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感激不尽

一旦他们这些神仙过多的插手了烦人的生活,那么他们还是原来的自己吗?失去了七情六欲,或许他们就是一堆机器吧。

“村长,话你也听到了,并不是我们这些神仙不想帮助你们,而是我们也有自己为难的地方。今天的话你就当没听过我们这些人,你也就当没见过吧,这是之前被三个妖怪吃掉的幼童。”

李乘风不再纠结这些事情,他径直走到村长的旁边,手一挥,三个幼童重新出现。

村长吓了一跳,明明已经死了的人还是能够复活的吗?神仙不愧是神仙,连手段都这么变态。

“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死,刚刚那三个妖怪吃掉的,仅仅只是三块石头罢了,我用了一个小小的障眼法他们就上当了,目的也是为了让你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

李乘风一边说着,一边在这三个幼童的头上各自点了一下。

这算是李乘风留给这三个幼童的一点点福利吧,李乘风已经帮他们提前开窍了,这就意味着从现在起他们三个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幼童玩智商远超,同龄人未来的发展也会顺利很多。

当然了,这一切李乘风并没有告诉村长。村长肯定也是没有发现李乘风的小动作的。

“好了,人你带走吧,我们离开了,至于如何能跟外面的人解释三个妖怪的事情,想必村长你最有手段,反正那三个妖怪带回来的幼童除了这三个之外,其余的都死了,你可以通过这一点向外面的其他人解释。”

村长赶紧点了点头,他也不敢强行把李乘风的人留下,就这样李乘风的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天上去。

把三个妖怪送到瑶池之后,李乘风和百花仙子重新来到了天牢里面。

“这是玉帝写的文书,把七位仙子都给放出来把。”

李乘风掏出了玉帝写给他的文书负责这里的天兵天将,看到之后急忙打开了天牢的大门,准备把七位仙子给放出来,他们就知道七位仙子在这里待的时间绝对不会很长,毕竟好歹是玉帝的女儿,怎么可能一直把他们关在这里。

“姐姐!”

从天牢之中一出来七个人一直围在了百花仙子的身边,叽叽喳喳地感谢着他。

一直说了很久的话,众人才重新把目光聚集在了李乘风的身上。

“李乘风,这一次,感谢您再次帮了我们之前,就是你让我们逃过一劫,如今有第二次帮助我们,我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红衣走到李乘风的面前给他行了一个礼,旁边其他六位仙女见状不敢怠慢,也是纷纷朝着李乘风行礼,一时间脸上满是感激的笑容。

李乘风笑着摆了摆手:“不用如此客气!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就离开了。”

不是李乘风,不想和仙女多待一会儿,旁边这七个仙女莺莺燕燕,各有各的特色,李乘风巴不得天天和他们待在一起,但是李乘风现在心里面更想去研究一下自己获得的新法术。

只有早日把千手千眼修炼完毕,李乘风的实力才会再次获得提升。

从天上下来之后,李乘风回到了自己的地盘。最近一段时间他也是在连轴转,都没怎么休息过,好在自从开始修炼之后,不论是自己的精力还是体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所以就算连轴转也撑得住。

春去秋来,眨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一年之中,李乘风都一直在自己的洞府修炼,没有离开过半步而沧澜河也一直是风平浪静,直到这一天有一位特殊的客人到来。

“李乘风在家吗?”

河流上空一道熟悉的硕大的声音,穿透层层水面传到了李乘风的耳中。

李乘风缓缓睁开了双眼,从入定的状态之中解除,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这一年的修炼没有白费,千手千眼他已经基本入门了。

“这个声音好生耳熟,应该是熟人。”

李乘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来到了河面上,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头上顶着第三只眼睛,身上还穿着铠甲的英武不凡的大帅哥。

李乘风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老熟人就是灌浆口,二郎神。李乘风之前听过他的声音,但是因为和他的交往比较少,甚至可以说几乎没什么交往,所以才一时间没想起来。

“哈哈哈,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郎真君降临,不知道真君这一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李乘风哈哈一笑走到了二郎神的面前朝着他抱了抱拳,二郎神也回了一个礼。

或许是因为天生就是一张面瘫脸的原因,二郎神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僵硬,但是语气还是比较缓和的。

“这一次我来找你是有个忙,让你帮也是天上的一位老熟人举荐过来的!”

“哦?是什么人?我在天上好像没什么朋友吧。”

天庭之中能称得上和李乘风是朋友的,或许就只有七位仙女,外加一个百花仙子以及太白金星那个老家伙了,想到太白金星,李乘风心里移动,应该不会真是这个老头吧?

“是太白金星让我来的,他说你这个人很神奇,能做到一些连他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特来找你。”

李乘风心道果然如此,太白这个家伙,知道李乘风的不少秘密,能说出这种话来也是理所应当。

“呵呵,真君过奖了,不知道这一次真君来找我,是要我帮什么忙呢?”

杨戬开口,李乘风并不想拒绝他。这家伙天赋那可是没话说到了,未来可是会成为战神级别的存在,所以说什么都得打好关系,趁着他现在还没成长起来,多帮助他是很有必要的。

“你也知道,之前在花果山出现了一只妖猴,那个时候我奉命受着前来讨拿妖猴,你在战斗的过程之中,哮天犬出去偷袭妖猴却被妖猴打伤。”

“这件事你应该不陌生吧,我这一次就是为了哮天犬前来!”

李乘风笑了笑,那何止是不陌生呀,甚至他都是这件事情的策划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