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 倾力剿之

且不管这檄文多么的离谱,但经过这种方式,便意味着这四个小国要这正面攻打大明了啊!

如果说先前这些小国要动大明还畏首畏尾,不敢见光的话,此一刻……人家不藏着了,就是要伐明!

“着诸多土司组织人手,配合朝廷大军,灭杀任何来犯我大明之人!”弘治皇帝开口,动真格了。

既然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大明这边便只有倾尽全力。

很快,大明这边再度行动起来,一纸令下,云贵一带的诸多土司也都配合着,调取人马,帮助朝廷大军。

跟着过了三日,乌斯藏的哲域、达巴,云南的孟艮府,以及交趾北江府,火炮声几乎同时响起。

佛郎机等四个小国,对大明,发起了进攻,明面进攻。

大明这边也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调动兵力,全力御敌!

“轰隆隆!”

火炮连天,烽烟四起。

双方对攻之间,四个小国的众多步兵也是快速绕路,以包抄的势头向前,进入大明的疆域,而后……突然扩散开来,不再围攻,而后进入无数平民所在地,一路的抢掠。

区区两日之内,在四个小国的攻伐之下,大明便有十余地百姓遭殃,死伤数万。

“岂有此理!”

京城,弘治皇帝直气的拍桌子。

这……是来打仗的吗?

表面上一路佯攻,实际却是派出诸多步兵烧杀抢掠。

这是檄文上面所说的伐明?

分明就是贼人行径,与先前海盗国的海贼没有任何区别!

“欺人太甚!”

朱厚照也是气愤万分,拳头紧握,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干仗。

实在是太气人。

甚至连藏都不藏,直接来,就是烧杀掳掠。

太不要脸!

但……无可奈何,很是麻烦的。

其中的缘由也简单,大明的疆域实在是太大了,一如先前对战海盗国贼人的时候,如只防守城池,大明这边完全有实力将任何一个城池布置的铜墙铁壁一般。

但,疆域太大,便无法估计所有城池!

你总不能将所有城池都布置数万兵力吗?

大明,没有那个实力,库府这边也支撑不起!

于是,先前面对海盗的时候,朝廷这边便没什么太好的方略,直至找到贼人的老巢,这才将其一举消灭。

那么眼前呢?

四个小国,总共兵力四五万,且火器不是一般的强盛,又当怎么防?

“父皇儿臣愿往!”朱厚照直接请命。

他怒气冲冲,直接躬身请命。

那边的局势太危险,老宁不在,此时应在监察那德里苏丹一带,一时半会怕是回不来,那就要他出马了。

而今大明会打仗的人不少,但在他看到,真正有能力之人,并不多。

所以,他要出马,要去南边统领大局。

“不可!”

弘治皇帝摇头:“你是储君,若有个闪失,这江山便危险了,你不能去,要去……还是朕去吧。”

朱厚照斜看了眼,不以为然。

对于自家父皇,处理朝廷政事倒是一把好手,可若论行军打仗的话,毫不客气的说,远不如他。

所以他才会主动请命。

“父皇,儿臣已有子嗣,便是有什么闪失,这江山也后继有人。”朱厚照坚决道。

“你……”

弘治皇帝却是顿住,一声叹息。

对于自家儿子,他算是了解的,近些年来脾气倒是收敛许多,却是十分的倔强。

眼下,明显是打算好了啊。

那便不好再劝说。

他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你万事小心,诸路大军,随你调遣。”

朱厚照立刻应下,跟着回到东宫开始琢磨起来。

当下的局面来看,乌斯藏和云南一带,虽然是乱了些,但整体却还是安稳的。

最大的破绽在于交趾。

交趾的地形狭长,且皆靠沿海,很容易被攻击,再加上先前的万余守军被宁远调走,而今正是空虚之际,有些麻烦。

那就需要调人!

他思虑许久,大抵想到两个人。

其一便是那王守仁,此人精与计谋,手段凌厉,打仗是一把好手,想来能在很大程度克制敌人。

其二是丰城侯李玺,此人也是多番征战,想来能力也不错。

若是再加上镇守在南边的米鲁,再加上他自己,面对这四个小国,大抵有了防守之力!

就是防守!

那四个小国来势汹汹,且如海贼一般,毫无德行可言。

对于这等贼人,一定要先想法子守住,然后再想办法清剿贼人。

于是,就在当日,一道道令下,朱厚照自己也是简单收拾行囊,一路向南而行。

他给自己选取了交趾的北江府,教丰城侯李玺、王守仁二人去镇守乌斯藏两处,至于米鲁,则要去云南的孟艮府。

“只愿,一切顺利吧!”

他叹息,也是没有太大的把握。

这边,大明快速行动着,在乌斯藏两处,哲域、达巴,云南的孟艮府、交趾的北江府等四处地方,战事也胶着的进行着。

局势很麻烦。

一开始,为了防范四个小国自不同地方攻击,大明这边则是选取了长线的战略,在重要城池布置重兵。

而今那四个小国攻打目标突然明确,那便要再行调兵,主要防御四个小国攻打的城池。

然后问题来了。

调兵遣将,是需要时间的啊!

跟着,因为调兵不及时的问题,这四处被攻打的城池,危险重重。

守城,大抵是可以受得住的,可问题是这四个小国的火炮都对准了城池,接着又分散兵力,朝着四周的百姓聚集地烧杀去了。

兵力不足,打不过,打不过就只得守城。

守城,便只得眼睁睁看着许多百姓被烧杀!

“啊啊啊,气死我也!”

“这些贼人,胆大包天,迟早有一日,老子要将他们以及他们的祖坟都给掀开!”

“还是先想想,如何撑过这一段时间吧!”

“听闻,朝廷那边又有大军驰援过来,可毕竟路途遥远,再这么下去,肯定还会有更多无辜百姓遭殃的啊!”

一些人言语着,商量过后,多只得无奈而叹息。

结果就是……没办法!

因为兵力有限,面对敌人的万余兵力,根本就打不过。

你这边若是贸然出兵,阻击敌人,那城池这边可就危险了。

于任何一个守将而言,没了城池,便是巨大的失利,且没有城池庇护,自身与将士的安全都是问题!

那……便也只得这般守着了。

如此,大抵过去三四日,疯狂攻击的诸多小国好像商议好了似的,暂停发动攻击,停战!

“嗯?怎么回事?不打了?”

“不对劲啊,难道这些人是想着转移阵地?”

“他爷爷的,这下麻烦了……”

无数人焦急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