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打赌

“……他这么做的话更加没有什么好下场了吧,您到底是想让我看什么?”

李乘风诚心询问,你这样的人如果还不能够让他升职一发的话,那么地府也就不用继续开下去了。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如果他放下了心中的执念的话,那么他就没有办法进入六道轮回,相反如果他已经放下了执念,他就是可以进入的,你猜现在的他到底能不能进入?”

李乘风想都不用想,直接摇了摇头,这还用看吗?来到地府了还是这个鬼样子,肯定是没有放下心中的执念。

“哈哈哈,施主看样子对自己非常的自信嘛,既然如此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突然地藏王菩萨开口,你要和李乘风打个赌,李乘风总觉得这个套路有些熟悉呢,他就是经常用这样的手段,尤其是打赌这个借口,在其他人的手中骗东西的。

“堵就堵,菩萨想跟我赌什么?”

但是最后李乘风又仔细想菩萨应该不会懂这个套路吧,并且这个赌约菩萨也不一定会有必胜的把握,那个家伙喜怒无常菩萨怎么可能猜到他的头?

“很简单,如果他最后能够顺利的进入六道轮回的话,那么你就必须跟我在这地狱深处待一百年同化这里的灵魂,帮助我超度他们。”

“而如果我要是输了的话,我不仅仅会帮你得到这个宇宙之中最强的火焰,我还可以给你一颗我十万年的修为凝聚出来的金丹如何?”

如果说宇宙之中最强的火焰对李乘风的诱惑力是十的话,那么这十万年的竟敢对他的诱惑力就是一百,开什么玩笑,如果他要是能吃了这十万年的金丹,就会立即增加十万年的修为。

相当于他现在的年龄又翻了一倍呀,但实际年龄却没有那么大,只是修为增加了,这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好事儿了。

“菩萨盛情难却,既然如此,我同意,我就跟你打这个赌。”

想都不用想,李乘风肯定是同意了这个赌约,就这样,李乘风和菩萨两个人继续盯着面前的这幅画面。

画面之中,因为这个家伙实在是闹腾的太厉害了,他被带到了十八层地狱的入口处。

投到了十八层地狱第一层地狱,铜镜地狱之中,这个地方就和奈何桥上面的三生石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凡来到了这个地方,你就能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当然了这里回忆的主要是你过去做过的罪恶增加你的罪恶感,摧毁你的心灵。

最开始果然如同菩萨所说的那样,这家伙仅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实人而已,他做生意首先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后来有白手起家,好不容易发展起来,又被自己的妻子所背叛。

不做生意,他又打算当一个能治世救国的文臣,在上京的路上被一群土匪打劫打断了腿,错过了进京赶考的时间。

但是一个好心的官员还是录用了他,本来这个家伙你以为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心人的,这曾想这个官员只是利用他给自己顶锅而已,就这样他在此郎当入狱。

好不容易从牢狱之中出来,他已经年过半百了,这一辈子大大小小所有的事情,几乎倒霉到了极点都聚集在了他的头上。

尽管如此,他对生命还是抱有一丝希望,所以他做了一点小买卖,靠着之前积累的经验也算是风生水起,后来因为一个人生活实在是太过寂寞,他就去收养了一个儿子。

可谁曾想这个儿子在八岁的时候我们就到处上蹿下跳,鸡飞狗跳一次,甚至拿出来一把菜刀威胁这个老头,把身上所有的钱给他。

已经变成老头的他无奈之下把自己的儿子逐出了家门,赶走了。

却没想到儿子在临走之前也投了他做生意的秘方,卖给了他的仇家,就这样他做生意再次失败。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一个迟暮老人了,做什么都不行,只能在街上乞讨。

可惜的是乞讨的,乞丐之中也有一些年轻力壮的,每一次他要是讨到钱或者是吃的,都会被这些年轻的乞丐所抢走,日复一日,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也开始变得消瘦了起来,最后的结果肯定就是饿死街头。

在他死亡的前三天,他已经对这个世界不抱任何的希望了。他浑浑噩噩在街边趴着,直到他在一个井边发现了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

本来他不想管,可是看到这个孩子他就觉得自己和这个孩子何其相似,这个孩子被遗弃了,他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所以他把这个孩子抱了起来,放到了附近一家大户人前的门口,这是他生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三天后他终于支撑不住饿死了你,这是他的第一世。

他的第二世他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富家少爷,本来以为结果会很惨,可是他却混得风生水起,一辈子风风光光,恶事做尽,但是同样却混得很好。

直到第三世第四世一直到后面,他所做的事越来越坏,却让他混的越来越好。

“这些事情都是真的吗?”

“你以为呢?”

李乘风对画面之中的事情提出了质疑,而地藏王菩萨反问了一句。

李乘风沉默了,因为他知道肯定是真的,因为地府的东西是不可能出错的,这涉及到天道规则。

“是不是感觉很震撼,好人受尽痛苦,而坏人却可以风生水起。”

李乘风毫不遮掩的点了点头,看了这个人精力的以前,他确实有一种这样的错觉,但是他相信这仅仅只是这世界的一个角落的反应而已。

并不是每一个做好事的好人都会是他这种凄惨的下场,也并不是每一个像他这样的恶人都会获得好的结局,就比如他最后一世不就很惨了,最后硬生生被自己给凌迟处死了。

“继续看下去吧,你说他不能放下执念,但是我说他能,马上我们就会知道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