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杀鸡儆猴

“哞哞哞!二郎真君,老牛前来相助。”

原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七十二洞妖王之一的大力牛魔王。

牛魔王本来是去参加一些朋友的聚会的,在路过这里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这里巨量的能量波动,忍不住好奇就前来看看。

这谁曾想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二郎真君,居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妖怪给压着打,而且马上就要命丧于此了。

牛魔王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广交朋友,重情重义的人,看到二郎真君陷入了危险,第一时间就想出手帮忙。毕竟他要是帮主二郎真君成功降妖的话,那么二郎真君就会欠他一个人情,二郎神的人情可是非常值钱的。

“大力神牛?你是牛魔王吧,我们同属妖族,你居然和一个神仙一同对付我,真是丢,我们妖族的脸面都我统治了这片大地之后,我要好好整改一下像你这样的妖怪。”

自己的攻击被牛魔王化解,暗中的那个声音再次开口,只不过他并没有把牛魔王放在眼中,毕竟他随随便便的一个攻击,牛魔王就需要现出本体,才能够抵挡,所以牛魔王想跟他对抗那是不可能的。

“哼,虽然同为妖怪,但是和你这种无恶不作的怪物可不一样,正所谓道亦有道就算我是一个妖怪,也绝对不会去残害那些普通生命,有能耐你就来欺负俺老牛。”

牛头义正言辞的开口,天上的一众神仙听到牛魔王的话,不又点了点头,不得不说,牛魔王这句话还是说的不错的,正所谓道义有道你是什么层次的人,就该跟什么层次的人打交道。

这就好比在大象的世界之中,大象永远只会跟狮子老虎对抗,而不会去欺负那些蚂蚁。这无关好坏,而是如果大象都去欺负蚂蚁了,那么自然的平衡就会被破坏。

同样的,如果这些妖怪神仙都拿凡人开刀的话,世间的凡人都迟早会死光,而凡人又是他们这些妖怪神仙的基础,凡人死光了那么三界所有种族估计都要灭族了。

“哈哈哈,好,既然你牛魔王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欺负你的话,岂不是不给你面子?就让我来见识见识你这头臭牛有多厉害。”

话音落下天空之中一道土黄色的光芒朝着大力牛魔王席卷了过来。

牛魔王不闪不避,整个人的真身再次迅速变大,一双牛角上面射出了一道五彩神光,跟这个土黄色的光芒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大地颤动牛魔王,很显然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在这股能量对抗的过程之中,他迅速就落入了下风,几个呼吸之后就被打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普通人看来他的那道五色神光好像不痛不痒,没什么威力,但是他只有懂行的人知道,这是牛魔王的绝招之一,如果要是对着某一片陆地打下去的话,恐怕能瞬间毁掉像是东胜神州这么一块地方的至少一半的区域。

真正可以用毁天灭地来形容,要不是牛魔王自己皮糙肉厚的话,恐怕对方的这一下就能够让他去了半条命。

“死!”

牛魔王倒地之后不等牛魔王反应,地面上又是一些坚硬的突刺出现直接插进了他的身体。

牛魔王痛苦的惨,叫声传了出来,他被钉在了原地,无法动弹一旁的二郎真君看到这一幕不由动容。牛魔王为了帮助自己被打成这样,这份情他记在心里面了。

“桀桀桀,我突然改主意了,我不杀你,我要用你的生命来告诉三界之中的其他妖怪,如果他们不臣服我的话,那么最终的下场就会变得和你一样。”

“现在向三界所有的妖怪发出通告,三天之后,我要当众处决牛魔王,到时希望任何一个妖怪都要到来,然后向我拜佛,如果不然的话,没来的要怪你们的下场就会像牛魔王一样惨。”

正所谓杀鸡儆猴,很明显,现在的牛魔王在这个妖怪的眼中就是这个鸡。曾经的妖怪中的霸主,现在却被人如此对待,牛魔王的心中那是何等的憋屈,可惜憋屈归憋屈,你实力不如人,再怎么憋屈你也得受着。

“还要继续看下去吗?我估计天上的援兵马上就要到了。”

一旁的千里眼已经不打算继续看下去了,毕竟看下去也是看这个妖怪装逼而已,有什么意思。

李乘风刚要开口,突然察觉到自己留下的一道精神印记被人给拨动了。

李乘风急忙和那道精神印记取得了联系,然后他就看到是红孩儿在跟自己说话。

“师傅!师傅!太过分了,那个国外居然如此对待我的父亲,士可忍,孰不可忍,师傅,你有没有办法对抗那个怪物,如果没有的话,土耳其要亲自下场跟那个怪物厮杀了。”

红孩儿肯定继承了牛魔王的脾气,而且他本身就是修炼火焰的脾气,比起牛魔王来更加的火爆,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时候自己心中那伟岸的父亲,被人如此的折磨,甚至是侮辱,他早就受不了了。

所以他第一时间找到了李乘风,想问问这个神通广大的师傅,有没有对付这个怪物的办法,如果师傅没有的话,那他只能亲自动手了,反正你可被这个怪物杀死,也绝对不能被他侮辱。

事实上,在牛魔王出现之后,李乘风就明白这件事情和自己脱不了干系了,他和牛魔王一向称兄道弟,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牛魔王,嗯,成为三界众生之中的笑柄,所以说什么也要把牛魔王给救出来,不仅如此,还要帮牛魔王把这个面子给找回来。

“这样吧,你先跟我在那个怪物附近汇合,让我先观察一下,搞清楚了这个怪物的来头之后,我们再想办法。”

跟红孩儿交流完毕之后,李乘风睁开了眼睛。

“仙子千里眼,你们两个是去是留,自己随意,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就不陪着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