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石头的来历

就这样他闹出的乱子越来越多,形式也越发的狂妄自大嚣张了起来,最终引得天庭的人对她出手刚开始的先锋大将输在了他的手上,后面的哪吒杨戬等人也纷纷败于他手。

接二连三的打败了这些成人高手,他又冒出了另一个想法,那就是他要做整个天地的主人,他不仅仅要成为大地之主,他还要成为三界之主。

为此他连修炼都忘了也忘记了,当初神纹给他说过的话必须得养精蓄锐,厚积薄发以后才能成为真正站在熟练顶端的强者,可惜的是短时间的膨胀让他忘记了这一切。

如果让神纹知道这块石头的所作所为,一定会恨铁不成钢,狠狠的辱骂他的。

毕竟本来猥琐发育就能称霸三界,却因为你自己贪图权利欲望,最终引得真正的高手出现。

这种作死的事情估计也就只有这块石头,这样的蠢货才能够做得出来了,这就好比一个原本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忽然得到了大量的钱财变成了暴发户。

可是要不了多久他肯定还会变成当初的那个普通老百姓,因为他改变不了它的本质,他的眼界和他的性格配不上这些财富,所以什么样的眼界和性格就决定了你的什么样的人,就算你短暂的拥有了这些,最后你还是会回到你该去的位置,就比如说这块石头。

“不可能,不可能,神纹这么珍贵的东西,除了我三界之中,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人有呢?当初那个神纹也告诉过我,我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石头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总觉得是自己探查错误了,可是当他的十年不断的在李乘风身上扫描的时候,他只能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她好像没有认错李乘风,身上的力量确实也是神纹。

“你身上的神纹说的不错,你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只不过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凡人一样,每一个凡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第二个和他完全一样的人,但可惜的是像你一样的凡人,其实大有人在,你这个神纹在所有的神纹里面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但不代表着没有其他神纹的存在,是你自己理解错误了。”

石头沉默了,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好了,束手就擒吧,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得到了庞大的实力,不想着如何逞强扶弱,秉持正义,相反在这里兴风作浪左右做个,这样的人老天都容不下你。”

“今天我就代表这片天地铲除你这个祸害。”

李乘风义正言辞的看着这块石头,但实际上这都是场面话而已,他又不是圣人,那来的这种忧怀天下的心思。

现在的他心中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一定要想办法搞清楚这个神纹是怎么回事,神纹理论上来讲只是一种符号,不应该拥有神智才对。

“哈哈哈,铲除我?好,就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谁铲除谁,就算你有神纹的力量又能如何,我就不相信我会输给你。”

石头状若疯狂,他把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属于神纹的力量全部都给凝结了出来。

以至于连他的身体都因为承受不了这些庞大的能量开始龟裂,但是他并不在乎,因为今天如果不能够铲除李乘风的话,恐怕死的就是他了,他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这一切,他一定不能够失去。

“想拼命吗?”

李乘风表面衣服淡定的样子,但是在心里面的警惕已经提高到了顶点,因为他只是初步掌控了神纹的力量,而对方并且能够动用神纹,绝大多数的力量,这绝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对抗的,所以唯一获胜的方法就是取巧。

“记得老君曾经说过,天地之间万物相生相克,即便是神纹这种神奇的存在也不例外,据说当初这个世界上一共有三千六百种神纹,有些神纹彼此之间就是互相克制的,这个神纹自称大地之祖的,虽然这一手掌控大地的能量非常嚣张,但是他的神纹应该不是大地神纹。”

同为神纹,彼此之间的强弱也是不尽相同的拥有操控大地力量的神纹不在少数,其中最强的毫无疑问就是小李乘风手上的天像神纹一样的顶级神纹,大地神纹。

除此之外,诸如重力神纹又或者是山脉神纹等等,也都可以简单的操控一些大地的力量。之所以李乘风断定他掌握的不是顶级的大的神纹,而是次一等的神纹,是因为如果是真正的大地神纹,绝对不可能这么弱。

就好比李乘风手上的顶级天象神纹,只是掌握了一小部分,就足以和对方掌握了绝大多数的神纹对抗了,所以如果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是顶级神纹,那么它爆发出来的力量是一百个自己也挡不住的。

“哼,不管你是哪个次一等的神纹的力量,终究离不开大地或者是离不开土属性的力量,我的天象神纹,刚好包含了多种属性,就让你试试这个。”

“万物回春!”

李乘风一挥手,一股绿色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这一招万物回春也是来自于天象神纹,只要是占了这一招,足可以让四季颠倒春回春天。

因此这是一个天降神纹之中夹杂着的主要就是木属性的力量,众所周知,木克土,所以如果这一周都挡不住这块石头的话,那么就算是李乘风,估计也得溃败了。

只不过还好,战斗的过程比李乘风想象的要更加轻松,万物回春打在了对方施展出来的所有的能量上面,对方的能量以极快的速度开始退散。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这都是幻觉,这一定都是你搞出来的幻觉。”

自己的攻击这么轻松就被挡了下来,石头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只不过掌握了一个低级的神纹,就敢自称大地之祖,实在是不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