……”

段正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连连点头,满嘴答应道:“以后楚先生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

段正不是傻子,这时候,他只能答应楚铭。

而且,楚铭开口向李乾龙要人,李乾龙不敢多说一个字。

跟着楚铭,单说前途,可不比跟着李乾龙要差。

楚铭突然笑了,并没有回答段正的话,而是将目光转而看向了一旁的花臂。

而段正的目光也随着楚铭一起,看向了花臂。

被两人这么盯着,花臂顿时一个哆嗦,结结巴巴的问道:“大……大哥,您这是要?”

“该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了吧?”

楚铭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一件事,给自己树威。

如果有一天段正敢在私下里搞什么小动作,那下场,自然不用多说。

段正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答应道:“我这就去办!”

说完,段正就起身,一招手,招呼着手下人将花臂和他带来的两个混混一并拖了下去。

在花臂的惨叫声中,十几个魁梧汉子拖着几个人,出了楚铭公司的门。

此时,办公室内外,所有公司的职员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自己的这个老板,到底是什么来路?在这些人之中,听说过段正大名的人不在少数,那可是李乾龙身边的人,能让他下跪道歉的,那至少得是和李乾龙一个等级的人!

“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谁敢说出去半个字,那几个混混就是你们的下场。”

楚铭不带丝毫感情的说出这句话。

一众职员都是连连点头,随后纷纷散去,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继续工作。

现在,最惊讶的不是别人,正是孔岳。

本来孔岳以为,楚铭也仅仅只是认识张启明而已,那些混混和楚铭,根本不该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换句话说,以楚铭的身份,根本不可能接触到段正那类人。

可谁能想到,段正在楚铭面前,居然老实的像条狗一样!

自己的这个老板,身上的秘密可不少。

“楚总,出了这件事,我们和秦家的关系,恐怕就没有那么好缓和了。”

孔岳有些担心的在一旁小声提醒道。

楚铭却是笑了笑,反问道:“怎么,你再上河市打拼了这么多年,做起事来还这么畏首畏尾的?”

被楚铭这么一问,孔岳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心中立即明了了。

整个上河市,恐怕还没有哪个人能让楚铭害怕的!

一个秦家而已,比起之前的孔岳来说,是要强了不少,但是,和楚铭比起来,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哪怕是没有张启明和李乾龙,单单凭借现在的楚铭自己,想要搬到一个秦家,也并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