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和尚也拦路打劫?

僵尸往往只有嗜血的禀性,凶残无比,不会有人类的情感,但是王宽是个异数,他拥有前世的记忆,自然是会跟人样有情感的。

王宽要留下来陪阿木,我欣然点头答应了。

我知道他现在很愧疚。

阿木很痴情,百年等待,夜夜思念,时隔千年他才来到兰若寺,然而等来的,是一株枯死的古树,这让他是何等的伤心啊。

爱人已逝,只能用往后余心来怀念往惜了。

“小宽保重。”

我没有再打扰他,转身告辞离去,然后却苦笑起来。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兰若寺里的剧情,偏错会这么大,兰若寺里,确实是有只树妖,不过已经不是树妖姥姥,而是树妖阿木,还是王宽的恋人。

要是阿木还活着,那么就很有意思了。

一只树妖跟只僵尸谈恋爱,像这种跨越种族的恋爱,这简直是千古莫有的事啊。

来到兰若寺外殿,我就将夏子莹喊醒了。

迷迷糊糊开双眼,她想到什么,顿时就脸色大变,很紧张地环顾四周,我便笑道:“夏姑娘你在瞅啥?”

“他们怎么回事?”

看眼死去的梅山四侠,她一脸诧异问道:“是被兰若寺里的鬼怪给害死的?”

“没有错。”我点点头。

“那只鬼怪跑哪去了?”

拣起小母指大的桃木剑,她站起身来,很警戒环顾眼四周便说道:“兰若寺里的邪崇很凶猛,今天我夏天师要替天行道,将它们统统给收了。”

听到这句话,我就一脸无语。

这家伙也是个逗比啊。

她就是个普通人,还自称是能抓鬼除妖的天师,之前都受不起聂小倩一掌,就被直接拍昏了过去,现在竟然还想要收了人家。

半点本事都没有,自己小命都难保,竟然还要想着抓鬼收妖,这一天天的在想啥呢?

“等你醒来,黄瓜菜都凉了。”

我撇撇嘴道:“兰若寺的邪崇,已经被一位高人给收了。”

“已经被收了?”

夏子莹感到诧异,旋即就松了口气笑道:“收了就好,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被害死多少人呢,嗯,是哪位天师将兰若寺里的妖魔鬼怪给收走的?”

“站在你面前的这位。”看着她,我笑眯眯说道。

“是你?”

夏子莹看着我,一脸震惊和意外,然后激动问道:“天师怎么称呼?”

“我还不是什么天师。”

我摆摆手含笑道:“我叫陈山,来自紫云观,九叔是我师祖,你叫我陈道长就可以了。”

“紫云观?”

夏子莹尴尬笑道:“我没有听说过。”

听到这句话,我就孤疑看着她。

因为九叔的原故,紫云观威震幻灵界,无论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是知道紫云观的,这姑娘竟然没有听说过?

她不会刚从大山里跑出来的吧?

然后就见夏子莹解释道:“实不相瞒,我是刚从家里跑出来行走江湖的。”

“外面很危险,你一个姑娘家的,最好别到处瞎跑。”

看着夏子莹我正色道:“这世道,妖魔鬼怪横行,是很容易丢掉小命的。”

“我不怕啊。”

夏子莹道:“虽然我不是修炼者,但是我有一身的法宝,刚才要不是那只邪崇偷袭我,已经死在我的万年桃木剑下。”

听到这句话,我顿时就想笑。

没想到这姑娘,小小年纪,竟然也会说大话。

要是让她知道,聂小倩是只实力强横的鬼王,不知道会不会吓得屁股尿流。

这念头闪过,就见夏子莹又说道:“而且我体质特殊,鬼见鬼怕,妖见妖怕,妖魔鬼怪遇到我,只有逃跑的命。”

“不跟你说了。”

说到这里,夏子莹环顾眼兰若寺才道:“外面已经停雨,兰若寺的邪崇也已经被你给灭了,那么我也该离开了,陈道长,江湖再见!”

说完这话,她转身潇洒而去。

而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于得摇头苦笑。

还体质特殊,鬼见鬼怕,妖见妖怕呢,她怕是不吃点苦头,就不知道自己有多脆弱。

喊醒昏迷的老宋,我将梅山四侠的尸体烧掉,我们同样离开了兰若寺,坐上马车,继续赶路前往牛角村。

雨过天晴,外面已经出太阳。

不过耽搁这么久,现在都到下午两点多了,估量等赶到牛角村这天就黑了。

“陈道长就是厉害啊。”

驾着马车,他苦笑道:“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么漂亮的女人,竟然会是一只邪崇,若非陈道长出手,我这条老命估量是保不住了。”

说实话,现在想想这事都让他胆战心惊。

“老宋你要记住了,在荒山野里出现的美人,往往很可能就是山精鬼怪。”

我说着,就给老宋几张符,还是沾我鲜血的那种。

他是我的马车,可不能让他出现意外。

有时不在身边,也能有自保实力。

接过我给的黄符,老宋连连道谢,如获至宝般贴身藏好。

“陈道长,前面就是郭北村!”

老宋驾着马车,伸手指了指山路右边,屹立在山脚下的一个村庄。

那村庄不大,估量也就五六十户人家。

我探出头来打量,发现就是个小村庄,随意打量两眼就收回了目光,而老宋在前面驾着马车,速度加快了几分,要不然等到了天黑就不好赶路了。

这走的都是山路,在荒山野岭里绕着,基本很难看到人。

转眼之间,一个多时辰过去,已经快到牛角村,最多还赶五里路这样子。

“陈道长。”

这时候老宋突然很紧张说道:“前面有人拦路,躺在了马路中央。”

“这荒山野岭的还有人拦路?”我听着错愕。

“是啊。”

老宋把马车先停下来,对我紧张问道:“陈道长,我们这不会遇到马贼了吧?

这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在荒山野岭遇到马贼也很正常。

面对这种事情,他不得不谨慎。

“我看看。”

往车窗外瞧了两眼,我还真看到前面的马路上躺着个人,还是个青年男子,脑袋光秃秃的没有头发,身穿袈裟,脖子上挂着串佛珠。

“这年头连和尚也干起打劫的勾搭了?”

老宋很诧异,就问我道:“陈道长,我们要不要直接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