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我有火种

“没错,我想了很久,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到底哪一个适合我,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您老给我推荐一个?”

“推荐也不是不可以,你这样吧,你先说说你都修炼了什么类型的功法?”

李乘风犹豫了一下,自己修炼的这些功法可不能随随便便告诉别人,这可是自己的底牌。

看到李乘风这个样子,老君撇了撇嘴。

“放心,我对你身上的秘密不感兴趣,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修炼的功法大多数是什么类型的就好了,就比如说你追求的是力量是速度还是技巧?”

李乘风摸了摸下巴,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回答的,而且也没什么忌讳。

“这么算的话,我应该修炼的都是技巧类型的法术。”

不论是千手千眼又或者是袖里乾坤,还是他的混沌真火,以及他现在在修炼的混元一气功,全都是对技巧要求很高的神通。

唯一比较霸道直来直去要跟敌人正面碰撞的,也就只有法天象地了。

“技巧……这样的话你同样也适合比较灵巧的武器,我给你推荐几种,比如长剑。”

“剑这个东西之所以这么多人使用,就是因为如果用的好了,它的威力是很难想象的,而且他也是技巧武器之中的代表和王者。”

“除此之外还有飞刀这些东西你要是用的好了,可以出其不意斩杀敌人与千里之外的敌人,你可能还没有发现比较适合暗杀,还有就是流星锤以及三节鞭这样的。”

“这些武器之中你考虑考虑吧,考虑好了你给我答案。”

李乘风点了点头老君他这几个选择他已经很感激了,总不能真的让老君为自己量身打造一种特殊的武器吧,那不现实。

想了很久,最终李乘风还是做出了决定,就练剑。

“就剑吧。”

因为李乘风觉得老君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有很多人都在使用这个东西,就说明它是好东西。天上有很多神仙,基本都是用剑的,这绝对不是靠巧合。

“好!这玩意儿我炼制过很多次了,材料呢,你就去找一些柔韧性比较强的,比如说星辰云铁,或者你有什么特殊的材料,想让我加入其中也可以。”

李乘风点了点头,刚要转身离开,突然李乘风想到了一样东西。

“等等,老君如果现在我用其他的一样武器把它融化重新炼制成一柄剑,可不可以?”

老君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可以是可以,不过要看你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适不适合做成一柄长剑。”

李乘风没有由于把身上的七宝秒树拿了出来,这个想法是刚刚突如其来的一个想法。也算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了,

他并不确定能不能成功,所以询问了一下老君,没想到老君说可以。

“咦?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准提道人的七宝妙树吧,这玩意儿怎么在你的手上?”

“你不知道吗?之前我跟着镇元大仙一起去参加一个所谓的比赛,这是在上面赢到的奖品。”

老君恍然大悟:“哦,你是说那个弟子之间的比赛吗?我也听说了,本来我也想参加的,只不过他们都拒绝让我参加,所以我就没去了。”

李乘风心说肯定得拒绝让你参加,要不然你把玄都大法师找来,谁能是他的对手,谁叫你不多收几个弟子呢,就那么唯一一个弟子还那么无敌。

“咳咳,这个不重要,这玩意儿到底能不能搞成一把剑?”

“你确定你要把它重新炼制吗?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宝贝,重新练了之后,威力未必有这么大!”

老君表情严肃的看着李乘风,如果是低等级的宝贝,老君锻炼出来可以让它变得更厉害,品质变得更强,但是这玩意本来就已经很强了,老君未必有那个把握,所以丑话他得说在前面。

“额,能让它变得更厉害,或者就算保持现在的威力,但是却要变成一柄剑形态的武器,你的把握有多大?”

老君摇了摇头,实话实说。

“我只有三成的把握,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火焰还不够强大,你要知道这七宝妙术已经是一个成型的武器了,很难以摧毁,我的三味真火用来锻造他未必能够起到多大的效果,就算请其他人来帮忙也估计够呛。”

李乘风眼睛一亮,如果只是这个问题的话,他未必不能够帮助老君,但这样一来也有可能导致自己的地盘暴露在老君的面前。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既然想要强大的武器,必须得出点血,就算让老君知道自己身上有混沌真火的火种又能怎么样老君,总不至于出手强吧”。

想了又想李乘风,最后还是决定老老实实把自己的本事跟老君说一说好,让老君做出权衡。

“咳咳,那如果我说我身上有更强的火焰呢?”

“你?你说的应该不会是你之前教给我的那些混沌真火吧,那些火焰远远不够,除非你有火种能够源源不断的提供混沌真火才差不多。”

老君很明显是误会了,觉得李乘风所说的火焰也只是之前教给他的那些没有根源的混沌真火罢了。

可是接下来李乘风的话,却让老君吓了一跳。

“你还真就猜对了,我确实有混沌真火的火种。”

“你看,我就说…………等等,你说什么。”

老君的眼睛瞪得像牛蛋一样,恨不得把李乘风一口给吞下去。

毫不夸张地说,老君的呼吸甚至都有些沉重了起来,这玩意儿对其他人来讲也就是一种强力的攻击手段,但是对于老君这个炼丹和炼器的人来讲,那可就性质又不一样了。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怎么了?我有混沌真火的火种,这很奇怪吗?这可是我拼了命才搞来的!”

李乘风翻了个白眼,示意老君不用激动。老君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语气严肃的开口。

“小子,这一种玩笑可开不得,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