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攀比

金池长老笑眯眯的开口在,他想来就算面前这个僧人,他的袈裟再怎么,宝贝估计也就和自己收藏的最珍贵的那几件旗鼓相当罢了,自己或许也会眼馋,但绝对不会打他的主意。

毕竟这个猫脸雷公嘴的和尚看起来可不好惹,要是惹毛了他起了什么冲突,那可就麻烦了。

“这……”

“哎呀师傅,院主竟然都这么说了,人家还给我们提供住处款待我们,这要不让他看看的话怎么都说不过去吧,我们也要知恩图报嘛!”

看到唐僧还在犹豫,旁边的猴子再次开口催促了一句。

“那好吧!”

最后唐僧只得同意了,与此同时他也下定决心,等这一次离开之后,一定要好好教导悟空,以后绝对不能再和别人去炫耀之情,你才不露白,这个道理唐僧还是懂的。

“呵呵,高僧同意就好,既然如此,先让高僧看看我的收藏,看完之后再请高僧拿出你的袈裟,我们对比一二。”

金池长老站起身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猴子和唐僧跟在他的后面,一路来到了金池长老单独收藏袈裟的一个小房间里。

房间之中摆设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柜子,当着猴子和唐僧的面金池长老一挥手,旁边的两个仆从走上前去把柜子拉开。

哗啦啦啦,耀眼的各种各样的光芒闪烁在猴子和唐僧的眼前。即便是在略显昏暗的房间里,这些宝贝袈裟也各自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

“这么多……”

猴子没盾口袋当然不是被这些袈裟给吓住了,而是被他们的数量给惊呆了,收集这么多袈裟果然这个老家伙是有特殊癖好的。

“怎么样两位大唐来的高僧,我这收藏还算不错吧,比起你们大唐的珍贵宝物如何?”

金池长老特地加重了大唐两个字,听到猴子心里很不舒服。

他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自己的面前冷嘲热讽。

“嘿嘿嘿,院主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的这些袈裟或许算得上不错了,但是跟我师傅的那一剑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如,我之前所说的话现在依旧有效,我的一件袈裟就能秒杀你所有的袈裟。”

猴子一边说着一边用,目光看着旁边的唐僧,看到唐僧点了点头,他急忙跑到了一旁,然后把包裹翻开。

“院主请看!”

随后猴子出声提醒了一句,就把那件加上滴流了起来,袈裟一拿出来,刹那间房间里就充满了祥瑞的红色光芒,各种各样的宝石镶嵌在袈裟上面,配合上那最珍贵的蚕丝制造而成的袈裟本体,以及上面的各种各样佛祖加持过的光环。

本来这玩意儿放在天上那都是个很珍贵的存在,放在这人间就好像是在一堆大粪里面放了一颗金子,任谁都会挪不开眼睛。

“这这这……”

金池长老本就有些老眼昏花,现在看到这加上眼睛更加眯个不停。

旁边的两个仆从也是目瞪口呆,他们久日半在金池长老身边,多多少少也算是见过很多厉害的袈裟的人物了,可是看到这件袈裟还是不免心生向往,幻想着自己要是穿上这袈裟该是多么的神气。

“阿弥陀佛,我自认为已经搜罗了世间所有珍贵的袈裟了,却没想到真正的宝贝,我却从来连见都没有见过,今天要不是长老你的话我还一直坐井观天,自以为是呢。”

过了好一会儿金池长老才终于缓过神来,他看着袈裟的时候,全身都在颤抖,眼中更是不可抑制地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老院主,我没有骗你吧?”

“没有没有,两位高僧有这等宝贝,绝对不是我的这些俗物能够相比的……”

金池长老搓了搓手掌,突然提出了一个让唐僧有些犹豫的要求。

“那什么,高僧,在想有个不情之请,反正你们今晚还要在这里住一晚,能不能先把这袈裟暂借于我,今天晚上,让我好好看看他。”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宝贝,如果要是让他仅看一眼,就从我的眼前溜走,我恐怕咽不下这口气呀。”

看到旁边的唐僧犹豫,猴子在他的耳边低语。

“师父尽可放心,这宝贝大可以交给他去看看,反正有俺老孙在,再加上也不可能长翅膀飞走。”

猴子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挺有自信的,如果能被几个凡人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这宝贝给偷走的话,那他也不用混了。

在猴子的再三撺掇多之下,唐僧只能点了点头。

“行吧,老院主,这袈裟就给你鉴赏一晚吧。”

“行行行,多谢高僧,多谢高僧!”

很快入夜了,猴子和唐僧回到了老院主给他们准备的小阁楼之中入睡了。

而老院主却是坐在自己的后院之中,一整晚都睡不着。

“院主,你在想些什么?”

看到院主一晚上精神不宁,那两个仆从也大概能够想来他在想着些什么,但还是明知故问。

“唉,我平生虽然能写好收集一些珍贵的袈裟,但也吃斋念佛,从来没有起过什么歹念,可这一次我是真想把这件袈裟据为己有呀。”

老院主摩擦着手中的袈裟,越想越是不甘心,这样的宝贝自己居然没有办法得到坦实真是,太可惜了。

两个仆从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两个字,那就是狠辣。

“桀桀桀,院主,谁说没有办法,你别忘了,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我们让他生他们就生,我们让他死他们就死,不如这样……”

两个仆从在老院主的耳边窃窃私语了一阵,老院主听后内心一阵惶恐,但同时又是有一股冲动。

“这……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远处那两个家伙也不过是肉体凡胎,大火焚烧之下,保准他们死的连骨头都不剩,到时候这加上的主人都死了,这宝贝岂不是就落在你的手上了吗?”

烛火的照应之下,三个人的身影显得诡异而又阴森。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次他们算计错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