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功德

事情的结局远远超出了李乘风的预料,可惜这一切好像早已成定局,李乘风改变不了什么,他也不想改变。

李乘风打赌输掉了,所以也要履行自己的承诺。

“跟我来吧。”

地藏王菩萨转头离开,示意李乘风跟上自己。

李乘风急忙跟了上去,跟菩萨并肩而行。

“菩萨,愿赌服输,我说过的话就不会反悔,我要怎么做才能感化你口中的所谓的那些恶鬼?”

菩萨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问了李乘风一个看起来毫无关联的问题。

“你觉得,为什么我给了刚刚那个人重新转世为人的机会,他却没有选择,而是你要成为一个扫把星呢,成为一个人人都避之不及的扫把星呢?”

李乘风摇了摇头,这鬼知道,如果让他来选择的话,他肯定会选择当人。

如果当别的神仙,那肯定不用想,当神仙肯定比当人爽,但如果是扫把星的话,估计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去坐上这个位置吧。

“你知不知道每一个新生的婴儿来到这个世界上都会哭?”

李乘风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而且之所以会哭,完完全全只是一系列的生理因素。”

李乘风身为一个现代人这些最基础的生理常识他都是知道的,这应该跟玄学扯不上什么关系吧。

“你说的不错,正是因为一系列的生理因素造成了这样的结局,但是在地狱之中一直有一个传说,刚出生的婴儿之所以会哭,是因为他们嗯在哭上天对他们不公平,为什么又要让他们当人,他们不想再当人了,可是六道轮回只是随机的,不是哪一个人能够左右的。”

“你说说为什么他们都不想当人了?”

李乘风沉默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种说法,菩萨肯定知道这种说法也仅仅就是类似于谎言一样的传说罢了,信不得,但是能出现这种谣言,本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你不是问我该怎么样才能够度化这些恶鬼吗?其实很简单,就跟你这一次你去做的这些事情一样,让他们放下心中的执念,放下心中的痛苦。”

“只要他们的内心不再执着,他们就不会作恶,每一个人刚刚出生都只是一张白纸,他们被涂上了黑色的颜料,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帮他们把白纸上面黑色的颜料给去掉。”

李乘风隐隐约约有些听明白菩萨所说的话了。

同时也突然意识到了,菩萨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比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困难得多,如果说那一片花海之中,每一朵花下面都镇压着一个像刚刚的那个恶人一样不知悔改的化验单,那到底得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把他们全部都给度化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恐怕地藏王菩萨永远也没有成佛的机会了。

李乘风是一个比较坦率的人,他不喜欢隐藏秘密,也不喜欢隐藏自己的想法,所以当着地藏王菩萨的面李乘风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菩萨,您比我更有智慧,同样的您也比我更强大,更懂得很多道理,你应该知道想要把这些恶鬼全部都给度化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你还是发出了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难道你永远都不打算成佛了吗?”

佛是境界的一种形容,佛也是实力地位的象征,估计每一个修炼佛法的人做梦都想成佛吧。

“哈哈哈,我当然知道,只不过你以为我在乎的是这些吗?”

“每一个人要走的路不一样,你要追求的道也不一样,而他心中追求的道正决定了他的行为。”

“我内心深处问最希望的一件事情就是将来整个世间的人都可以无病无痛,无灾无难,开开心心,自由快乐的过完一生,但我知道这永远不可能。”

菩萨轻飘飘的开口,仿佛说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可就算知道不可能我还是这么做了,因为有很多事情注定没有结果,我们享受的只是这个过程而已。地狱里面这么多的恶鬼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永远也没有办法清空,就算清空了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其他恶鬼重新出现,我在意的不是最后我的红月能不能完成,而是在我度化这些恶鬼的过程之中收获的一切。”

李乘风恍然大悟,他不算是一个聪明人,但也绝对不是傻子,菩萨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

就好比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修炼者,他们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圣人,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完成这个目标,难不成就因为这一点就没人去修炼了吗?毕竟反正你也成不了圣人,修炼有什么意义呢?

菩萨这么解释一切就都很明确了,其实有的时候你修炼并不是为了成为圣人,或许仅仅只是享受修炼的这个过程而已。

“你答应过我,所以接下来的百年时间之中,你要跟我一起在这里用尽你一切的办法帮助下面的这些恶鬼,让他们放下执念。”

“做完了这些之后,你或许也会感激我的。”

李乘风点了点头,坦白来讲在地狱之中,待上百年的时间,他的心里并不怎么乐意,但还是那句话,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答应了菩萨的事就一定要办到。

就这样接下来的半年中,李乘风一直留在地狱里面坐着和地藏王菩萨一样的事情。

每当他度化了一个恶鬼之后,那盛开的曼陀罗花就会少一朵。

可惜的是他所做的这一切和整个花海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百年时间匆匆而过,这一天李乘风再次度化完了一个恶鬼之后,他的头顶突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小花。

这朵小花在李乘风的头顶盘旋了一圈,随后扁碎成了碎片,变成了能量,融入到了李乘风的脑海之中,李乘风不明就里的把这些能量全部都给吸收完成,最终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金色的花朵印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恭喜施主,贺喜施主!”

感应到这一幕,地藏王菩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李乘风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