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师尊你能再窝囊点嘛?

被逼到金盆洗手的地步,茅山派可就不是一般的欺负人了,文才也真能容忍,要是换成我,估量会想方设法往死里干。

不过转念一想,往死里干也解决不了这件事。

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

茅山派弟子众多,实力也都不弱,跑出来一个刘石,就有玄境巅峰实力,修炼到黄境的弟子,自然也有,在看看紫云观,以往可就文才一个人啊。

他实力差,就算拿命去拼,也不过是白白丢掉性命。

所以只能苟起来啊。

这念头闪过,顿时就让我感到压力山大了。

要是我没有足够的实力,抗衡茅山派的弟子,那么就只能像文才一样,躲在紫云观里做缩头乌龟。

如果真是这样就鳖屈了。

“要抓紧时间了。”我目露坚定神色。

灭杀更多的鬼怪,获得更多的力量来强大自己,那么就有能力,对付茅山派那群王八蛋了。

而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妖魔鬼怪。

所以。

对付茅山派那群王八蛋,对于我来说就不是个事。

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做为开了挂的穿越者,就没有不能解决的事。

这念头闪过,我看眼文才就问道:“这件事师祖知道嘛?”

“不知道。”

文才摇头说道:“没有跟他老人家提,再说,让你师祖知道,又能怎么样?我们这一脉,人才凋零,为师质资差,道行低,而你师伯,又被邪崇害死,所以,根本无法改变什么。”

“难道让师尊出手去打小的?”

说到后面,文才苦笑起来,眼里都是无奈神色。

“师尊你放心。”

我微笑说道:“现在我加入了紫云观,就不会让茅山派,任意欺凌我们了。”

“为师正想问你,你怎么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文才古怪看我眼,他就说道:“经历这件事,那怕为事都看不透你,是你奶奶教你修道的?”

“嗯。”我点头。

“那你怎么还来紫云观?”

“这个世界的鬼怪很厉害,而我这种体质最容易被盯上。”

我认真说道:“所以,我想变得更强。”

这理由早就编好了。

“嗯?”

文才点头,没有继续追根究底,也没问我的实力有多强,毕竟不管是谁,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这次你替为师帮了个大忙。”

他看着我,开心笑道:“以往这刘石,可没少欺负我,这次终于让我扬眉吐气了,不过把刘石揍这么惨,茅山派肯定会派人来报复你,随我回紫云观后,这段时间就别出来了。”

“要我在紫云观躲着?”我孤疑地问。

“没有错。”

文才道:“有你师祖坐镇紫云观,茅山派的弟子,不敢去紫云观撒野。”

听到这话,我脸上就挂满了笑容。

看来九叔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仍旧很能打啊。

有九叔这座靠山,那么我更没有顾虑。

横眼昏迷的刘石,我咧起嘴角笑了笑,就在他的道袍上搜了一遍,然后搜个钱袋,还有两个小玉瓶,以及一面铜镜。

看到那面铜镜,文才就激动说道:“这是个好宝贝,是石少坚的驱邪宝物九宫八卦镜,但是怎么会在刘石手里?”

“这九宫八卦镜很牛逼?”我连忙追问。

“这是自然。”

文才呼吸急促说道:“在茅山派是镇派之宝之一,以往是在茅山派掌门石坚手里的,后来传给了石少坚。”

“这法宝怎么用?”我问道。

“施用方法很简单。”

文才说道:“将力量注入九宫八卦内,就有着惊人的威力,而且道行越高,威力越大,如果为师有这件法宝,面对怨灵级的邪崇,直接就能将其秒杀。”

听到这句话,顿时让我倒吸口冷气。

这是越阶杀敌啊。

我的呱呱,要不要这么厉害?

“这件法宝不能拿。”

文才看我那贼样,就知道想要占为已有,然后连忙说道:“如果落在你手里,要是让那石少坚知道,绝对会跟你拼命的。”

“他很厉害嘛?”

“不是一般的厉害。”

文才倒吸口冷气说道:“地师境界,没有谁是他的对手,很能打的。”

“地师境界?”

我懵逼地问道:“这是什么境界?”

玛德。

我听都没有说过啊。

文才就说道:“看来你对修炼境界还不懂,等回到紫云观,为师给你好好讲解。”

“好的。”我点头。

“把九宫八卦镜放下吧,这东西我们不能拿。”

文才认真道:“茅山派我们惹不起。”

提到茅山派,我看到文才眼里,还有很忌惮的神色闪过。

这明显是揍出阴影来了啊。

“师尊你顾虑太多了。”

我就说道:“茅山派处处打压我们紫云观,有事没事就找你麻烦,还逼得你金盆洗手,这已经是踩在我们头上在拉屎拉尿了,我们不能继续这样窝囊下去,必须得站起来。”

“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怎么去跟茅山派抗?”

文才苦着张脸说道:“搞不好会死人的。”

我靠。

我这师尊,能不能有点血性,能不能有点骨气啊?

怎么就怕死到了这等地步。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让我无语的是,他还是我师尊,要是换成别人,说这么窝囊的话,就我这暴脾气,真要好好修理他一顿。

“师尊你不能被白挨揍了。”

看眼文才我又说道:“到手的宝物,不拿白不拿啊。”

“但是你已经帮我揍回去了。”

我:“……”

此时此刻,我真是无语问苍天了,跟文才是能没有半点共同语言。

“听为师的,别碰他的东西。”

文才很窝囊说道:“要不然,我们会被打得更惨,除非这辈子躲在紫云观别出门了,再说,为师是有骨气的人,茅山派的东西,绝对不会碰。”

闻听此言,看着文才,我就露出了很古怪的神色。

他竟然跟我说有骨气?

而且,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仙人板板的,我说师尊,你这是窝囊出一定的境界来了啊。

“师尊最有骨气了,我都听你的。”

将九宫八卦阵,我立即就将其放刘石口袋里去了。

“师尊这还有两个瓶子。”

我打量起另两个玉瓶来,发现里面有几颗丹药。

文才打量眼,便对我说道:“这是两瓶茅山派的金创丹,用来疗伤有着很好的效果。”

“原来是疗伤丹药。”

我就激动说道:“师尊你伤得这么重,正好可以拿来疗伤。”

“用不着。”

文才摆摆手道:“我们紫云观不缺疗伤药,效果比这金创丹还好,我回去道观里疗伤就行,都给他放回去。”

我这师尊的窝囊,此刻我已经有了全新的认知。

只要是茅山派的东西,他是碰都不敢碰啊。

看来被茅山派的人,真是被揍出阴影来了,而且还是那种来自内心的恐惧感。

“趁他没有醒来,陈山我们赶紧走。”

看眼刘石,文才一脸的紧张,环顾眼周围,他继续说道:“至于乱葬岗里的小玉,我们日后来诛杀她,为你师伯报仇。”

之前文才被小玉拍昏了过去,他并不知道,小玉已经被我给杀死。

“嗯?”

跟着文才,我们立即转身而去。

文才受伤严重,脸都要肿成猪头样了,走起路来都是一拐一拐的,扶着他走了五六分钟,我看眼他就说道:“师尊你先走,我突然内急,得去方便。”

钻进树林里,我又跑回来了。

石少坚的九宫八卦镜,我怎么可能弃之不要?

我师尊胆小怕事,我可不会当回事。

看眼昏迷的刘石,顿时就将九宫八卦镜,还有那两瓶金创伤,以及钱袋都塞了我口袋里。

还有刘石背上的那把剑,同样被我用布包起来了。

但是。

看眼刘石身上的道袍,让我双眼又亮了起来。

这行头很气派,像我这身粗布衣,简直跟刘石的道袍没法比。

说句难听的,跟一个叫要饭的没啥区别。

那双鞋子也很亮眼。

刘石的鞋子,还是高筒黑皮鞋,擦得像镜子样亮,毫无疑问,这估量还是洋货。

再看看我穿的鞋,特玛是草鞋。

下秒钟。

就将刘石身上的道袍,以及鞋子都脱了下来,一块给打包了。

至于刘石身上,光溜溜的只剩下一条裤衩。

就在此刻,他苏醒了过来。

很迷惑看着四周,喃喃自语道:“我是谁,这…又是在哪里?”

“你在地狱!”

两巴掌掀过去,刘石闷痛声又被我扇得昏迷了。

然而我转身就走。

追上文才,我们便下山了。

文才现在伤势严重,也没有注意,我背上已经多了一个包。

沿着山路,走了大半个时辰,就快到紫云观门口了。

但是就在此刻,山路两边的树林里,突然蹦出来七个大汉,一个个手里还抄着家伙。

扫眼他们,顿时让我愣了愣。

是黑虎寨的山贼。

而且有几个很面熟,光头大汉和黑衣人就在里面。

“你们是什么人?”

突然蹦出来这么多人,而且还抄着家伙,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顿时把文才吓了跳,两腿都在哆嗦。

这么大的阵仗,他可是真怕啊。

“老子这几人是黑虎寨的。”光头大汉扛着大汉,对鼻青脸肿的文才咧嘴而笑。

“黑虎寨的?”

文才听着,顿时脸色大腿,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面。

“你给我滚。”

光头大汉拿刀,指了指文才。

文才嘴唇哆嗦着,连忙对我说道:“陈山,为师知道你很能打,这里就交你了啊,我伤势严重,先回道观疗伤去了。”

“切记,打不过就跑啊!”

这话落音,文才撒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