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强势

天雷大王知道自己碰到硬茬子了,于是乎咬了咬牙,准备出全力。

“天雷滚滚!”

这一下天雷大王把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都凝聚了起来,化成了一个雷球雷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李乘风砸了过去,要是被打中的话,就算是以李乘风的防御力估计也要重伤,可惜的是这个雷球没有打中李乘风的机会。

又是简简单单的,袖子一挥,天雷大王的这一招,被李乘风的袖里乾坤给吞了进去。

天雷大王看到这一幕已经有些绝望了,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实力深不可测,远远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呵呵,你自己的攻击你应该还没有试过,吧,就让你试试你自己的攻击吧。”

李乘风知道这个天雷大王已经千里迢迢了,有时候也懒得跟他玩了,再次袖口一回嗯万军雷霆和那个雷球,居然被他重新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打了出来。

天雷大王来不及躲避之间被电成了焦炭,浑身上下抽搐了两下,然后就倒在了擂台上。

李乘风身上亮起了一道亮光,自动被传送到了擂台外面,意味着他是这场比赛的胜利者。

这就是三界顶尖神通袖里乾坤的厉害之处,它里面自成一片乾坤空间,别人的攻击只要在袖里乾坤的包含范围内就能成功吞入这片空间之中,需要的时候再从空间里面打出来,就是这么变态。

“嘿嘿嘿,怎么样姐姐,我就说这个小子的实力不弱吧,当初的事情就是他帮我摆平的那个大罗金仙境界的妖怪,也是他收拾的。”

“大罗金仙?你是说它虽然只有金仙境界的修为,但是已经有了对抗大罗金仙的实力了?”

西王母身后红衣仙女和百花仙子两人正在悄咪咪的交流着。

西王母现在也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年轻人,或者说在座这么多年轻人没有一个值得他注意的,因为这些人的实力都很普通,连哪吒都比不上。

一直到最后只剩下十个人的时候,李乘风还是用袖里乾坤摆平了他的敌人,西方母这才察觉到了李乘风的异常之处。

“此人使用的神通莫不是袖里乾坤?他跟镇元大仙是什么关系?”

…………

最后的这十个人能从六十个人里面杀出来他们的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唯一让李乘风提起了一点点兴趣的有两个人,他们分别是西牛贺洲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大仙门下的弟子青云子和一个自称神鹿的散修。

没错,其中一个居然是李乘风,老朋友的底子当然了,你这个人肯定也老早就认出了李乘风,并且他也决定等会儿在对上李乘风的时候一定要第一时间认输,毕竟这可是他师傅的朋友,先不说他能不能打得过,就算能打得过也得认输呀。

天地君亲师,在这个等级礼仪制度非常严格的神话时代,你要是敢对师傅的朋友不敬,那就是对师傅不敬,这可是大大的忌讳。

解决完了这一轮的对手之后李乘风的运气比较好,成为了最后五个人里面伦坤的那一个,理论上来讲,这五个人选出来就已经足够了,毕竟这一次的参赛名额就是五个人,他们五个人之间没有必要再比。

但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家都想争个高低,所以像这样的比武尽管现出了需要的人却还是要拍个前三甲出来,西王母要是心情好,说不定还会对前三甲进行额外奖励。

作为轮空的那一个李乘风,自然是坐在擂台上面看戏,这一场比赛他看的是镇元大仙的那个弟子青云子,跟另一个人之间的战斗,青云子深得镇元大仙的真传,而且他休息的到和镇元大仙差不多,各种各样的法术充满了洒脱,还有随意。

大概一刻钟之后,青云子的那个对手就败在了青云子的手上,他朝着青云子拱了拱手,自动认输了,也没有死皮赖脸,毕竟输在青云子的手上,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谁叫人家师出名门呢。

神鹿也是个高手,打败了他的那个对手,至此前三甲就已经诞生了,分别是李乘风青云子以及神鹿。

剩下的比赛自然就是为了争夺前三甲的具体名次,这一次神鹿的运气比较好轮空了,所以就只剩下李乘风和青云子两个人。

站在擂台上互相看了一眼,青云子苦笑一声,然后拱了拱手。

“青云子参见师叔,师叔,青云子冒昧上擂台来只是想给师叔道个歉,希望师叔不要往心里去,青云子这就告退。”

李乘风刚要阻止,青云子已经自动跳下了擂台,按照规则,他这是认输了。

旁边的其他人早已经炸开了锅。

“怎么回事青云子怎么叫这个家伙师叔,难不成他是镇元大仙的是兄弟吗?”

“不可能地仙之祖,镇元大仙根本就没有师门,哪来的是兄弟?这不会是冒牌的吧,可是青云子可是镇元子的嫡传弟子,这小子凭什么在他的面前冒牌?”

不仅仅是周围参赛的选手们怜惜王母,这个时候你也是对这件事情表露出了一定的兴趣,镇元大仙的地位某种程度上来讲比他还要高一点,如果这个人真的是镇元大仙的师兄弟,那他还用这样看待平凡人的态度,对待他恐怕会惹得郑元大仙不高兴。

“喂,这人真的只是一个河神吗?河神神跟镇元大仙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红衣小心地询问百花仙子,眼中带着浓浓的好奇之色。

百花仙子摇了摇头。

“这个我也不清楚,他没跟我说过,但我估计青云子不会无的放矢,或许他真的跟阵元子有什么关系,要不然怎么能解决之前我惹出来的那么大的祸呢?”

周围的人议论着,台上的擂台赛还要继续,青云子认输了,可神鹿可不会给李乘风面子。

“哼,我不管你和镇元大仙是什么关系,在我这里你现在就是我的敌人,我劝你小子还是认输吧,免得等会儿被我揍得下不来台你,到时候镇元大仙找我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