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极端

“我言尽于此,今天的事你信不信都不要紧,留给时间来证明就行了。”

李乘风朝着天蓬元帅摆了摆手,这已经是开始下逐客令了。

这样的态度让天蓬元帅心中更加迟疑了,若说这个小子说的是假话,那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难不成我将来真的有此一劫?”

天蓬元帅失魂落魄地从河中消失了,望着天蓬元帅远去的背影,李乘风摇了摇头。

他知道就算天蓬元帅信了他的话却也改变不了太多,就算他不去参加蟠桃会,如来也有其他手段让他被贬凡间。

“天蓬元帅呀,天蓬元帅,希望你自有手段度过此劫难,我是帮不上什么忙喽。”

搞定了天蓬元帅当然还不够,因为还有另外两个可怜人。其中另一个还好说,唯一让李乘风担心的就是沙僧,也就是现在天庭的卷帘大将。

“这家伙是个货真价实的老实人,心思没有那么多,是绝对不会相信我跟他说的话的,而且就算知道了估计也不会想办法改变什么,而是会逆来顺受的接受。”

“唉,真是让人头疼。”

李乘风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大的麻烦总要留在最后解决,所以他现在要去找的就是另一个也很可怜的存在,白龙马。

白龙马原本是西海龙王三太子,按照李乘风了解的情况,他是因为收了玉帝所赐的明珠,被自己的父亲因为忤逆的罪名告上了天庭,然后被玉皇大帝判了斩首之刑。

在另一个世界,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李乘风始终很疑惑,那就是堂堂西海龙王三太子大有着美好的未来,为什么要烧了玉帝给的明珠呢?另一个世界对这一段的描写模棱两可,李乘风也不知道,所以刚好借着这个机会亲自去调查。

说走就走,李乘风催动法术,化为一缕青烟,朝着西海赶了过去。

…………

“这里应该就是西海龙宫了吧?”

龙族一向对各种各样的金银财宝很感兴趣,所以整个龙宫也是装饰的金碧辉煌。

李乘风来到龙宫之后,用法术隐藏了自己的身型,只要不是龙王老头亲自探查,应该没人能发现他。

“三太子府,这里应该就是玉龙住的地方了。”

在龙宫之中寻觅了良久,最后李乘风在一处府邸之中停下脚步。

李乘风稍做思量,再次把自己打扮成道士模样,然后前去敲门。

“咯吱~”

门打开来,一个满身酒气,身穿白色长袍,英俊不凡的年轻人从其中走了出来。

“嗝~你是何人?来我府上有什么事?”

年轻人东倒西歪,说话的时候一股子酒味,让李乘风微微皱眉。

李乘风没想到你居然会是堂堂龙宫三太子亲自来给他开门,这样也好,省得跟他府上的人过多解释。

“贫道乃是镇元子的好友,这一次过来是有些事情想跟三太子求证。”

李乘风再次借助了镇元子的名号,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这位3太子未必会鸟他。

“镇元子?你是镇元大仙的好友?”

三太子虽然喝醉了,但不代表着他变成了一个傻子,基本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他向下打量着李乘风,始终看不出来李乘风会是镇元大仙那种高人的朋友。

李乘风点了点头:“那是自然,贫道李乘风,如果三太子不信,可以向镇元大仙求证。”

三太子想了想,反正这里是他们龙宫的地盘,这个人也不敢胡来,所以就放李乘风进来了。

“所有的下人都被我遣散了,没有办法招待你,你自己找个地方做吧。”

进入院落中三太子随意找了一处石凳,躺在上面,拿出酒来就开始喝。

猛灌了几口,整个人再次醉醺醺了几分,随后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向李乘风发问。

“你……你不是说有什么事找我吗?嗝~现在,嗝~现在可以说了。”

男主居然组织了一下语言,接下来要问的可能涉及人家的隐私,所以语言不当对方肯定不会回答。

“我要问的问题很简单,太子殿下,你最近是否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

“烦心的事?呵呵,这算是什么狗屁问题,烦心的事天天都有,怎么?你想管吗?”

三太子挑眉看着李乘风,李乘风摇了摇头。

“不要误会,我说的烦心的事,是一些很大的事,大到足以让你做出一些忤逆的举动来。”

在这个时代讲究天地君亲师,尊卑有序,地位井然,李乘风这么问已经相当于挑衅了,脾气大一点的说不定已经要动手了。

“你都知道些什么?”

谁曾想三太子只是略带好奇的看着李乘风,并没有发火的意思,李乘风就知道自己恐怕是说中了。

“我了解的不多,这么说吧,我有一些手段可以隐约感觉到未来的事情,不出意外蟠桃大会过后,你可能会因为一些原因被你的父亲告上天庭,然后被玉帝下令处死。”

李乘风说完之后你就认真观察这三太子的反应,因为只要是个正常人,听到自己的父亲会害自己肯定都会吃这一边不会相信,但是偏偏的三太子居然好像一位李乘风的这句话有些相信男主瞥了。

“不错的能力,所以你来找我是想做什么?”

“……当然是想帮你活下去。”

男主知道,就算没有他,在三太子被杀头的时候,观音菩萨也会出面把他救下来。

可是这件事李乘风并不想让观音菩萨扯上太多关系,所以他必须这么说。

“帮我?你能怎么帮我,杀了我父亲?”

李乘风哑口无言,三太子对他父亲西海龙王的怨恨,好像比他想象的要更深。

“未必需要这么极端,在帮你之前,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西海龙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李乘风终于问出了自己刚进入这里就想问的问题。三太子没有说话,而是又猛灌了几口酒,沉默了下来。

“正常情况下我应该把你赶出去,但不知道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很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