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流沙河

百花仙子开口询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我感觉你对天庭的事了解的好像比我还要多?”

李乘风嘿嘿一笑没有解释,这件事情能隐瞒还是隐瞒的比较好,总不能告诉他,他很清楚的知道未来的走向吧。

“这你就别管了,山人自有妙计,去不去?”

“去,当然要去!”

两个人一路疾驰,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流沙河。流沙河是一条水流非常湍急的大河,因为水中的河充满了泥沙,几乎把河水都染成了黄色,所以这个地方就被叫做流沙河。

并且在四大步骤几乎一些凶险的地方都会有妖怪存在,唯有这流沙没有,就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太恶劣了,连一般的妖怪都不会来这里。

然而此时这流沙河之中却是妖气冲天。普通人可能感觉不到,但是像李乘风他们这种已经成了仙的高手,只是靠近都感觉浑身不舒服。

“嘶~此地凶险说不定,正有一只大妖潜藏于此,你确定卷帘大将在这里吗?”

百花仙子不由得发出了质疑的声音,联大将虽然平常没什么存在感,但是身为玉帝身边的保镖,众人也是经常会在眼底看到他。

那个没什么话,满脸憨厚正气的人,怎么会有如此庞大的妖气加身呢?

“我可以确定,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也解释不清楚,等见了他自然就知道了,走吧。”

靠近流沙河之后,可以听到河中传来了惨痛的惨叫之声,就好像有人在被折磨。

李乘风不做犹豫,直接冲入了河中,虽然河水混沌,但是以李乘风的修为却也能在河中看得一清二楚。

“啊!!我不服,我不服啊!”

流沙河底之中一根石柱子上此时绑着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这个家伙一身赤色的头发,脸色不青不黑,浓烈的邀请就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的身上还差着很多把飞剑来来回回穿刺着他,让他承受飞剑透体之刑罚。

“唉,可怜人!”

看到这一幕,李乘风叹了口气。像沙僧这种实力低微的人,就只能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李乘风有心上前阻拦却也没那个能耐,因为这飞剑蕴含着天地大道的力量。

并且李乘风还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每过七天沙僧都要承受这种刑罚,比大姨妈还准时。

不知道过了多久,沙僧惨叫的声音停了下来。身上的锁链自动放开,他气喘吁吁的跌在了河中,喘着粗气。

“你没事吧。”

李乘风走上前去把他扶了起来,沙僧抬眼看了一眼李乘风,很明显是认出他来了。

“呼~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这个问题重要吗,当初已经提醒过你了,但是你好像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中。”

沙僧苦笑一声,那个时候他只当李乘风是个疯子,毕竟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玉帝怎么可能因为一个琉璃盏就惩罚他呢?现在事情真是发生他心中的苦闷又有谁知道呢?

十万年的陪伴,十万年卑躬屈膝的伺候,居然还比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杯子,实在是让人心寒。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没有办法离开流沙河,并且接下来每七天就要承受一次飞剑透体之刑法,别的不说,至少,这里不是天上,你体内灵气的数量毕竟是有限的,等体内的灵气消化完毕了就得吃东西来补充能量。”

“你又不能离流沙河太远,附近又没有生物,所以我可以给你这一条明路。”

“什么明路?”

李乘风凑到了沙僧的耳边:“这里要不了多久,我会有一个取经人路过,这个取经人大概的遭遇和你一样,也是西方的一个佛家弟子,被贬人下凡间。”

“所以吃了他之后,可以让你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不吃东西,这样你就不用去滥杀无辜了,但是你要记住,他在下界只有十世轮回的机会,在第十次的时候你就必须得回报前九次吃了他的恩情,跟着他一路保护,最后让他在西天取得真经。”

沙僧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但是李乘风看他眼中思索的神情,就知道他已经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好了,多余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是非曲直你心中自有公论,我已经把路指给你了,要不要走你自己判断。”

说完之后李乘风就在流沙河的上空安静等待了起来,他在等一个人。

“下面的人是卷帘大将吗?”

百花仙子走了过来询问李乘风,李乘风点了点头。

“是,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在天条的影响下变成一个妖怪了。”

百花仙子满脸可惜的摇来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见李乘风好像在等什么人,百花仙子再次开口询问。

“我们现在人在这里是在等谁?”

“等观音菩萨!”

李乘风的话才刚刚开出口,不远处一个浑身上下冒着金光的身影,已经迅速接近了。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李乘风观音菩萨愣了一下,最后皱了皱眉头道。

“嘿嘿嘿,我当然是在这里等着菩萨了,我知道菩萨要来,所以特意在这里等你。”

观音菩萨冷笑一声。

“我来这里是临时所做的决定,你又怎么会知道呢?明明只是巧合碰到我们,却说是在这里等我,油嘴滑舌!”

李乘风知道观音菩萨不信,于是乎眼珠一转,心里面已经有了主意。

“唉呀菩萨,我虽然不是你们出家人,但几乎也不撒谎,你这么说我可就是在质疑我的诚信了,要这样吧菩萨,我跟你打个赌,如果我是提前在这里等你的话,你只有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我们是碰巧遇到的,那换做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如何?”

正常情况下,关于菩萨肯定不会跟别人打这种无聊的赌,但是李乘风本就是一个无聊的人,也不知怎么的观音菩萨就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好,我可以跟你赌,但是这一点要怎么来证明呢?嘴长在你身上,你非要说在这里等我,我又能奈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