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找上门了

“哥,钱!”

两人才刚一回到家里,苏琳就伸手问楚铭要钱。

“不是才给过你吗?”

楚铭问归问,但手还是老老实实摸到了钱包上。

按之前说好的,五千块,从每个月的生活费里扣掉。

“一千五,扣你五百!”

钱放到苏琳的手中,但是,苏琳却依旧苦着一副脸。

“还不够?”

“多给点!”

苏琳连忙收起那一沓红票,又伸出手,继续问楚铭要钱。

楚铭无奈,问道:“这几天都是我陪你去上学,你吃的喝的都是我给你买,哪用得着花钱?再要,就把那一千二也还给我!”

“不给就不给,小气鬼!”

苏琳噘着嘴,白了楚铭一眼,虽然不满,但也没敢继续开口要钱。

楚铭则是有些头疼,自己给的钱也不少了,绝对够苏琳花销,更何况苏琳现在也没有花钱的地方。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一天到晚往医院跑的小子了。

楚铭突然问道:“等会儿,这钱拿来干什么的?”

“当然是吃喝玩乐!”

苏琳理直气壮的答道。

看来,上次微信转账是转错了,这下倒好,连面都不用见,直接就把钱转到别人号上了。

只不过,这一次,楚铭非要抓到这小子不可。

楚铭佯怒道:“不告诉我就算了,下个月扣你一千!”

但是,这话显然是吓不住苏琳,冲着楚铭吐了下舌头,分毫不让的说道:“扣就扣!”

出了家门之后,楚铭就给李乾龙打了电话,让他继续派人盯着。

随后楚铭就前往了公司。

这时候,公司已经有人在等他了,是金萍和秦恒。

上次派花臂来闹事,没有得逞,这次是要亲自来找麻烦了?

楚铭只觉得可笑,理了理衣领,随后走进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除了这两人之外,就只有孔岳了,正襟危坐在秦恒对面,神色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秦恒这么一个纨绔少爷,以孔岳的身价,根本不需要害怕他。

“呵呵,不过就是这几年赚了几个钱,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这话是秦恒对孔岳说的。

孔岳的确有本事,但是,单单有钱,在一个经营了几十年的家族面前,显然还不够看。

所以,在秦恒的眼里,孔岳有的,也仅仅只是钱了。

孔岳却是依旧没有表现出丝毫怒意,毫不留情的回击道:“秦家这几年的衰弱不是没有理由的,年轻人都成了这样,再过几年,恐怕连家底都要赔光。”

被孔岳这么一说,秦恒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孔岳说的都是事实,秦家,早就已经大不如前了。

而这,也正是秦家最大的痛处。

秦恒冷眼盯着孔岳,怒道:“有本事的,你就再说一遍!”

“我要是你,绝对不会再像现在这样继续花天酒地,趁着这时候,秦家能挽救就挽救一下,挽救不了的话,不如老老实实学点手艺,省得以后连饭都吃不上。”

“你找死!”

被孔岳这么羞辱,以秦恒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忍受得了,站起身就想动手。

只不过,还没等他如何,楚铭就已经推门进入办公室之中。

“你们两个找我?”

看见楚铭,孔岳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刚要开口,却收到了楚铭的眼神,这才没有把楚总两个字叫出来。

正主来了,秦恒自然没有必要在和孔岳废话,立马又恢复了情绪,满脸笑意的看着楚铭。

“和你说一下,半个月后我就会和金萍结婚了,今天来这儿,就是给你送个请帖,记得一定要来,还是那句话,饭菜管够!”

秦恒走到楚铭面前,拍了拍楚铭的肩膀,将一张请帖拿了出来。

楚铭则是同样报以微笑,答道:“放心,肯定到。”

但是,说完之后,秦恒却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的帐,还没有算完。

上次,他让段正派人来这儿捣乱,结果花了十几万,却是打了水漂。

段正只是几位不耐烦的给秦恒了个答复,说不干了,至于具体原因,却是连半个字都不愿意透露。

本来秦恒还以为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看到孔岳,多少也明白了。

站在窗前,秦恒笑道:“我还以为,你是又打算东山再起,搞了半天,原来是因为找了个大老板。孔岳是厉害,整个上河市圈子传遍了,张启明的高徒,这几年出来自立门户。看来,你这条狗,倒也挺会挑主人的。”

秦恒语气中的讥讽没有丝毫隐瞒,在他看来,楚铭也仅仅只是运气好,找了孔岳这个大老板而已。

但是,在别人看来,孔岳确实厉害,但对秦家来说,也不过如此。

师从张启明又如何,现在孔岳已经自立门户了,那么,以张启明的性子,就不会再管他的死活。

楚铭也没打算解释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

孔岳眼神示意了楚铭一下,楚铭却只是笑了笑,使了个眼色,孔岳则是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楚铭是我的合伙人,你要是继续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就让人请你出去了。”

合伙人?

秦恒嗤笑一声,问道:“一个身无分文的家伙,和他合伙?你逗小孩玩呢?”

“奉劝你一句,趁早把这家伙弄出你的公司,否则的话,秦家有多厉害,我想你应该清楚。”

赤裸裸的威胁!

秦恒别的没有,但是,单论背景,大了孔岳不知道多少。

只不过,他还是料错了。

“好啊,那我等着。”

孔岳报以冷笑。

秦恒和孔岳对视一眼,没有再多言,拉着金萍走到办公室门口。

“天穹?我就让你看看,本少爷非要把你这天窟窿捅破不可!”

随后,孔岳就拉着金萍离开了。

两人离开之后,孔岳和楚铭对视一眼。

“楚总,秦家不好对付。”

秦家不好对付,楚铭当然知道,只不过哪也得看看,秦家将要面对的人是谁!

就在今天早上,楚铭又收到了入账短信,这个月的钱,已经到账了。

哪怕是光靠钱砸,都能砸死秦家!

楚铭冷笑道:“钱的事你不用担心,既然他想玩,我就和他玩玩,放开手脚干一场就是了。我倒要看看,他一个秦家,能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