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一身装备

只不过说了也奇怪,这猴子的性格亦正亦邪,而且乖张暴戾,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听了这个金仙小子的话呢,让他干嘛就干嘛。

“上仙,我手上各种各样的宝贝不少披挂也有,可惜的是那些估计全都入不了你的法眼,所以不是我不送上仙,主要是手头上实在没有啊。”

猴子才不管那么多。

“嘿嘿嘿,你之前骗了我,你这皮管变算是赔礼道歉的东西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这皮刮我就不走了。”

撒泼打滚耍无赖,可是猴子的拿手好戏,这老龙王怎么斗得过猴子呢?

“要不这样吧,上仙,我的三位兄弟,他们跟我一样,说不定身上会有一些好东西,你去找他们如何?”

“不行不行,要去也是你去,俺老孙便在这等着,需要再推辞了,不然就别怪我手中的神铁无情。”

眼看猴子摩拳擦掌,一副要动手的样子,龙王只能无奈应承了下来。

“那好吧,既如此上仙在这里稍等,我这就去换我的那几位兄弟前来。”

四海之间,彼此相望相守,每一家他们龙宫之中都有一面鼓和一面锤,只要同时敲响了鼓和锤锤便是信号,到时候四海龙王将会齐聚。

这两样东西几乎很少有动用的时候,现在居然为了一身装备要动用,敖广也是实在无奈。

“大圣,有了这身装备,大神绝对会如虎添翼,脱胎换骨,但是有一件事要提醒大圣,这欧广可不像表面上这么老实,等你离开之后,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报上天庭,让玉皇大帝来处置。”

猴子对李乘风的自然是非常信任的,毕业经到目前为止一直是李乘风在指引自己,而且他确实也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好处,说实话,李乘风很对猴子的胃口。

所以听了李乘风的话,猴子当下点头。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大不了就让天上的人下来跟老孙打一架,听说天上的天兵天降实力全都不弱,就是不知道比起我来如何。”

寻常人听到天庭要对付他,估计早都吓得腿软了,而猴子不仅没有害怕,相反还心生向往,李乘风也是见怪不怪,毕竟这家伙就是一个好战的性格,要是害怕了那才是见了鬼。

两人闲聊着的时候,四海龙王紧急汇集到了一起。

“大哥,敲鼓鸣锣,唤我们前来,是有何事?”

“是这样……”

东海龙王老广把发生在猴子身上的是老老实实的说了一遍,其实他几个龙王听到之后立马气得哇哇大叫。

“什么还有人,居然敢欺负在我们四海龙王身上,大哥别慌,我们这就去把这泼猴拿下。”

西海龙王懒得玩这些阴谋诡计,所以想直接亲自动手,敖广慌忙阻止了他。

“不可不可,那猴子的实力远非我等,对方恐怕须得上天请人来才行,要是你们敢动手的话,被那神铁砸到怕不是得伤筋动骨,甚至是生死道教,我们还是给他一身披挂送他走,等他离开了之后再上天请示玉帝再说。”

看到大哥如此推崇那个猴子的实力,连动手都不敢,其他三个龙王也只能抱着偃旗息鼓的打算准备凑一身装备出来。

毕竟4人之中属他们的大哥最为沉稳,老道,大哥的判断一向不会出错。

“刚好我这里有一双藕丝步云履。”

北海龙王拿出了一双充满灵气的鞋子,穿着此鞋,身轻如燕,日行千里。

“我这里有一副黄金锁子甲。”

西海龙王掏出了一副威风凛凛的黄金甲,穿在身上可挡水火,刀枪不入。

南海龙王也掏出了自己的凤翅紫金冠,就这样四海龙王一人一件装备给猴子凑了个齐全,东海龙王用托盘托着几样装备,然后把猴子请到了大厅。

“上仙,这是您要的一身披挂,这三样包括我的定海神针在内,即便是在整个三界也是鼎鼎有名的宝物,一定配得上你的身份。”

猴子左瞧瞧右看看,把东西穿在了身上,霎时间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猴子虽然身材矮小,只有一米出头,但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一套装备在身,哪怕是头驴子,都能让它变成汗血宝马。

“好!”

李乘风简简单单一个字的评价,让猴子的喜笑颜开,就这样,猴子和四海龙王推杯换盏,吃了一顿酒之后才拉着李乘风离开。

如同李乘风预料的那样,猴子和他前脚刚走,东海龙王就拿着奏折上天去了。

“恭喜大圣贺喜大圣,喜的这一套装备,三界之中可任由大圣遨游。”

“嘿嘿嘿,贤弟客气了,今日得你指点我才能有这种机遇,以后我们便以兄弟相称,贤弟不如去我花果山再坐一坐?”

李乘风摇了摇头。

“不用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接下来兄台你会非常的忙碌,我就不讨扰了。”

按照剧情,接下来猴子将会有6位结拜兄弟出现,李乘风可不打算凑这个热闹,毕竟猴子的这6个兄弟之中,除了平天大圣牛魔王之外,其他的都只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

猴子不懂李乘风的意思,但既然李乘风不想随着他去花果山,猴子也不勉强,就这样两人分开之后猴子安稳的回到了花果山,这种在猴子猴孙面前好好的威风了一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中,如同李乘风预测的那样,每天都有七十二洞各路妖王前来拜访,最终猴子和其中六个很对胃口的人一起结拜。从此他们七位妖王的名声传遍了天下。

一段时间之后,花果山再次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就是一直以来在花果山以长寿著称的白猿,在前段时间终于撒手人寰了,这件事情可让猴子受到了不少的打击。

从小到大都是白猿看着他长大的,而且当初拜师学艺也是得到了白猿的指点,所以现在。白猿死去,他的心中难免悲伤,李乘风算好了时间也再次找上门来。

“贤弟,你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嗨,别提了。”

猴子把白猿的事情跟李乘风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