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我答应,别哭了

“在想什么?”君陌离开口问道。

向晚回过神,伸手环住君陌离的腰身,“阿离,我有点害怕。”

君陌离收紧了怀抱,“别怕,我拼尽一切也会护住你。”

向晚在君陌离怀里缩了缩,“我怕你离开我。”

“我不会。”君陌离坚定的出声,没有任何迟疑。

“不要入魔。”向晚扬起脸,眸底泛红。

君陌离看着向晚应声,“不入魔。”尽管此时魔根已种,但只要向晚不被迫离开,他绝对不会释放魔性。

“无论因为什么都不要入魔。”向晚接着说道。

君陌离微顿。

“阿离,答应我。”向晚盯着君陌离,“即使真的到了,我不得不离开,你也不要入魔。”

君陌离手指收卷。

“你若是入魔,我们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了,阿离,求你。”向晚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

君陌离抬手,指腹落在向晚的脸颊上,轻轻的擦拭。

“我答应,别哭了。”

向晚怔怔的看着君陌离。

“都答应了还哭。”君陌离蹙眉出声,声音不自觉放柔了许多。

向晚抬头吻上君陌离的唇。

君陌离立刻反客为主,大床摇曳。

向晚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她饿的前胸贴后背,一脸的哀怨,其实那会,她只是想吻一吻君陌离,结果,他明显是想多了。

“怎么了?还不尽兴?”君陌离打趣的问道。

向晚嘟着嘴儿瞪着眼睛,“我饿死了。”

君陌离轻笑出声,向晚鼓着腮嘟着嘴儿,大眼睛光彩流转,美的有些炫目,却异常真实,她就在他的怀里,是他的妻。

“阿离,我要吃东西。”向晚见君陌离仍旧不动伸手推了推他。

君陌离握住向晚的手,吻了吻她的指尖,环着向晚起身,衣衫落在二人身上。

向晚靠在君陌离站着,她的腿整个是酸的,而且是酸到不行的那种。

君陌离眸底含笑带着向晚到餐桌旁,手一挥食物从厨房飘了进来。

竹管事知道君陌离是想单独跟向晚在一起,让人守在院子外面,不打扰他们。

晚膳,向晚吃了许多,饿了这么久,又是高强度体力劳动,某姑娘表示要多吃点、再多吃点。

君陌离始终眸光温柔的看着向晚,时不时的说上一句话,气氛温馨。

晚膳后,君陌离和向晚牵手在百花宫里散步。

“阿离。”向晚顿住脚步。

“嗯?”君陌离看向向晚。

“你还没给我过功力呢?”向晚说道,那会他们的话题岔了过去。

“现在。”君陌离立刻给向晚过了功力,向晚接着饮下凝露,一切做完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我会让妖兵妖将加紧防守,不用担心。”君陌离说道。

向晚点点头。

“阿离,我们不要说这些,你可以休沐几天?”

“十日。”君陌离宠溺的一笑。

“那我们去紫云山琉璃池,可好?”向晚问道。

“好!”君陌离应声,手落在向晚腰间,抬手一挥,一仙一妖,很快落在紫云山顶琉璃池旁。

“阿离你的功夫真是登峰造极。”向晚称赞道。

“我,所有的功夫都如此。”君陌离环着向晚,在她耳侧轻声说道。

向晚先是一愣,接着回过神,小脸滚烫,说好的高冷去哪了……

君陌离爱极了向晚害羞的小模样,哈哈大笑起来。

向晚推开君陌离,大步朝琉璃池跑了过去。

君陌离看着向晚跳进琉璃池,很快退下衣衫跟了进去。

琉璃池水温度适宜,又是妖界至臻至静的所在,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可以修复创伤,提升功力。

向晚胳膊的接缝处原本隐隐作痛,在水中没多久,疼痛慢慢消失。

“这池子的水真是神奇。”向晚按着自己的肩膀说道。

君陌离一言不发,上前抱住向晚,他想起她逼自己离开时候的决绝,心痛的厉害。

“阿离,我们已经苦尽甘来,别想过去的那些。”向晚自然明白君陌离的心思,君陌离在心痛自己受伤,她又何尝不明白那种不想离开却不得不离开的痛。

“从现在开始我们都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我们一起开开心心的好吗?”向晚扬眉说道。

“好!”君陌离应声,唇角微微扬起,“那做点让我开心的事。”

向晚一把推开君陌离,他那点小心思,她明白,转身迅速的朝前游去。

“追到我再说。”

“别后悔。”

“不许用妖力!”

“用体力。”

后来,向晚后悔了,体力上她也不是君陌离的对手,被抱住之后,水里折腾到岸上,岸上折腾到竹楼……

向晚又睡过了时辰。

君陌离比她醒的早,醒来之后就去了厨房,这里没有妖伺候,膳食要自己准备,昨晚,君陌离俊脸上浮上一抹红晕,昨晚向晚一定累坏了,起来会饿。

向晚是被香味勾醒的。

“好香。”

“醒了?”君陌离笑着进门,他逆着光进门宛若天神,俊朗无比。

向晚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快跳了几拍。

“想吃了我?”君陌离打趣的开口。

向晚回过神来,抱着被子盖好自己,一挥手衣服落在身上,她才掀起被子起身,当然这么做害羞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怕某妖王把持不住。

君陌离眸底满是笑意,“还防着我。”

“你,防不胜防。”向晚冲到餐桌旁,大口吃起来,“好吃,阿离。”

君陌离坐在向晚对面,眸光温柔的看着她,“那天我在你的公主殿也准备了食物,只是你吃过了。”

向晚握着筷子的手顿住,看向君陌离的眸光里瞬间升起了愧疚。

“傻丫头,以后我做的东西必须吃掉。”君陌离抬手握住向晚的手。

掌心的温度相传,两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温暖。

用膳之后,向晚和君陌离在山间游玩,向晚编了花环带着自己头上,觉得好看也给君陌离编了一个,一仙一妖,美如画卷。

一连九天,他们山间游玩,水中嬉戏,夜晚相拥而眠,相互纠缠……

只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到了不得不回百花宫的时候。

“我会尽快选出新妖王,带你游戏山水之间。”君陌离握着向晚的手说道。

向晚愣怔,“阿离……”

“有你,我就够了。”君陌离缓缓的应声,手一挥,一仙一妖再度回到百花宫。

向晚心里满是暖意,

君陌离刚刚回到百花宫。

“王,王后。”竹管事上前行礼。

“何事?”君陌离问道。

“独孤上妖带贺礼贺王、王后大婚。”竹管事说道,“其他上妖也纷纷赶到。”

“设宴招待,请树王作陪。”君陌离吩咐道。

“是。”竹管事应声,“王,独孤上妖请臣带话,他跟王后是旧识,想当面向王、王后道贺。”

君陌离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对独孤楚奕他总是不喜,尽管这种不喜没有理由……

“请。”

向晚看看君陌离,“怎么了?”

“没事。”君陌离应声,压下自己心里的隐忧,握住向晚的手。

“独孤楚奕对我们应该没有恶意吧。”向晚说道,“好歹我还救过他一命呢。”

“尚不明确。”君陌离低头吻了吻向晚的额头,“无论是什么都无妨,我能应付。”

向晚唇角扬起,“是,阿离最厉害。”

“嘴甜。”君陌离宠溺的一笑,向晚跟着笑起来,他们站在阳光下,相视一笑,温暖的厉害,硬是让周围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独孤楚奕眸光顿在二人身上片刻,吃力的收回,向晚在快乐,君陌离也在快乐,他们都很快乐,可是自己不快乐。

听见脚步声,君陌离和向晚侧身看过去。

独孤楚奕上前,拱手行礼,“妖王,妖后,独孤有礼了。”

“免礼。”君陌离应声,手始终牵着向晚的手。

“恭喜妖王妖后大婚,独孤送上贺礼,请妖王笑纳。”独孤楚奕双手送上一个盒子。

竹管事上前接过。

“王,七星莲根是妖莲一族的宝物,独孤献给王,愿王和王后幸福。”独孤楚奕缓缓的说道。

七星莲根。

竹管事手一僵,下意识的把七星莲根往离君陌离远的地方拿。

若是君陌离不曾入魔,七星莲根确实是好东西,可以增加妖王功力,但七星莲根也是辅助魔根的圣物!

“竹管事莫不是要侵吞送给妖王的贺礼。”独孤楚奕一抬手,竹管事被拉了回来,手里的盒子落在地上,七星莲根摔在地上,散发着黑色的光芒。

君陌离身体定住,脸色瞬间有几分狰狞,握着向晚的手猛地收紧。

“阿离,你怎么了?”向晚焦急的问道。

君陌离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握着向晚的手不松开,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胸口。

“独孤上妖快带走七星莲根!”竹管事急忙喊道。

独孤楚奕一脸茫然的表情。

“独孤楚奕,快走!”向晚也看出问题出在独孤楚奕的贺礼上。

独孤楚奕立刻拿起七星莲根一个悬身消失。

向晚回身抱住君陌离,“阿离,你答应过我,不入魔!”

君陌离慢慢的冷静下来,眸底阴晦的光,慢慢散开。

“晚晚。”君陌离轻呼了一声眼前一黑,倒在向晚身上。

“阿离!”向晚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