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天青色,等烟雨

随着宁远站了出来,场面,一阵安静。

诸多碎言碎语的百姓闭嘴了,那三十余名江西商人也都跪在地上不敢出声。

“来来来,说啊,说说看,教本官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大的冤屈!”

“而今我大明一片兴盛,四方太平,竟出现这等不可思议的事情,本官很是愤怒啊!”

“另外,你将那欺辱你等的诸多小国的商人说道一番!”

“但凡他们敢欺辱大明百姓,本官说不得还要找他们的国王说道说道。”

一番话落下,四周越发的安静。

尤其是那三十余名江西商人,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宁大人……我等……”

那疑似带头者只是说道了一嘴便说不下去了。

原因也很简单,他们的谎言在这位宁大人跟前,不堪一击。

于是……便有些尴尬。

他们本是接着明元的事情引起诸多百姓的关注,继而将事情闹大,期待着,见到哪位宁大人。

可真正见到这位宁大人之后,面对这位大人的逼问,一时间又不好回答。

所以有些尴尬。

“这冬日流汗,六月飞雪!”

宁远哼笑一声:“想来,你们应该有很大冤情吧?来说说看。”

那带头者深深扣地:“禀大人,我等……有罪!”

“你也诓骗上官,罪大恶极吗?”

宁远一声厉喝:“来人,将这些江西商人给本官抓起来!”

跟着他又冲着诸多百姓道:“散了吧,这里没有热闹,是这些人想要污蔑本官,撤了撤了。”

四周众人看了看,却也不敢多嘴,皆先后离开了。

不多时,百善大酒楼的一间包间内。

三十余江西商人被安置此处,眼见着宁远走进来,一众人正准备开口却是被宁远打断了。

“莫管怎样,哪怕是你等有冤屈,此事也……暂时作罢!”

“日后再说!”

“来,本官与你们喝一个。”

“这一杯过后,你们便都回去江西吧,再敢闹事,便别管本官不客气!”

宁远说了一嘴,跟着便是一饮而尽,旋即转身离开。

这些江西商人的目的很明显,扯了一个大幌子,将事情闹大,教百姓们关注,其最终的目的无非是要见他宁远,亦或是……给通商银行惹事。

这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宁远想见的。

换而言之,就算这些人真的有冤屈,他也不想管。

要知道,他宁远虽是有些声名,可归根结底,也只是一个武将而已。

区区一个武将,如何能管制百姓们的冤屈呢?

尤其是在这当口下,又是明元,又是科举改制,影响太大。

大局当前,他这边是不可以犯任何一个错位的!

于是,喝了一杯酒之后,他当即转身离开,留下三十余懵逼的江西商人。

“娄大哥,这事……怎么办啊?”

众多商人望向了其中的带头者。

“这……”

那姓娄的带头者顿了顿,一时间又不敢多说了。

“宁大人非是薄情之人,也不是那等见死不救的人,他之所以如此,一定是有其他考量的。”那姓娄带头者说道。

“可这样的话……咱大家伙岂不是完蛋了?”有人问。

“再说吧……”

那带头者又想了想:“我有一远亲,就在那云阳观,晚些时候我去拜访一下。”

于是,不多时,那带头者便来到云阳观,见到了云阳道人。

“妹子,你一定要救救哥哥啊!”

“哥哥我与一众兄弟,只是将咱们的瓷器炼制的更加精美,因此有了更好的手艺,却不想被人窥视……设计下套,眼看着一片家业就要没有了!”

“妹子,咱知道你与那宁大人认识,你一定要出面,帮帮哥哥啊!”

那娄姓带头者说道。

云阳道人只是平静的看了看,无动于衷:“而今我已出家,已不是先前那娄素珍,仅有一名,曰云阳,您请回吧!”

噗通!

顿时,那娄姓带头者跪在地上:“妹子,好妹子,求您了,此番若过不去,你哥哥我一家子便只得无处葬身了啊!”

云阳道人一阵沉默。

眼前这男子,是他的远房哥哥,名奋,在那景德一带烧制瓷器的。

而今带着三十多名江西景德三十余商人跑来,显然是遇到大麻烦了。

若只是小事,她倒也可以考虑稍微帮忙,可……

能教三十多商人同时为难的……那……能是小事吗?

“你想怎样?”云阳道人问。

“我……”

那娄奋犹豫了一下,红着脸道:“我想要钱……自通商银行贷款,越多越好,若是这个窟窿堵不上,我等三十余人的家业可就彻底没了。”

要钱?

云阳道人微微诧异,旋即平静道:“近些年来,我也积攒了一些银两,有两万有余,可够?”

那娄奋只是苦笑:“便是再翻十倍也不够……”

云阳道人皱眉:“那你也可以与那通商银行贷款啊。”

娄奋一脸的无奈:“倒是想的,只是通商银行江西一带已没贷款额度了……”

云阳道人皱眉:“你便没有家产了吗?”

娄奋摊了摊手:“除了瓷器的窑,都卖了,下一步,就只等着死了。”

云阳道人会意。

很明显,景德一带的瓷器产业,被人给盯上了,通过诸多方式,叫这些生产瓷器的人欠下一屁股债。

到头来,这个债的事情解决不了,便也只能以瓷窑来抵债。

“你便不能与其他人借钱吗?”云阳道文问。

“那些人……他们……也得有胆量借给我等才是啊。”娄奋说着,泪珠子啪嗒嗒掉落。

“嗯……”

云阳道人叹了口气。

这事其实不小。

自开明以来,景德一直是瓷器的重镇,而今有三十多作坊被盯上,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她想了想,道:“可有些之前的物件?”

“有有!”

娄奋忙是点头:“妹子请看……”

说着,他取出一青彩斗杯:“这便是咱最好的被子了……”

云阳道人甚至是懒得多看一眼,接过了杯子,转身便走。

只是,回到房间之后,她方提起笔,便一脸的云蒸霞蔚,恨不自在。

犹豫又犹豫,最终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字。

——天青色,等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