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

“她的事等会儿再说,来来来,我们先喝两杯。”

田百庆一脸色相的看着张秋蓉,拉着她的胳膊就往里走。

坐到沙发上后,田百庆二话没说,就给张秋蓉倒了一杯酒,并咧着嘴笑道:“来来来,张老师,咱们先喝一杯。”

张秋蓉连忙拒绝道:“不了,我不会喝酒,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张秋蓉的神色明显有些不自然,双手推开了田百庆手里的酒杯,连连摇头。

劝酒被拒,田百庆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高兴,脸上的笑意依旧。

“既然张老师不给我这个面子,那我也不好强求了,今天请张老师来这里,除了我女儿的事之外,主要是,我本人也想和张老师交个朋友。”

看着田百庆这副模样,张秋蓉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脸上扯出一丝笑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田百庆没有在意张秋蓉的异常,自己喝了一口酒,又长出了一口气。

“我女儿的事呢,其实也不用在意,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田百庆和学校里有些关系,一个处分而已,想要抹掉的话,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张秋蓉起身说道:“既然没什么事,那我还是走吧。”

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对的张秋蓉,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

但是还没等走出两步,手就被田百庆给拉住了。

“张老师,我就想和你交个朋友,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张秋蓉继续拒绝道:“我还有事,就不在这儿陪您了。”

张秋蓉一再拒绝,但是,田百庆却依然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是冷笑道:“张老师你可要想清楚了,我在学校里多少还是有些关系的,只要你答应今晚在这里陪我,我保证,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升职。”

田百庆的话已经很露骨了,甚至没有丝毫掩盖的意思。

而且,田百庆的意思,只要从了他,那么张秋蓉的好处,就大大的有。但如果不从,那么田百庆也能让她在学校里待不下去!

看着田百庆那副色眯眯的样子,张秋蓉心里就一阵恶寒,用力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去,但是以她的力气,哪里能从田百庆手中挣脱。

田百庆的手臂稍一用力,张秋蓉就被他拽的回到了沙发上。

“你想干什么?”

“嘿嘿,我想做什么?”

田百庆歪嘴一笑,道:“张老师,我喜欢你很久了,今天只要你留在这儿陪我,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说话间,田百庆的手已经极不老实的伸向了张秋蓉。

啪!

忍无可忍的张秋蓉甩手就是一巴掌,怒喝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被打了这一巴掌,田百庆瞬间也来了脾气,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怒吼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非要我用强的!”

说完,田百庆高高抬起自己的手掌,想要对张秋蓉动手。

但是下一刻,却突然从门口传来一声巨响,包厢门被踹开了。

自己的好事被打断,田百庆的怒视着门口,冲着门口的人吼道:“他娘的,谁啊!”

楚铭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冲进房间内,还没等到田百庆反应过来,就一拳头招呼在了他的鼻子上。

田百庆一声惨叫,感受到一股热流顺着鼻腔流下,田百庆这才用双手捂住自己的鼻子。

张秋蓉同样是惊叫一声,捂着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

紧接着,楚铭就拉着张秋蓉的手,直接跑出了白云间。

白云间里头都是自己的人,所以楚铭也不担心田百庆会追过来,那边,冯建宇会安排好。

直到这时候,张秋蓉才反应过来,刚才在包厢里帮自己的人是楚铭。

张秋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谢谢你。”

楚铭却是笑道:“没事,如果不是因为我妹妹,你也不会惹上他,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呢。”

“不过你怎么知道,在那个包厢里等我的就是田白露的父亲?”

“这个……”

楚铭挠了挠头,总不可能说是冯建宇告诉自己的。

稍加思索之后,楚铭才说道:“刚才我来的时候,就看见田百庆进去了,以前我做生意的时候,和他见过几次,所以有点印象。”

张秋蓉也没有怀疑,只是点了点头。

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张秋蓉就要道别了:“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楚铭提议道:“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说着,楚铭还特地指了指自己的车。

张秋蓉顺着楚铭的手指看了过去,那地方只停了一辆大G,不用说,那就是楚铭的车了。

再看楚铭时,张秋蓉的眼神就有些诧异了。她对楚铭的情况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他破了产,还欠了不少钱,之前差点连苏琳的手术费都付不起,但是,这豪车又是怎么一回事?

对张秋蓉的疑惑,楚铭自然也是能看得出来,笑着解释道:“这车是我跟的老板给我配的,我自己的车早就卖了。”

公司配车,出手就是大G,这老板倒是够豪气的。

不过,张秋蓉也没有多说,只是笑着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两人上了车,楚铭顺着张秋蓉指的路,一路到了一个小区门口。

这小区内虽然不是别墅,但在上河市,也算得上高档了,一般人根本住不起。

看样子,张秋蓉的的家庭条件倒是也不错。

张秋蓉到了小区门口之后,也没有请楚铭上楼,只是简单地和他道了别。

而楚铭自然也没有这么厚脸皮的跟进去,掉头之后也就自己离开了。

张秋蓉见楚铭离开之后,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叔叔,我能跟你打听个人吗?那个,楚铭,您知道吗?”

听到楚铭这个名字,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变得有些不自然,反问道:“你打听他干什么?”

“没事,他今天帮了我的忙,所以想了解一下这个人。”

“只是这样的话,他帮了你的忙,你道谢就是了。这个人,你还是离他远点的好。”

“为什么?”

张秋蓉不解。

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有些严厉起来:“知道的太多,对你也没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