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守株待兔

“这位法师,你实话告诉我,你的那位徒儿他到底有何能耐?”

“咳咳,老庄主我跟你实话实说,我这徒儿跟我的时间也不是很久,但是降龙伏虎也抓过不少妖怪了,所以我还是挺相信他的。”

“并且他还老是自称什么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我也不知道他这名号带几分精良,但是听起来倒是威风的很,想来收拾这个妖怪不成问题。”

听到唐僧这么说,老庄主心中越发的安宁了。

而这个时候的猪八戒刚刚从涪陵山出发,他还是要来高老庄,并不是因为不听李乘风的话的想法,他正是听了李乘风的话前来辞行的。

他已经准备离开了,但是对高翠莲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像嫦娥,高翠莲贤淑温柔,在他在高老庄劳作的这段时间天天亲自为他做饭照顾她,所以多多少少也有些情谊。

尽管现在高翠莲把它当做妖怪,但是他自己总得认清自己的内心才是。

很快夜幕降临,谭森和高老庄庄主还在大厅喝茶,他们两个人都无心休息。

突然间外面黑风大作,一股压抑的气息传来,高老庄庄主脸色一变。

“法师妖怪来了,妖怪来了。”

“庄主不必害怕,我相信我的徒儿。”

整个高老庄的人对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每一次要过来还是难免心惊胆战。

猪刚鬣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也懒得做一些浪费时间的事,他禁止来到了高翠莲的阁楼,发现门锁还是好好的嗯心中叹了口气,自己这种囚禁的做法,估计让高翠莲对自己的印象更加不好了。

他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手指一指,房中的蜡烛全部自动燃起。

“娘子,我又来看你了!”

坐在床上的高翠莲被对着猪刚鬣,伸出了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挠了挠耳朵,但是猪刚鬣没有看见。

“唉,娘子,我知道你害怕我,虽然我们已经有了成亲的礼仪,但是在你的心里我还是个可怕的妖怪这样吧我以后也不勉强你,其实我今天,是来向你辞行的。”

猴子已经做好了对猪刚鬣大大出手的准备,可万万没想到到头来猪刚鬣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这让猴子有些惊讶,不知道这是一个妖怪的套路,还是说这妖怪真的要走了,既然要走,他今天特意来,难不成真的就只是为了辞行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我们夫妻一场你这就要走了吗?”

猴子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绝美的面庞,随后他装作娇滴滴的开口。

猪刚鬣看到自己的娘子这副样子,心里一跳,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娘子,难不成你还认可我们的夫妻情分吗?”

“当然认可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虽是个妖怪,但是在我这里劳作的时候也算是勤勤恳恳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猪刚鬣就感觉自己兴奋的快要跳起来了,很可惜啊,如果是早一点能高翠莲说出这种话的话,它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唉,娘子你你为什么不早说呢?你要是早说的话,俺老孙怎么会答应他的要求呢,现在我已经答应了,再想反悔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

猴子你这下彻底惊讶了,你这个妖怪这么说,那就说明是回绝了自己留下他的想法了,也就是说这妖怪真的打算放弃高翠莲了。

听之前的老庄主说,这个家伙天天来骚扰,现在怎么自己一出现你这个家伙就突然改口了,该不会是看出了自己的身份假装演戏,然后借机逃跑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猴子却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

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而你这掩盖身份这也是自己实力的一种体现,如果这家伙能看透自己的伪装,那才是见了鬼了。

“不行,俺老孙可不能白跑一趟,好歹也要知道这家伙为什么突然改口!”

猴子也要注意转,决定从这个家伙嘴里套话。

“你说清楚一点,你说的模棱两可,我根本就听不懂你答应了谁的要求,又为什么突然要离开你之前,不是夜夜都来我这里骚扰我吗?”

或许是因为自己即将离开了,也或许是因为这些事情在心里面藏的太久了,猪刚鬣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跟自己有过夫妻之礼这个女人。

“翠莲,你只知道我是妖怪,但是对于我的过去恐怕还是一无所知的吧?”

“其实我的前世是天上的天蓬元帅,掌管天河十万水军,好不威风!”

说到自己过去的事的时候,猪刚鬣脸上带着浓浓的自豪感,现在他唯一能自豪的也就只有自己的过去了,因为现在的他混的实在是太惨了。

而李乘风听到猪刚鬣的话,表情立马奇怪了,起来掌管天河十万水军的天蓬元帅,他输的不能再输了,甚至当初他在天河放马的时候,还因为天河不能放马这件事情跟天蓬元帅打过一架。

现在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眼前这个妖怪和当初威风八面的那个天蓬元帅是多么的违和。

“怎么可能?天蓬元帅虽然也比较壮实,但绝对没有你这么肥,而且人家好好的天蓬元帅不当,怎么会跑到下界来变成妖怪呢?”

猴子不自觉的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而猪刚鬣则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猴子,不明白高翠莲为什么说这种话,好像高翠莲见过天蓬元帅一样。

“咳咳,你有所不知呀,当初的我确实是你形容的这样,但可惜的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次我喝醉酒之后调戏了月宫的嫦娥仙子就被玉帝打了几千锤剥去了全身的真性,被贬下凡间,本来投胎的时候我是要准备投人胎的,但是因为一些意外,错投了猪胎。”

“最后这几百年来一步一步修炼,才变成了这般模样不复昔日的荣光,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叫老猪我唏嘘呀。”