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阿离,不要成魔

向晚一路冲到中心黑洞。

“阿离!”

一道黑色的风从黑洞中涌了出来。

“阿离。”向晚看着一身黑色的君陌离,胸口痛的厉害。

君陌离看着向晚,眸光凝注,之后,猛地伸手把向晚拥进怀里。

“阿离……”向晚手落在君陌离的腰间,他现在周身冷的厉害,比冰更刺骨。

“阿离?”向晚唤了几声君陌离都不应声,她想抬头看看君陌离,却被君陌离紧紧的扣在怀里。

君陌离不断的收紧怀抱。

向晚吃痛,开始轻微的挣扎,“阿离,很痛。”

君陌离没再增加力度,也没松开向晚。

向晚眉心轻蹙,正要开口,直接被君陌离带着飞下山。

众妖看见君陌离和向晚一起下山,纷纷跪地行礼,“王……”

树王和竹管事看清楚君陌离此时的模样,皆是一惊,“王!”

君陌离淡漠的看了众妖一眼,带着向晚直接消失,落在百花宫。

“阿离。”向晚叫君陌离,君陌离仍旧是不理她,直接带着她进了房间。

“阿离。”向晚惊愕的看着直接把自己抱上床的君陌离,双手撑在他的胸口位置。

君陌离伏在向晚身上,眸光盯着她,四目相对,良久之后,君陌离才开口,“晚晚……”

他的声音哑的厉害。

“阿离,你怎么了?”向晚手落在君陌离的脸上,他的脸烫的厉害。

“你的手。”君陌离握住向晚的手,身上的寒气散去不少,眸底慢慢的有了些光。

“父皇帮我接好了。”向晚答道,“阿离,你这么压着我,我不舒服,我们起来好吗?”

君陌离迟疑了一下,还是起身,但手仍旧紧紧的环着向晚,像是怕她消失一样。

“阿离,你真的没事吗?”向晚问道。

君陌离摇摇头。

“你会成魔吗?”向晚看着君陌离问道。

君陌离没应声,眸光有些混沌的定在某处。

“阿离,不要成魔。”

君陌离眸光猛地动了一下,点点头。

向晚松了一口气。

树王,竹管事等也都回到了百花宫,等在君陌离的寝殿外,君陌离今日的状态让他们担忧不已。

虽然,向晚即使制止了君陌离成魔,但,君陌离这会离成魔只有一步之遥……

“阿离,我们成亲吧。”向晚忽然说道。

君陌离微愣,眸底浓重的黑慢慢散去,“好。”

君陌离起身,拉着向晚的手出门。

“王。”树王上前。

“本王,今日与晚晚成亲。”君陌离朗声说道。

今日!

众妖愣怔,竹管事第一个回过神,“臣这就去准备。”

“恭喜妖王,妖后!”众妖齐声说道。

君陌离身上的黑气慢慢散去,一身黑色的衣衫终于恢复成白色。

向晚虽然不明白这代表了什么,本能的觉得阿离是好了许多,是不是彻底好,她还不确定。

“阿离,你也去准备。”向晚晃了晃君陌离的手。

君陌离握着向晚的手没松开,“竹管事自会准备。”

“拜堂前,我们不能在一起,你要给我一个地方让我暂时等你迎娶。”向晚说道,既无奈又心疼,上次他们被迫分开,君陌离心里一定懊恼极了。

“王,臣的树宫离百花宫最近,可以请妖后暂去树宫等候。”树王适时开口说道。

君陌离拧眉良久,才松开向晚的手。

“半个时辰后,本王就到。”

“好,我等你阿离。”向晚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树王一起去了树宫。

“树王,阿离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成魔?”向晚一进门就开口问道。

树王叹了一口气,“王从仙界带着一身伤回来,我等想给王疗伤,但,王拒绝,直接去了中心黑洞,妖魔本就一线之隔,王……”

“如何才能把阿离拉回来。”向晚蹙眉问道。

“怕是只有妖后能稳住王的魔性。”树王说道。

向晚拧眉,君陌离因她几乎成魔……

“妖后在王身边,王的魔性就会稳定,假以时日王一定能彻底恢复。”树王沉声说道。

向晚点点头。

树后已经带着女妖把向晚成亲要穿的礼服准备妥当,虽然时间仓促,但妖王成亲的衣衫是妖界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无需重新裁剪。

树王行礼退了出去。

树后带着女妖帮向晚更衣上妆。

向晚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任由女妖摆弄,她神色有些悠远,想到她和君陌离的初相逢以及之后的种种,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算久,但她清楚,她爱他。

有时候爱情并不需要长时间来证明,可能只是一瞬间就是一辈子。

他们一定是一辈子。

树后和女妖的惊叹声,将向晚拉回了现实。

向晚抬眸。

“妖后真是绝色,天下人妖仙都不能及。”树后称赞道。

向晚唇角微微扬起,“树后,你们都对阿离忠心,日后,我们是朋友。”

树后眸光流转,心里满是感动,她从未想过妖后会是仙界的公主,也从未想过仙界的公主会这般温暖,“是。”

外面锣鼓声响起。

“王来了。”树后笑着开口,转身迎了出去。

女妖急忙上前给向晚盖上了红色的盖头。

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君陌离大步走了进来,他也换了红色的礼服,红色在他身上一点都不违和,映衬的整张脸越发俊朗。

“晚晚。”

“阿离。”向晚起身。

君陌离上前直接把向晚抱了起来,他,想拜堂洞房。

“你来的好快。”向晚靠在君陌离肩上问道。

“本王本来想直接进来……”君陌离应声,唇角的笑慢慢放大。

向晚清楚的感觉到君陌离的快乐,真实的快乐。

“猴急。”

君陌离笑起来,旁边的妖都看痴了,数万年,没有妖见过妖王笑,即使是竹管事也不曾见过,这会妖王笑的像个孩子。

妖后,在妖王心中的位置,可想而知。

众妖对向晚的尊敬多了几分。

妖界只有竹管事,树王等妖知道向晚仙界公主的身份,其余的妖并不知道向晚的来路,只以为是深山中修炼的上妖。

百花宫。

树王主持婚礼。

君陌离和向晚,拜天拜地夫妻拜之后,被送进洞房。

外面殿上,树王招呼朝中众妖饮酒歌舞,君陌离和向晚成亲比较仓促,很多在外的上妖都来不及参加,树王干脆也就没通知,准备明日直接发婚讯通告。

百花宫,君陌离的寝殿。

向晚坐在床上,君陌离缓步上前。

向晚的心情有些微妙,本来明日她就是明智哥哥的新娘,却在今日嫁给了君陌离,仙界若是发现她失踪必然大乱,但……她仍旧不曾后悔,不管未来要面对什么,她都不后悔跟君陌离在一起,他们一定会幸福,一定!

“晚晚。”君陌离掀开了向晚的盖头,眸光定住,呼吸都跟着放慢,好美,此刻的向晚好美,美的难以形容,美的让他移不开目光。

“我好看啊。”向晚被君陌离看的小脸滚烫,笑问道。

“好看,晚晚天地之间最好看。”君陌离认真的说道。

向晚轻笑出声,“嘴真甜。”

“嗯,给你尝。”君陌离低头吻住向晚的唇,相互纠缠。

向晚小脸滚烫,一仙一妖倒在床上。

“阿离,合衾酒……”向晚好容易逮到空隙提醒道。

君陌离一抬手,两杯酒到了面前,他环着向晚饮下,大手一挥,向晚身上衣衫尽落。

“阿离……”向晚轻呼出声,君陌离太着急……

“晚晚,一直在我身边,别离开。”

“嗯。”

向晚应声,慢慢的在君陌离身下绽放。

一仙一妖纠缠许久。

转天,树王将妖王成亲的消息传了出去。

莲宫,独孤楚奕看着通告,狠狠地捏在手中,他以为天后天帝既然给向晚许配了上仙,向晚就不会在出现在妖界,他好容易把自己的心思控制住,却接到了妖王成亲的消息,妖王会娶的一定是向晚!

他到底是错过了什么!

独孤楚奕眸底是狰狞的恨意。

“上妖,要准备贺礼吗?”灵犀试探着问道。

“准备,准备好之后,本座亲自去百花宫恭贺妖王、妖后大婚。”独孤楚奕冷冷的说道。

“是。”灵犀眸子里的光暗了暗,应声离去。

百花宫。

向晚一直睡到中午才悠悠醒来,昨晚真是被君陌离折腾残了……

“嗯。”

“醒了?”君陌离的声音响起,有几分轻快。

向晚嘟嘟嘴儿,瞪着君陌离,“你怎么不去处理政事?”

“成亲,自然休沐。”君陌离含笑应声。

向晚唇角微微扬起,这会君陌离身上满是暖意,感受不到丝毫的魔性,她的心慢慢的安稳。

“阿离。”

“怎么了?”君陌离问道。

“给我过些妖力。”向晚把明智跟她说的话说了一遍。

“明智上仙,要跟你成亲的仙。”君陌离声音瞬间冷了下来,身上隐隐的涌出寒气。

“阿离!我只拿他当哥哥,他待我也如同亲妹,若不然,怎么会帮我逃走。”向晚急忙说道。

君陌离眸底的光慢慢的柔下来,寒气慢慢的消散。

向晚之前舒缓的心又紧绷起来,君陌离现在的忌讳就是自己离开……

他们之间的事若是被仙界知道,仙界必然会出兵讨伐,到时候若是君陌离克制不住魔性……后果不堪设想。

向晚拧眉,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