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对战哪吒

哪吒自然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去嘲笑李乘风,可心里面对李乘风这样的人肯定也是嗤之以鼻。

“你们说这个家伙能接住三太子几招?”

“不好说,如果全力以赴的话,说不定三招之内就能拿下这个小子。”

“别说三招了,我敢保证一招之内这个家伙就会被打败。”

除了百花仙子和红衣两个人之外,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看好李乘风的。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哪吒率先动手。

李乘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他双手的袖口却已经开始蓄力了。

“又是这一招??”

看台上神鹿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他之前就是被这一招给打败的,至今他都不知道这一招叫什么名字,他只知道这一招威力奇大。

“看他的样子,之前跟我对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出全力,只是把我控制住了而已,如果他存了杀心的话,或许我会被一击秒杀。”

神鹿内心有些苦涩,自己修炼了这么久,再加上自己各种各样的天赋,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类。

“这个人浑身上下看起来到处都是破绽,为什么我会有一种他很危险的直觉?”

哪吒不断的靠近李乘风,与此同时他的心中那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深刻了,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之后,哪怕是一点点的直觉都不会是无的放矢。

“不管他是什么人,我都不能输。”

他代表他的老师太乙真人参赛,而且这个比赛本来还就是太乙真人举办的,那一颗九转金丹也是为他自己准备的,如果要是输了的话,师傅这精心准备就要落在别人的手中了,那他岂不是辜负了师傅的一番美意。

九转金丹整个三界之内从来都只有一个人能够炼制,那就是太上老君,可惜啊,太上老君的存货也在之前被那只妖猴搞的差不多了,所以原本就非常珍贵的九转金丹,现在愈发的珍惜了。

“全力以赴!”

眼看着攻击就要打到李乘风的身上,哪吒突然施展自己的三头六臂,六只手臂同时拿起武器朝着李乘风攻击了过去。

这一下就算不是他自身力量的全部至少也发挥了七成以上的实力了。

“三头六臂?这不是我儿的拿手绝技吗?第一轮就已经拿出了绝招,看样子小哪吒是不想浪费时间了。”

看台上李靖露出了一丝苦笑,他以为这一次他们天庭又要输了。

如果不是李乘风第一轮你就碰到了他的儿子的话,说不定他们这一次还会取得一个好的名次,比如前十运气好一点,前五也有可能,但碰到自己的儿子,李靖就没想过那个叫李乘风的人能赢。

李乘风就好像是下傻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众人都知道他没有坐以待毙,因为他手上的能量正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汇聚着。

“气势不错,就是不知道威力怎么样。”

太乙真人在李乘风没有出手之前,也是看不出李乘风使用的招数是什么的,他只能从李乘风聚集的能量之中给出了这么一句评价。

“啊哈!!!”

终于小哪吒的攻击到来了,看怒吼一声,六只手臂三把武器,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李乘风砸了过来。

还没落地呢,地面就已经开始颤动,甚至是塌陷,虽然这是特制的擂台,却也承受不住小哪吒的这种攻击,空气都被压缩的发出了音爆之声。

“轰隆隆隆!”

一声巨响,有一个人消失在了擂台之上,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一副惊讶的样子,下巴都快合不上了。

“这……发生了什么?三太子去哪了?”

“不知道,我只看到那个小子挥了挥袖子,三太子就不见了,我是出现幻觉了吗?”

一些实力弱小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看清场上的形势,像是太乙真人这种顶尖的存在,自然是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袖里乾坤???”

太乙真人瞳孔一缩,口中喃喃自语。

“这个家伙,居然会袖里乾坤,难不成他是镇元大仙秘密收的弟子吗?”

裁判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判决才好,现在双方选手的其中一个消失不见了。

他要是判另一个赢的话,这不合规矩,但问题是现在另一个选手不出现,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僵持着吧。

就在众人懵逼的时候,李乘风来到了擂台旁边,大手一挥,左边的袖子放出一阵豪光,哪吒三太子狼狈的从里面冲了出来,掉落在了擂台下面。

好再三太子虽然被李乘风收走了,但是却没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承让!”

李乘风冲着三太子抱了抱拳,脸上带了高深莫测的笑容走下了擂台,按照比赛的规则不论双方打的如何,但只要有一方跌落擂台,那么就算另一方获胜,所以尽管三太子还保留着几乎全部的战斗力,却也是算他输了。

“我输了??”

三太子咬了咬牙,却也不是输不起的人,也向着李乘风的背影抱了抱拳,然后就面无表情回到了看台上方,自己的师傅太乙真人身边。

“我一直叫到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惜你年少成名,从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现在知道我没骗你了吧,尽管以你的天赋和实力三界这种超过你的人估计也有一大把,所以以后一定要潜心修炼,万万不可再像以前一样调皮高傲。”

太乙真人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哪吒的耳中,哪吒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心中着实郁闷,实话实说,这一次他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毕竟他不是光明正大被打败的,而是被对方突然用一种诡异的手段给扔下了擂台而已。

而且他在天上当了这么多年的先锋大将,比起刚开始的那个只会闹腾的哪吒已经收敛了许多了,当然心中的傲气难免还是有的。

“我知道你可能在想刚刚那个获胜的人是取巧了,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他不仅不是取巧的,还手下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