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老槐村的后山古庙

看到站出来的老者,宋大嘴便告诉我,这是他们的老村长,德高望重,在老槐村最有话语权,我听到这里才顿住脚步,转头朝老村长看去。

老村长皱纹满脸,高高瘦瘦,看起来六十出头的模样。

“道长怎么称呼?”老村长问我。

“姓陈!”

“那我叫你陈道长。”

老村长捋下胡须,打量我两眼才说道:“我们老槐村,先后有五人逝世,有四人意外身亡,其中一人是病重而死,你说他们都是被邪崇所害,可有什么证据?”

“就是啊,把证据给我拿出来。”

“若是没有证据,敢拿死者说三道四,老子我剁了你!”

其他的村民,立即叫嚷起来。

一个个都凶狠看着我,目露愤怒神色。

要知道这两个月,先后有五人过世,让他们老槐村的村民,就像心里堵着块石头样难受,突然冒出来一个道士,竟然质疑死去的人,这让他们想想,就更加的恼怒。

“都给我闭嘴!”

老村长回头,瞪眼村民,目光就落在我身上。

“想要证据?”

我指了指村里,就说道:“老村长你自己看,邪崇闹事,已经摆在你们面前。”

扫眼在村里翻腾的浓雾,老村长就问道:“你是指这些雾?”

“没有错。”

我点头道:“这大白天的,阳光明媚,天气晴朗,而你们村,乌云遮蔽,白雾弥漫,你不觉得很不正常吗?”

“放你娘的狗屁。”

麻子指着我骂了句,咬牙切齿道:“我们老槐村四周都是树,雾气重很正常,你竟然就说邪崇?我跟你讲,山里头的雾气更浓,是不是满山都是邪崇?”

“哈哈……”

其他村民听着,顿时都冷嘲热讽大笑起来。

老村长挥挥手,让大家都安静下来,然后才说道:“陈道长你接着说。”

“现在老槐村阴气还很重。”

我说道:“你们呆在村里,跟在村外,是不是气温有种明显的变化?”

“变化肯定明显。”

有个妇孺开口道:“我们老槐村树多,阳光被树木遮挡住了,你说能不凉快吗?”

“陈道长你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老村长看着我道:“你不是说我们村有邪崇吗?那就让邪崇原型毕露,给我们大伙都看看。”

“我还没有找到。”

我正色道:“但是正准备寻找,邪崇的藏身之处。”

“那就好好给我找!”

拍拍我的肩膀,老村长挥挥手道:“热闹也都看完了,大家给我都散了吧。”

说到这里,他转身而去。

毫无疑问,就算是老村长,也不相信他们村有邪崇。

“要是找不到邪崇,你就别想离开老槐村了。”

来到我面前,麻子冷冷说道:“敢亵渎于亡妻,我会打断你的狗腿。”

我:“……”

仙人板板的,我这是好心当作驴肝肺,热脸贴冷屁股的节奏啊?

一个个都不信我,有他们哭的时候。

“陈道长对不住啊。”

见村民都走完了,宋大嘴满怀愧疚说道:“我没有想到,村民都这么不识好歹。”

“这事不怨他们。”

我摆摆手道:“村民没有看到邪崇,换作谁也不会相信。”

“嗯?”

宋大嘴点点头道:“陈道长,那我们还要继续寻找那只邪崇吗?”

“不必寻找了。”

看眼老槐村,我就说道:“要是有结果,阿黄会来通知我,现在带我去你家等消息吧。”

然后我们回宋大嘴家了。

而黄大仙在村里转悠着,这时候就转悠到了老槐村的后山。

这后山的半山腰,有座很不起眼的寺庙。

寺庙破破烂烂,大门倒在门槛,布满了灰尘,旁边的窗户,结着有蜘蛛网,寺庙的屋顶,都已经崩塌了大半天,掉落下来的瓦片,碎落了一地。

这座寺庙,俨然都破败不堪了。

黄大仙过来后,张望眼这座寺庙,它人立而起,背着手往寺庙里面走去。

然后来到了寺庙深处。

里面长满了杂草,遍地是掉落在地的瓦碎片,还有倒塌在地的一根根梁木,放眼望去,一片狼藉,而且在这其中,还有座古井。

古井是用青石彻成的,黄大仙扫了两眼,扬起嘴角就贼笑起来。

然后它就走了过去。

看眼古井,黄大仙口吐人言,“里面的大仙,出来聊聊呗。”

“给我滚!”

一声怒喝,顿时从古井内传来,旋即一股可怕的阴风,从古井内席卷而出,如同怒浪翻腾般,铺天盖地朝黄大仙冲来。

黄大仙纵身而跃,就跳到了寺庙上方的横梁上。

“别这么凶!”

黄大仙也不生气,趴在横梁上道:“鬼有鬼道,妖有妖道,我等互不相干,但是鼠爷我来找你,可是来帮你的。”

“老槐村横死五人,这都是你干的吧?”

“一只失去道行的鼠精,知道的事倒是不少。”

古井内阴气吞埕,然后传来阴森森的冷笑,“老鼠精,你想帮助人类?”

“别叫我老鼠。”

黄大仙听着,顿时恼怒瞪眼道:“你眼瞎啊,没看到鼠爷我,是只黄鼠狼精怪吗?你再乱叫,别怪我翻脸无情。”

“那我把你榨干,吸尽你的阳气!”

古井内的存在大笑,紧接着,一缕缕乌黑的发丝,弥漫整个古井,然后从古井内伸延而出。

“我是好意来提醒你的,你丫的还想吸我阳气?”

看到这幕,黄大仙很无语。

“提醒我什么?”

古井内传来冰冷的声音,“若不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你别想离开这里。”

“有个道士来老槐村了,他想要收了你!”

黄大仙道:“听说是来自紫云观,实力还不错,有地师的修为。”

“紫云观的臭道士?”

对方嘀咕句,突然古井旁,凭空出现了一个女子。

女子身穿白衣,披头散发,脸色惨白而狰狞,冰冷的双眸都是翻着白瞳的。

而且。

她身上阴气很重,如同实质化般在吞吐。

“怨灵级的猛鬼!”

黄大仙很诧异,露出震撼神色,“大仙,看来你修炼有几百年了吧。”

“那臭道士人在何处?”

白衣女鬼横眼黄大仙,语气冰冷地问道。

“在宋大嘴家里。”黄大仙道。

“是吗?”

白衣女鬼嘀咕句,就阴森森冷笑道:“敢来阻拦我的好事,我会让他活不过今晚的。”

然后话峰一转,她就问道:“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没有为什么。”

黄大仙想了想道:“如果真要给你一个理由,那就是我也想要他死,现在话也已经带到,我祝你马到成功,能够把他给杀了。”

说到这里,黄大仙纵身而跳,钻进树林里消失不见了。

而白衣女鬼,看眼山脚的老槐村,便扬起嘴角邪笑起来,最后化成一股烟雾,退回到了古井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