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无药可救

李乘风虽然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但是现在的他拥有不死的身体,所以说这个刀疤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除了长刚开始占据劣势后来刀疤已经越来越虚弱。

到最后这刀疤已经奄奄一息了,甚至很有可能活生生的被李乘风给打死了。

“杀了我你有本事杀了我呀,只要你不杀了我,我从这里离开之后,我会把这个小镇上每一个人全部都给杀死。”

“我要看到你脸上的痛苦,我要看到你脸上的后悔,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意志。”

刀疤状若疯狂地看着李乘风,李乘风在刀疤的刺激之下,刀都已经拿起来了,但是最终他还是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克服了自己的愤怒。

“呵呵,杀了你?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你滚吧,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李乘风让这个刀疤离开了,可惜的是那个被他殴打过的老奶奶,因为伤势过重,而且李乘风现在身上没有任何的法术,最终不幸还是去世了。

李乘风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把这个老奶奶埋在了山脚下,面他房子的旁边,然后就独自游荡在这个小镇之中。

她在思考,他现在只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菩萨为什么要救这么一个家伙,像这样的家伙直接让他进地狱不就好了吗?菩萨说过这个家伙是个好人,曾经救过他可能是曾经了,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彻底无药可救的恶魔了。

面对这样一个恶魔菩萨还想着感化他们,还是说菩萨也有自己的私心,只是因为你这个恶魔曾经救过他,所以说他想把这个恶魔变成好人呢。

这个问题李乘风得不到答案,他甩了甩头,尽量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重新让自己回到了一个主题上面,那就是他之所以要拯救这个家伙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是他想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火焰仅此而已,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其他的理由。

眼看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不到半个月了,李乘风再次找到了刀疤,这一次他打算换一种方式,他要跟刀疤好好谈谈,他要知道刀疤过去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导致他变成了这样一个李乘风相信,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会是这样。

“呼~我又来了,虽然我曾经可能亲手会把你杀死,我们两个你也打过一架,但是现在我没有任何的恶意,我之所以来找你,也只是因为我想拯救你这一次而已。”

这一次,李乘风来找这个刀疤谈话,刀疤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还是闭口不言。

“找我谈话?哈哈哈,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谈的,我也不需要你拯救,你以为你是谁你能拯救得了谁,你连你自己都拯救不了,你凭什么来拯救我?”

“况且我不觉得我现在的状态有什么不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该死,所有的人都曾犯过错误,我只是帮他进一步解脱而已,有什么问题吗?退一百步来讲,就算我做这一切没有任何的意义,但他能让我开心这个理由足够吗?我喜欢血腥,我喜欢杀戮。”

刀疤抬头看着李乘风,他的眼珠是血红色的,不知道是因为遭受了李乘风的殴打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其他原因。

总之不管什么原因,现在的李乘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所有的一切在这个家伙身上都起不了作用。

“那难不成你就想一辈子怎么进行下去吗?你的父母呢?你的亲人呢?你的朋友呢?你从来没有为他们考虑过吗?”

“我的父母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被仇人给害死了,至于朋友,你觉得像我这样的人会有朋友吗?我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恶人,我已经习惯了生活在阴暗之中。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但是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感到恶心。”

“再说一遍滚吧,不要再来找我了,否则的话我不敢保证我还会不会对你再出手。”

刀疤不是个傻子,相反李乘风觉得他非常的聪明,因为刀疤好像隐隐约约猜出自己的身份了,他知道自己是打不死的,如果是个正常人为知道有一个打不死的人会是什么态度,可能会惊讶可能会害怕,但是这些情绪在刀疤身上通通都没有。

“菩萨,我就再信你一次,我相信这个家伙是有救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李乘风深呼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提起了精神。

“虽然你自己已经放弃了你自己,我当时我还是不想放弃你,相信我,我经历过你永远没有办法想象的痛苦,而现在我依旧很乐观的面对这个世界。”

刀疤满脸嘲讽地看着李乘风很明显是不相信李乘风所说的话。李乘风你看着白白嫩嫩的能经受什么痛苦,只有李乘风自己清楚自己在十八层地狱到底曾经面对过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一一切又回归了,平静到八还是相往常一样,在这个小镇之中横行霸道,肆无忌惮,李乘风就跟在他的身后,这下李乘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默默的跟着刀疤想看看他到底坐在做什么。

就这样足足过了将近一个星期之后,刀疤所做的一件事情再次惹怒了李乘风。

刀疤来到了一个大户人家,直接闯进了人家的家里,抢走了这户人家年轻貌美的小姐。

这户人家虽然非常的富有,但是都只是普通人而已,你怎么可能是刀疤这么凶残的家伙的对手呢,所以死的死伤的伤。

李乘风仅仅只是一个旁观者,看到这一幕都已经忍受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刀疤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就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或许这个世界上有人能改变自己的本性,但是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你。”

李乘风愤怒的咬着牙,他承认他要失败了,因为他不打算再留着这个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