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高老庄

李乘风的话就像是一瓶外表看起来非常诱人的毒药,尽管猪八戒知道这一瓶毒药是有毒的,但是因为这诱惑的外表,他还是想忍不住去触碰。

“如果要是真有这个机会,俺老猪就算拼了命也要试一试,怕就怕这一切都只是空谈呀!”

猪八戒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也带着些许的难以琢磨。

“是不是空谈总要试过才知道,现在你的面前就摆着一个机会,过不了几天将会有一个东土大唐而来的僧人路这里,到时候你要想办法拜他为师,跟着他一起去西天取经,等这位僧人取经成功,自然会累积大量的功德,你作为他的徒弟也会分到很多功德。”

“凭借着这些功德足以抵消你犯过的错误,怎么成为天气,你再加上这一路上来你结识的各种人脉,我敢保证,只要你用心,肯定会有东山再起,甚至是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猪八戒听到李乘风的话之后摇了摇头。

“没有那么简单,什么西天取经我怎么没听过,你可知道想要抵消我的过错,重回天上那需要多少功德嘛,起码也需要两朵花的功德才行!”

“俺老猪我,就算天天做好事,也得日夜不听做个几千万年,才有机会攒够这么多的功德,去去去西天取个经就能有两朵花的功德了,而且我还不是主导!”

很明显,猪八戒并不相信世界上不只猪八戒,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这样离谱的话,但只有李乘风心里清楚,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可如果要是某些人之间互相勾结呢。

大佬之间的事,李乘风暂时搞不清楚,但他明白的是这件事情成功了,他的功德会被无限放大,因为这涉及到上层人员之间的博弈。

也就是说,只要猪八戒参与进其中就有好处,实际上就算李乘风不来找猪八戒,观音菩萨也会来找的李乘风,只是提前观音菩萨一步而来。

“我不会骗你,你也知道我没有理由骗你,或许我再说个人你就相信了,当年的齐天大圣是你不陌生吧,现在那个东土大唐的圣僧,他已经有一位徒弟就是齐天大圣,你如果去晚了,说不定连徒弟的名额都没有了,你想想连齐天大圣都甘愿当他的徒弟,难道你去当他的徒弟辱没你了吗?”

听到齐天大圣四个字,猪八戒面露质疑之色。那可是真正的高手中的高手,像他当初在天上做天蓬元帅,有神位的力量加成都和那猴子最多打个平手而已,而且长时间战斗下去,她很明显不是那猴子的对手,因为猴子的体力最后是无限的。

这种强者怎么可能会给一个取经人当徒弟呢?

“如果说你一个齐天大圣的身份还不够,那我再给你透露一下,其实那个取经人他就是西方如来佛祖的大弟子,金蝉子的转世因为发生了一些错误,他需要转世成为唐僧,一路上去西天取经,修得正果。”

注意一下,猪八戒对这件事情终于算是提起了一些兴趣了,西方如来佛祖的弟子,那可了不得。

如今整个三界只有六位圣人,分别是人族之母,女娲娘娘,以及西方的接引准提,二位佛祖,还有东方的三清,三位圣人。

而这如来佛祖到底是什么来历,暂时还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你当时只知道他跟接引准,提,二位圣人之间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他现在还是明面上西方佛教的老大。

他的大底子那肯定不一般跟着这个什么金蝉子的转世混,说不定真就有机会。

“……我同意倒是可以同意,你只不过能不能给我一段时间,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

猪八戒尴尬的看着李乘风,虽然猪八戒没有明说,但是李乘风已经猜到了他所说的私事,无非就是跟高翠莲之间的那件事。

“唉,我记得没错的话,当初你就是因为女人的事儿被别人下凡间,现在你还不长记性吗?高翠莲也是个可怜人,你就不要再纠缠他了,放过他吧,老老实实跟着取经人一起去西天取经不好吗?”

猪八戒沉默了他,没想到李乘风居然对自己的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当然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李乘风所说的话。

他对高翠莲是有感情的,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完完全全是因为高翠莲和一个人很像,他当初就是因为这个人才被贬下凡间。

现在居然和下界碰到了一个这么和他相似的人,猪八戒不想放过,也仗着自己是个实力强大的妖怪,时常去高老庄骚扰,但是他从来没有做过伤害人的事情,最多只是吓唬他们外加耍赖而已。

“有些事情强求不得,你也是做过天蓬元帅的,人和月老也算是熟悉吧,应该明白天地之间的一切事情自有其定数,缘分不到怎么强求都没有,如果你们两个实在没有缘分强行追求的话,只会落得个棒打鸳鸯,你痛我也痛的情形。”

“所以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该放下的时候就放下吧,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不出意外明天那师徒二人就要到高老庄了,到时候肯定要和你打交道,说不定还会是齐天大圣亲自出手前来拿你。”

“所以你好自为之吧,明天这个时候我再来找你,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答案。”

李乘风很快就离开了,他知道猪八戒会如何选择,他也知道猪八戒肯定分得清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李乘风离开之后,又过了一天的时间,猴子和唐僧来到了高老庄。

原本他们只是过来借宿的,并且这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是高老庄的人看到唐僧却非常的兴奋。

“你是大唐来的高僧?”

“阿弥陀佛,贫僧正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这位老丈为何见到我如此的激动。”

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高老庄的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